慕岳:浙江官员纷纷“自愿捐款”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5日,浙江地方媒体报导,9月3日,浙江全省开展“慈善一日捐”活动,主要是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倡导自愿捐款,捐出一天的收入。其中浙江省习家军的领军人物袁家军当日带头捐款。

报导称,浙江省级机关、多个地级市的党政要员、人大、政协等领导也率先捐款。江苏常州市四套班子、法院、检察院,市各部委办局、公司、直属单位等,也纷纷解囊,共捐款约411万元人民币。

有民众直接就说是中共在作秀。作秀是说对了一半。另一半,是这些官员们在共筑共同富裕防火墙,防止这把大火烧到自己,捐点小钱,摆个姿势,免灾。共同富裕就像病毒一样,到谁身边谁害怕,自行先期捐款,等于注射了疫苗。

有人说了,共同富裕割韭菜还能割到官员的头上?未必割不到,浙江官场刚发生大地震,余震什么时候发作还不好说。借着共同富裕的东风来一把清廉计划也不是没有可能。

共产党做事有它自己的一套逻辑,这个逻辑外界看来是非理性的,实质用共产党它自己的规则来看,它可不这么认为,它认为那是非常手段和必要的。历次政治运动,大跃进、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等等,就是建立在一套反智、反人类、反社会的政治逻辑链条上的,中共把它称之为“党的需要”,维护中央权威,通往共产主义大同世界的必经之路,在这条路上,没有什么自己人和不自己人之分,只有5%和95%的按比例划分敌我。政法委倒查20年第二波即将开始,谁是自己人?

党的需要是以党的意志为转移的,不是以民愿为诉求的,也不是一陈不变的。可以是暴力血腥的左转也可以是温和逆袭的右转,还可以是打右灯向左转。但基本不会是打左灯向右转,如果是打左灯向右转的话,很可能是狂飙突进中的短暂快闪,个中原因一定是出现了两个中央,或是不同势力的角斗外化表现。

就比如说,李光满的二次文革檄文与胡锡进的反批门,原因目前扑朔迷离。现在这两个人互怼的贴文都被下架了。高层在演什么戏呢?

这个年代毕竟不能幼稚地被看作是等同于六十年代文革时代,这个年代的人们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居多,民智开化得过头了。五六十年代,毛主义横扫天下的中国民智半开未开,中共利用起来很顺手,一张大字报文革就煽动起来了。今天的中国不一样了,是拜金主义,毛左分子也注重生活品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攫取权力是为了把枪口对准资本,让资本投降,向权力投怀送抱。

资本是硬道理。这个李光满们是懂得,习近平就更懂了。要实现百年梦,引领世界,没钱能行吗?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拿什么去大撒币?山东号出海一天得烧多少钱?政府不创造财富,市场和企业家、劳动者创造财富,这个习近平也是懂得,如果官员能够创造财富,那他还反腐不就成了干扰市场秩序了嘛,不就反而是非法的了吗。他知道官员不创造财富,那巨额财富就是来历不明,周江勇5个亿入股怎来的?所以要反贪腐。

反贪,是治理官场生态,但也间接承认了市场的功效。

那中共为什么要跟资本市场过不去呢?原因是它目前打击的这些个资本市场,时刻都有不姓党的风险,都是内斗的最大风险点,意思就是资本绝不能成为政敌的军火库,更不能生长出一个在野党钱仓来。中共成事不行,但不要低估它毁事的能力。什么是悲剧?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巨匠们认为,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你不属于我,越美好,我越要毁。但中共绝不会说,你长得太好了,我要毁你,它当然要说,你这是野蛮生长,我要规范市场。

共同富裕大旗祭出来后,全中国有一个人发自内心欢呼的吗?很难找到。胡锡进都哀嚎了。这种哀嚎对市场的打击力度太大,市场经济说白了是信任经济,也是情绪经济。而中共的市场经济,从高层来说,那就是威权经济,从官员政治看齐上来说,一定是马屁经济,李光满檄文是文宣系统一记响亮的马屁,但是杀伤力超预期,胡锡进受不了了,也揣摩了一下圣意,他知道中共本意不是想回到一穷二白、寸草不生的境地。所以,胡编指责李光满方向搞错了,但他没有说李光满是在开历史倒车。

李光满在中共开出的共同富裕这趟快车上,大尺度地扳了左向灯,告诫市场:“打劫了,严肃点!”一时间掀起了海外和民间舆论的逆流狂潮。最主要的资本瑟瑟发抖,阿里、滴滴、美团纷纷主动献金,快递行业竟传出从一次分配着手,每单提高快递小哥1毛钱收入。各种正确的富裕姿势,极大地打击了市场的信心。此时,胡编出来扮演了一次裸面佐罗,抽了李光满一下,将方向盘稍稍右转了一下。

其实,李胡的二人转,将中共举起共同富裕这把镰刀,客观上做了一下技术性动作校准,让刀落下去,既砍得快,又姿势不太难看。

但今天的中共实在是烂得不行了,反贪红利没有惠及百姓,没听说收缴的赃款转移支付给了穷人。共同富裕能惠及百姓吗?百姓们大概率是不相信的。

9月3日,彭博社传出消息,国企首汽要收购滴滴。9月4日,滴滴官方微博称消息不实。这之前,中共将工会组织开进滴滴。中共的工会是什么概念?中共搞的红色革命是无产阶级闹革命,工会是劳方权益组织,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与万恶的资本家作斗争的一线组织。早在1949年前,上海南京路的永安、大新等百货公司,中共就暗自利用起工会组织发展地下党,为窃政后的公私合营组准备。滴滴否认国企收购,是在自我安慰,也是在安抚市场吧。

中共本身就是一只与人类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怪物。它就是高风险的制造者,又是最会转移风险的投机者。它对市场经济天生的敌视,但又需要借助市场来为其聚敛财富,优化资源配置,为政权保驾。

比如,刚挂牌成立的北京证券交易所就是它一边拆解,一边布局的一个举措。一边打击一些资本巨头,一边布局中小企业证卷交易实体市场。它真的为中小企业考虑吗?很可能不是,中共要打造国有企业,重组并购巨无霸复合国家战略需要,中小企业是国企扩张车道上的逆行车,全部碾碎,会冲击就业和民生。放任不管,中小型金融机构会承担相当大的风险,中小银行及融资机构本身的金融资产质量就不高,对接中小型企业容易形成金融风险,进而影响股债汇市的平稳运行。

中国证监会称北京证券交易所改革思路,是在新三板精选层的基础上设立,现有精选层公司将整体成为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将形成一个服务中小企业的更加专业化的平台,助力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专精特新”企业得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支持、迎来更高质量发展。

所谓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支持,就是将国有金融机构的金融风险合法转移到投资者身上。另有外媒称,北交所还有一个企图就是将吸引海外上市公司资金回流,提高中国股市的全球地位。

随着中美对峙越来越严重,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对在美上市中企的审查越来越严,很多中企本来就是中共官员权力资本运作延伸到海外的吸金触角,其股权结构复杂,操作不透明,不遵守规范市场标准,对海外投资者来说都是巨大的风险,回流到国内,其资本就全部改良优化了?这不是再坑害国内投资者吗?

证券经济本身就是与实体经济相对的虚拟经济,在经济下滑,面向衰退预期的萧条时期,所产生的泡沫将吸走国民的多少财富?所谓的共同富裕,是靠民企献金、官员作秀、资本风险转嫁就能实现的吗?

国进民退,用极权重组市场,杀富济贫,只能制造新的贫穷和更加的不稳定。中共若真的心系百姓,首先是放权于民,政府民选;二是开放市场,生产要素自由配置;三是,政府减税减支,提振经济;四是,尊重劳动者人力资本,合理化一次分配;五是,实施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将权力关进笼子,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中共做得到吗?显然不可能。等待它的也只能是历史的淘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