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四十九:川大最後一個「右派」

編寫:千百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57年,由時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為組長的四川大學反右領導小組成立,第三組長是時任校長的謝文炳。當時右派指標尚有二個未完成,於是把知識分子的發言紀錄再審視一遍,以便定人。當翻閱到一個名叫載星儒(四川大學原校長彭迪先的祕書)的材料時發現他一句嗚放的言論也沒有。

李井泉:「此人為何不發言?」謝文炳:「此人出身地主,不敢說話。」

李井泉:「哎呀,以沉默反抗現實,不是右派是什麼!?」

還差一個指標。這時候謝文炳校長仗持自已是1949年前地下黨負責人身分起來講話了:「李政委,川大教授知識分子2/3都是右派,怎麼這麼多?如果信得過川大黨委,能否給我們一點權限進行甄別一下?」

李井泉笑了,輕描淡寫地說:「我知道還有一個右派是誰了……」

謝:「誰?」李井泉輕聲指著謝:「就是你呀,而且是總右派!」

謝聞之如驚雷轟頂。

當天宣布撤銷一切黨內外職務,每月12元生活待遇,並給其長女工作單位發去加急電報令其開除(給中央領導任俄語翻釋)。謝的夫人很快氣絕身亡,謝鬱鬱寡歡,兩年後過世。一家人就此急劇衰落,至親骨肉也都分散如煙。

後來謝文炳的一個兒子名叫謝琪,是一個英體美優集一身的少年天才,有一天突然被捕,指控他偷越國境。

謝琪辯:我在成都怎麼偷越?我連想法都設有,又有什麼證據?

控方:你畫的西方洋房、汽車、美女,就是想往西方,就這想偷越國境。

文革後,謝文炳家後人都平反了。謝琪在四川大學圖書館退休,由於多年的壓抑和心理恐怖,其行為和語言能力早巳退化,對外界反應木然無衷,當年風流倜儻的英俊少年,如今只剩下一副支離的病骨,令人浩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