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蜀王處厚登科百日後離世 高僧緘提前預警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1日訊】唐朝晚期,陝西關中一帶有名得道高僧,名叫僧緘,俗名王緘。史書上說,他年少時就十分聰慧、才華過人。唐宣宗大中十一年(857),翰林學士承旨(官職名)杜審權下對策,王緘一舉成名,和祕書監馮涓是同年。古時就政事、經義等設問,由應試者對答,稱為對策,從漢代起就作為取士考試的一種形式。

唐僖宗乾符年間,黃巢率軍四處劫掠。為躲避戰亂,王緘來到湖北,投靠中書令成某。成某進攻淮海,結果卻大敗潰散。於是王緘削髮出家。其後,他再一次避難,來到了長江上游的夔州。

後唐同光三年(925),王緘聽說馮涓在四川,就前去尋訪,不料馮涓已死。他遂常居在淨眾寺,自稱僧緘。此時的他髭髮皓然,但面色紅潤,依舊健步如飛,人們都不知道他真實的年齡。不過,僧緘說自己出生於唐文宗太和年間,成名在宣宗大中,後來王處厚遇見他時,他已經一百三十多歲了。

後周顯德二年(955),四川華陽縣進士王處厚科考落第,來到淨眾寺散心,在松竹間徘徊解憂時,恰好遇到了僧緘。

僧緘道:「這不是王處厚嗎?」

王處厚十分驚訝,「在下並不曾見過師父,你為何知曉我的名字?」

「不過偶然間知道罷了。」

王處厚心知僧緘必定是非常人,遂請教自己未來的命運如何。僧緘告訴他,他將來如何,明年就可以見分曉了,言語之間還暗示後周即將滅亡。僧緘還特地叮囑王處厚,不可泄漏天機。

王緘遂常居在淨眾寺,自稱僧緘。示意圖,圖為 清愛新覺羅永瑢《永瑢仿諸家山水冊.仿仇英山水》。(公有領域)

第二天,王處厚來寺中找僧緘,卻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過了一陣,僧緘不請自來到了王處厚家,說自己不久前去了峨眉山,剛剛回來。說話間,他拿起桌案上的文卷,這文卷看上去像是王處厚參加府試時的試卷。僧緘看著上面的賦文道:「要是考證真假的話,這一篇並不是公子府試時所作的,為什麼弄個假的出來騙人呢?」說完,他從自己懷中抽出一篇賦文,說那才是考試時的真本。

王處厚驚訝不已,乃解釋道這是自己在考試後加以潤色、重新寫就的,想彌補考場上倉促間造成的不足。他問僧緘為何有自己考試時的真本。僧緘笑著說:「不僅僅是這一篇賦,公子平生所作的文章,我都藏著呢!」王處厚聽罷,有些摸不著頭腦。

次日,王處厚來到寺中拜訪,僧緘將他帶到淨眾寺的北角,拜謁已故太尉豳公杜琮的祠堂。之後,兩人坐在西廡下。

不一會兒,有數名穿著龐雜服色的小吏從祠堂中魚貫而出,降階叩拜。 僧緘說:「新官在此,可以庭參了。」庭參,指古代下級官員趨步至官廳,按禮謁見長官。

王處厚惶恐不安,不知是怎麼回事,因此不敢接受小吏們的庭參,起身避開了。僧緘對他說:「這些人將聽從你的驅策,有什麼害怕的呢?!你大概不知道泰山神已經舉薦你為司命(註:掌管人生命的神)。因為你夙負壯圖,尚未實現抱負,所以要等你登第後才來就位。我不久前查閱了冥府的官祿簿,看見明年春天科舉上榜名單已定,你也在其中。這就是所謂陰注陽受。你得人間功名,食幽府俸祿,這則是陽注陰受。」

王處厚聽罷,震駭不已,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稍稍平靜後,他向僧緘詢問明年及第的人名。僧緘叫小吏拿來紙筆,寫了一封短信,然後封好,交給王處厚,再三囑咐他要收好,不要叫他人知曉,否則一旦泄露,就會招來禍患。可以要等到春試後開啟。

僧緘對王處厚說:「我不久前查閱了冥府的官祿簿,看見明年春天科舉上榜名單已定,你也在其中。這就是所謂陰注陽受。你得人間功名,食幽府俸祿,這則是陽注陰受。」示意圖,圖為佚名《父子狀元》。(公有領域)

待小吏們退下後,僧緘將王處厚送出了寺廟。王處厚回到居處後,仍是震驚無比。

又過了一段時間,僧緘來到王處厚家,留下一張便條,說自己暫時要出門,不會再與他見面了。王處厚急忙去淨眾寺探問,但僧緘卻早已出外雲遊了。

後來春試結束後,王處厚打開了僧緘給他的短信,上書四句話:「周成同成,二王殊名。王居一焉,百日為程。」等到放榜,謎底揭曉,有八人名登金榜。「二王」指王處厚與王慎言;「百日為程」,王處厚知曉自己留在人間的時間也只有一百天左右了。果然,登金榜120天後,王處厚突然去世。

在他離世的那一晚,他的同年夢見他穿著藍色袍服,手執槐笏,在大殿中行走。

參考書目:《神僧傳》卷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