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午夜密謀 孫政才奪權折戟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三場晚宴之後,時任封疆大吏的孫政才在祕密房間會見神祕的女客人,午夜討論如何擊敗胡春華,成為中國未來最高的領導人。孫政才告訴自己的紅顏知己,如果他不當總書記,他也會當上總理。

英國商人沈棟的回憶錄《紅色賭盤》9月7日出版。這是當代中國財富、權力、腐敗和復仇的內幕故事。我看了這本書,裡面有很多猛料。

書中講述了中共最高層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作者前妻段偉紅和溫家寶夫人關係密切,被溫夫人視為乾女兒。由此,作者和前妻曾經面對面接觸王岐山、習近平夫婦、令計劃夫婦、孫政才、賈慶林的女兒女婿、江澤民孫子等等,並因此知道不少高層內幕。今天重點講孫政才爭奪接班人位置、大作皇帝夢,最後鋃鐺入獄,囚禁終生。

投注江澤民曾慶紅兩家 孫政才進北京市委

書中很多篇幅講到前政治局委員孫政才。2017年7月孫政才被抓6週後,段偉紅也被國安綁架,4年間杳無音信。這才牽出段偉紅前夫沈棟在海外出書、要大爆內幕,中共著急了,安排段偉紅露面打電話給沈棟,警告他不要出書。但沈棟沒有被嚇倒,書籍如期出版。

《紅色賭盤》一書披露,2001年孫政才還是北京順義區區長時,段偉紅就投注在他身上。2002年,孫政才把一些房地產項目批給自己的盟友,包括曾慶紅的親屬。段偉紅夫婦也得到一塊土地。

2002年孫政才才39歲,以黑馬姿態進入北京市委常委。海外媒體報導,他任順義區長時,曾給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批出土地,曾慶紅時任中辦主任、號稱江澤民大內總管。曾慶紅於是把孫政才推薦給同為江派的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賈慶林把孫提拔為北京市委祕書長。

從那個時候起,孫政才的仕途蒸蒸日上。《紅色賭盤》披露,段偉紅深度參與其中,確保孫政才能夠晉升。曾慶紅的關係,是孫政才自己拉上的,但是段偉紅全程參與了指導。曾慶紅是江澤民的親信,書中說,江曾兩大家族都對孫政才印象非常好。因為當上一個部長有多麼艱難,政治局常委都得打好關係,要確保其中沒有人阻擋你。

所以,外界傳聞孫政才是江曾培養的第六代接班人,看來並非空穴來風。

孫政才和胡春華的第六代接班人之爭

在溫家寶當總理時,段偉紅對溫夫人尤其巴結,力挺孫政才上位。段認為,這樣對溫家有好處。溫家寶不拉幫結派、不建立自己的人脈,溫家未來需要有自己的靠山。

2006年12月,溫家寶支持孫政才升任農業部長,使43歲的孫政才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兩個部長之一。書中說,這麼年輕就當上部長,將來會成為中國的領導人。段偉紅是幕後功臣之一。

中共官員從不公開透露自己的野心。但是關起門來,孫積極行動。他特別關注一個競爭者——胡春華,兩人年齡相近、簡歷相似。孫和胡兩人都像坐火箭一樣升官。兩人都在2007年進入中央委員會,是那一屆最年輕的兩個。兩人都在2009年成為省委書記,胡春華是廣東省委書記。兩人都在2012年進入政治局。

胡春華代表團派,也是胡錦濤的門徒,甚至被稱為小胡。很明顯,他和孫正在為2022年將空出的兩個頂級職位進行培養;唯一的問題似乎是誰將擔任總書記的最高職位、誰將擔任總理的次要職務。

《紐約時報》等外媒當年也分析,胡孫二人將成為第六代接班人。不過2017年習近平去除國家主席連任的限制,阻擋了黨內許多野心家的夢想。胡春華也沒有當上常委。

孫和段偉紅午夜密謀:不當總書記也要當總理

《紅色賭盤》披露,孫政才一心想擊敗胡春華,成為將來的最高領導人。他深夜常常和段偉紅在一起商量對策。

很多時候,孫政才在北京有三場晚宴。下午5點是面對下屬或者需要他幫助的,6:30第二場晚宴是為他的上級或者同僚預留的,這些聚會處理重要的政治事務。8:00第三場晚宴,是和他覺得更舒服的人一起吃,到了那裡,他已經喝醉了,想要找一個放鬆戒備的環境。

10點左右,吃完最後一頓飯,孫會給段偉紅發短信,兩人約在一個私人房間裡會面,並逗留到午夜之後。書中說,這麼晚見段偉紅,凸顯了孫對她的重視以及他們之間的友好。他們專注於交流:如何幫助孫在中國的政治棋盤上移動他的棋子。

段還注意到,孫是多麼緊張。當他在晉升中比胡春華落後幾個月時,他一度變得多麼擔心、多麼想趕上。

沈棟在書中還經常發表自己對時局的看法,他是用第一人稱敘述的。有的時候用「我們」,即代表他和前妻一起點評中共高層人物。

從2006年成為農業部長那一天起,孫政才就像激光一樣專注於向上爬。孫告訴段偉紅,只要他不犯錯,他將會成為政治局常委;如果他不當總書記,他也會當總理。他的一舉一動都盯著那個最高權力的寶座。

「龍袍」和孫政才的皇帝夢

沈棟還否認中共對孫政才花錢嫖妓和受賄的指控,說他不貪戀金錢美色,他一心追逐權力。書中反問,當他可以掌握一個14億人口的國家時,他為什麼要追逐女性或幾百萬美元?

所以,我看孫政才一直在做皇帝夢。

2018年4月2日,大陸《財新週刊》刊發《段偉紅折翼》一文,披露段偉紅因為涉及孫政才案被查,證實二人關係匪淺。這篇文章馬上被刪除。

《財新週刊》2018年的封面故事還寫了另外一個女商人劉鳳洲重慶沉浮錄。劉鳳洲和孫政才相識20年,從北京、吉林、重慶一路追隨孫政才,組建起商業王國。《財新週刊》說,劉鳳洲拿著孫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算命的告訴她,這個人是封疆大吏的命,還可能更進一步。劉鳳洲信以為真,為孫政才「請」了一套「龍袍」送給他。

2017年10月19日,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中共十九大分組討論會上,指責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等人「在黨內位高權重,既巨貪又垢腐,又陰謀篡黨奪權」。

2018年5月孫政才被判無期徒刑。

沈棟認為薄熙來、令計劃、孫政才落馬都是中共權力鬥爭的結果。我看也是這樣,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從來是你死我活。毛澤東選的接班人——劉少奇、林彪、王洪文,都不得善終。

現在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等人,為了上位不擇手段。尤其是為了討得江澤民的歡心,這些人在江發動的鎮壓法輪功運動中,血債累累。

在孫政才執政時的北京順義、吉林、重慶等地,屢屢有大規模迫害法輪功的惡性事件發生。

富豪已成為敵人 富豪只是中共的工具

我們再來看沈棟的回憶錄。沈棟出生於上海,在香港長大,在美國讀書,1997年搬到北京,四年後在那裡認識了段偉紅。他們成為了商業夥伴和婚姻伴侶。

沈棟在書中對中共的認識是比較清楚的,這也是他最終和妻子分道揚鑣的原因之一。他說,中共和富豪結盟是暫時的,是為了全面掌控中國的一個策略,一旦中共不再需要富豪來建設經濟、進行海外投資或幫助掌控香港時,富豪們就會成為敵人。

習近平2012年掌權之前,中國就在向不自由的方向發展,習近平只是加速了這種進程。他不僅掌控著黨實現對內控制,還向國外輸送這種鎮壓體系。

他說,「我們原以為財富可以促進社會變革,但是我們錯了。這是我經歷過的最悲傷的事情之一。」

書中說,20世紀70年代鄧小平上台時,國家實際上已經破產。鄧小平的經濟改革並非出於對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的信仰,而是出於必要性。為了生存,黨需要放鬆對經濟的控制。即使在90年代江澤民時期,國有企業還在虧本,所以需要段偉紅夫妻這樣的私營企業家維持經濟運轉和降低失業率。

2008、2009年之後,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幾十年了,國有企業穩定,黨不再像過去那樣需要私營部門,不再需要放鬆對經濟乃至社會的控制,不再需要資本家們作為經濟救星,資本家反而成了一種政治威脅。於是黨要再次收緊控制了。2008年,沈棟投資的公司就被迫成立黨委。

沈棟認為,中共的本性決定了它的獨裁傾向。鎮壓和控制,就像動物的本能一樣,中共只要能做,它就會鎮壓。

書中還說,中國共產黨編造了一個謊言,說它把集體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許多西方人對西方保護個人利益感到不滿,他們相信中共這種維護公共利益的幻想。但實際情況是,黨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革命者」子女的利益服務。他們是主要受益者,他們是經濟和政治權力的紐帶。

《紅色賭盤》這本書還披露了許多高層內幕,比如江澤民家的特權、賈慶林女兒女婿內幕、薄熙來遭胡溫習聯合狙擊被迫下台、令計劃落馬內幕、中共高層及其子女的特權等等。我可能在其它節目中跟大家介紹。

歡迎點讚訂閱。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更多唐青看時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