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加州罷免紐森投票 美國政治正在重新平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4日訊】《有冇搞錯》。9月14日。

今天,加利福尼亞州有一場投票活動,就是加州對州長紐森(Gavin Newsom)的罷免投票。對加州來說很重要,對美國的未來,可能也很重要。

加州罷免州長投票,去年就開始運作了,到今年3月中,加州「罷免紐森2020」(Recall Gavin 2020)運動,徵集到了總共210萬個簽名,遠遠超過了150萬的徵簽門檻。這次加州罷免州長的民間簽名,據說比美國歷史上任何一次民間請願活動的簽名都多。

我們先看一下具體的情況,加州現在大約有2100萬登記選民,上次州長選舉,也就是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加州的投票率大約七成一。如果這次也按照七成的投票率計算,就是有1400多萬人投票,需過半數(50.1%)的選民投下贊成票,也就是說,大約700萬張贊成罷免的投票,就會結束紐森的州長生涯。

2018年是美國全國性的中期選舉,不但包括部分州長選舉,也有全部的國會眾議員選舉,和三分之一的參議員,所以投票率會比較高。這一次只是罷免州長和選新州長,所以投票率或許沒有那麼高。

如果這次投票率是50%,那就大概有1050萬人投票,500萬多一些的選票,就可以決定紐森的前途了。現在,罷免的公民簽名人數有250萬,也就是說,如果投票率五成的話,罷免方已經拿到了需要票數的一半了。

拋開黨派和意識形態的立場來看,這次加州州長紐森,大概真的有點凶多吉少了。

紐森和加州民主黨稱,這是一場由黨派主導的罷免,並說簽名的民眾是「一群共和黨人、陰謀論者、反移民的川普支持者」。他們在舉辦的造勢活動中稱要保衛加州民主,指責這次罷免是川普和支持者的陰謀。

不過,大部分參與罷免活動的人說,他們都是加州的草根,稱加州的人民,要奪回我們的州。有統計說,38%徵集到的簽名都來自民主黨人。

根據Weasel Zippers網站3月16日發布的一份調查表截圖顯示,來自洛杉磯縣支持罷免紐森的簽名中,有高達52.45%的簽名來自於民主黨選民、24.95%來自於無黨派選民,僅有17.15%來自共和黨選民。

洛縣一位徵簽義工呂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說,她在幾個月的徵簽中發現,走出來簽名支持罷免紐森的選民中,已不分黨派、族裔或年齡。她說,她就遇到過很多次,很多人簽完名後,還會說一句「其實我是民主黨人」。

據美聯社的報導,當地大學研究機構調查說,紐森在這次罷免投票中可能會過關,但這些民意調查沒有具體數據。

紐森是北加州人,據說他小時候有閱讀障礙,所以小學換了幾個學校,後來在高中棒球打得不錯,拿到獎學金上了聖塔克拉拉大學(Santa Clara University),他讀的是政治學,畢業後做生意,然後在舊金山參加政治。2004年他選上舊金山市長,推動同性婚姻一舉引起注意,也算是一舉成名吧,因為那時候加州法律還禁止同性婚姻。2018年參加州長選舉當選。

紐森是美國典型所謂進步派左派州長之一,另一位是俄勒岡州的凱特.布朗。

這一次的罷免活動,是從去年6月開始的,北加尤羅縣一位警官發起了「罷免紐森」運動,原定在11月7日前,必須徵集到150萬個有效簽名,才能啟動罷免紐森的公投。但是因為疫情,法官裁定可以延長到今年。

結果,而就在同一天(11月6日),紐森被拍到在納帕谷一家著名的米其林三星級法式餐廳與多人一起圍坐用餐。照片上,包括紐森和他妻子在內的約十人,均未戴口罩,更沒有保持他時時要求加州人必須遵守的「6英尺社交距離」。

因為加州嚴厲限制疫情期間的外出用餐,甚至有與親友一起用餐時,「在每次張嘴吃飯的間隙應該戴上口罩」,也就是要戴著口罩咀嚼。本來大家就非常生氣,認為這太荒唐。結果州長你自己不戴口罩,還和超過限制規定的人在餐廳圍坐用餐,加州人怒火一下都被激發了出來。

當然,加州人要罷免紐森,不是因為外出吃個飯這麼簡單,有很多的理由。

《罷免紐森》一書介紹說,加州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但加州在美國「貧困率最高、房價最高、道路和橋梁最差、貧困學生教育最差」。全國幾乎一半的無家可歸者在加州,而高達53%的居民想離開加州。去年12月的人口統計數據顯示,加州在其一百多年來的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了人口減少。近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今天在加州長大的孩子會比他們的父母過得更糟。

今年6月,加州政策中心的分析師布蘭登.里斯托夫(Brandon Ristoff)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過去,加州是每個人都想去居住的地方,但現在加州已經成為一個人們想要離開的地方。」

加州採取一系列極左的政策,首當其衝被影響的是企業。加州共和黨主席傑西卡.帕特森(Jessica Millan Patterson)今年3月說,疫情爆發以來,有超過1.9萬家企業已經關閉,數百萬加州人失業。

疫情期間有一些小企業主抵制政府的經濟封閉禁令。今年4月,位於洛杉磯縣的一家叫錫角宅(Tinhorn Flats)的餐館因在疫情期間堅持為客戶提供戶外用餐而被強制關閉。餐館老闆的兒子盧卡斯.勒佩堅(Lucas Lepejian)6天內接連三次被捕。

勒佩堅第三次逮捕被釋放後第二天,該餐廳發布了一張配圖圖片。在圖片中,囚犯一邊感謝加州州長紐森,一邊開心走出監獄(指紐森提前釋放囚犯的政策),而小企業主則被帶上手銬關進了監獄。

還有教育問題,這對華人來說非常重要。

2019年8月學校開學後,加州政府依據2015年生效的《加州健康青年法案》(AB329)出台的六套新版性教育教材,被各個學區採納。這些教材告訴孩子,你是男是女,不是由你的生理性別來定別,而是憑自己的感覺而定的。還有「墮胎比生孩子還安全,不會造成身體傷害」。

去年8月,加州為變性人設立1500萬美元基金,為未成年人提供青春期阻滯劑、性激素以及變性手術。12、3歲的孩子,如果你覺得自己應該是女孩或者男孩,不用家長同意,可以找社工,政府給錢做變性手術。

還有社會治安,加州是越來越差。被偷被搶了,只要少於950美元,警察根本就不立案。

再有就是遊民,也就是無家可歸者問題。今年5月,紐森新推出了一個1000億美元「經濟復甦」計劃,其中擬撥款120億美元,也就是十分之一,用於改建現有建築,安置遊民。加州遊民卻越來越多。根據美國住房及城市發展部(HUD)今年3月份發布的報告,2020年,加州遊民人口超過16萬,而全美國大概有58萬,美國三個無家可歸者,就有一個在加州。

洛杉磯的威尼斯海灘曾是全世界著名的旅遊勝地,如今卻充斥著遊民帳篷,附近的沙灘上經常會發現毒品注射器針頭、糞便和其它丟棄的危險物品。如今該地區已被兩個相互競爭的毒品幫派占據,這些幫派兜售毒品。

紐森大學畢業從事政治,大麻合法化是他的第一個訴求。左派政治家認為,大麻合法化,可以減少毒品犯罪。但加州在大麻全面合法化後,不僅沒能遏制非法大麻的種植和交易,反而讓非法大麻有了掩護,加州也淪為全美的非法大麻種植基地。其它毒品泛濫並未減少,反而日漸增加。加州政府為遊民提供大麻,甚至其它毒品替代物,可以說是加州遊民人數近年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加州高稅收、高監管、高福利的社會主義政策,正在趕走更多的企業。加州大批企業出逃,包括特斯拉。加州曾經是美國人的創業樂園,北邊有硅谷,南邊有好萊塢,也就是說,加州北部是以硅谷為核心的高科技創業圈,而南部是好萊塢為核心的文藝創造的區域。但現在已經江河日下了,這兩個創業區能維持多久,恐怕非常悲觀的。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加州通過了所謂AB5法案。這個法律嚴格限制合同工的定義,使得很多加州的小企業無法繼續僱用合同工,也導致很多希望靈活工作的加州居民無法再以合同工方式受僱工作。

簡單來說,AB5法案,就是要求把所有為企業工作的人都當成雇員,而不是合約形式的自由職業,除非企業從幾個方面證明這一點。大家知道,大部分創新創業企業,企業的結構開放都非常重要,因為創新創業沒有樣板,所有的創造都是自由組合來進行試驗,其實就是試錯的過程。最後試出一個對的模式,然後找到利潤點,最後形成產業化。這種孵化的過程,大量依靠自由職業組合。所以在我看來,AB5法案,基本上就是殺掉創業的一個法案。

舊金山原市長布朗,在加州一個媒體上寫專欄,結果被AB5法案擋住了。這個媒體必須把布朗市長當成雇員,那麼就要提供醫療保險、社會保障等等,還要維持最低收入水平,所以企業成本必然大增。媒體當然沒辦法,只能停止布朗的專欄了。布朗是紐森的恩人,幫助紐森在政治上發家的,所以布朗派人和紐森溝通,結果紐森搞了一個豁免,媒體可以不照這個來了。布朗可以繼續寫他的專欄了。

AB5使幾百種職業的無數加州人,從作家、音樂家、筆譯和口譯、到教育工作者和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甚至包括生日魔術師和商場聖誕老人之類的人,都無法在加州謀生。許多全國性公司在他們的工作申請中明確地說,無法與加州的自由職業者合作。

2020年初,《罷免紐森》一書的作者,凱文.基利(Kevin Kiley),把因AB5法案而導致職業生涯被毀的加州人的遭遇編成一本書,並將副本送給了州長紐森和立法會的每一位立法者。基利說:「我在1月29日組織了一次集會,數百名獨立承包商從全州各地前往加州州議會大廈,我不是要譴責州長,而是想呼喚他的良心。」

基利說,「在我們的歷史上,從未有一項立法這樣粉碎如此多的人的生活,動搖我們多元化社會的基礎。」現在,幾乎沒有一個行業沒有受到傷害。最受AB5破壞的是最脆弱群體:老年人、看護、學生、單身母親、殘疾人、有健康問題或心理健康需求的人等,他們都依賴於獨立的工作。

基利說,AB5是特殊利益集團撰寫的,該法案的目的是消除勞動力中一個龐大的非收入部門:其薪水不受工會會費影響的獨立工人。因為自由職業者,通常不會加入工會。

基利說:「一旦大批自由職業者成為正式雇員,加州的工會組織就會多幾十萬會員。」所以,胡佛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李.奧哈尼安(Lee Ohanian)稱,AB5,其實是紐森對工會支持他的一個「巨大的政治回報」。

但AB5如此糟糕,很多民主黨人都看不慣,包括紐約州剛剛辭職的庫默(Andrew Cuomo),他拒絕紐約提出同樣的法案,因為這個法案肯定摧毀就業和經濟。

9月14日的罷免投票結果如何,要看加州人的選擇。民主黨認為投票率越高,紐森逃過罷免的希望越大,但因為很大比例的民主黨支持者也支持罷免紐森,這個估計未免過於樂觀了。如果超過一半的選民支持罷免,紐森就必須下台,但選民也需要在46個接替州長的候選人中選一個。

所以,這可能出現一個問題,就是新州長可能只有百分之十幾二十的支持,但卻趕走了有百分之三十甚至四十支持率的原州長。現在加州民主黨反對罷免的原因之一就是這一條,但反過來看,難道不是極左翼的民主黨在加州系列政治試驗的一次大失敗嗎?

石山簡介。(香港大紀元)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