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過半中國人無存款 吳明德析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5日訊】最近中共央行發表了一項調查,指最近兩年超過一半中國人都表示沒有存款,這信號表現出中國經濟的什麼問題呢?本報《珍言真語》節目邀請財經分析員、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教授作專訪,分析一下最近中國與香港的經濟狀況,他直言:「中共政府不幫忙,由得市民使用在銀行以前積穀防饑的錢,那怎會有儲蓄呢?」

「你賺到100元,你會分成三份,一份是即用的消費,一份是用來未來用的,希望先不用,以後能用多一些,那個叫做Investment,然後一份是用來積穀防饑的了,叫做儲蓄。」吳明德指存款減少的首要原因就是疫情導致開工不足,加上中國世界工廠的角色已不同,變成內循環就賺不到外資。他指普遍人的收入減少,整個內循環一直減少消費,達不到以前的增長,自然就沒儲蓄。疫情下西方世界政府印鈔票發工資給市民,所以他們的收入沒有減少,還有能使用的錢,不用上街、交通費少了,就有更多的錢儲存起來,所以西方世界在過去一兩年是有最高儲蓄率的,而中國最低,就是這樣的原因。

恆大看中共的「自肥計劃」。(大紀元製圖)

經濟增長未惠及大眾 「共同富裕」僅限於權貴間

談到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共同富裕」會否變成共同貧窮,吳明德指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之後,過去三四十年經濟增長了10倍,這是一個奇跡,但這奇跡只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增長10倍但是普通市民只拿到一半,所有財富在中國只不過是分給了其他權貴。若按平均數來計算,每個人都平均分,使用起來就每個人一起使用,經濟自然就會在消費方面加速繁榮。但現在比如10個人裡面給一個人拿了九成,其他9個人分那一成,那9個人有疫情時就不用錢,剩下那個人很有錢,但他的衣食住行只有一個人使用。

「所以現在說要共同富裕,出發點當然是講得很好聽的,問題是那一個拿了錢的人願不願意與你一起共同富裕呢?」吳明德舉例如阿里巴巴、騰訊,一個損1000億、一個損500億,就分給了習近平新上任的手下。即使是行回官僚制度裡面最淺薄的,但當他有權肯定是先「自肥」。本來你說是均富,拿了你一半出來分給其他的9個人,但是現在不是,是分給有權的另外一個,其他的人照樣是沒有的。「你人為地將均富去分,如果給一個官老爺去分,分多少百年也分布不均勻、也分不出來的。」

中共以寫手「試水溫」 引出反對者逐一擊破

大陸多家官媒8月29日都轉發了一篇出自李光滿手筆的評論文章,名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內容指中共在各個領域的一系列整治,是一場「深刻的變革」,甚至引發了外界對於文革捲土重來的擔憂。吳明德自言:「我只不過因為在國企裡面做過十多年,看到它們的東西,它永遠都不會跟車很貼的那些當權者,就用那些馬仔(李光滿)出來試探。」習近平說要均富、要第三次分配,寫手、理論家就會出來寫,之後就容易介紹他的文章給其他黨員、人民看。要人家拿錢出來一定是不肯的,如果現在的氣候或者情況不允許硬來的,中共就會收一下,但收一收不等於它以後不做。「當年是怎麼騙我們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到現在形勢是它的時候,它就一點顏面都不顧。」

吳明徳又指習近平如今要坐穩位置,除非他已經完成均富的使命,就是將所有權力和錢收回來才會降調,否則的話都是騙人的。短時間讓言論出來後,看看大眾有什麼反應,例如對手是強悍派,他就遷就一下,如果發覺都是一些零星的結社或者搔不著癢處的就處理。「好像中共當年『大鳴大放』引他們出來,然後給他們一個『陽謀』處理,這些都是老辦法,但是適合最要緊是可以用。」

恆大高層「先知先覺」 犧牲小投資者利益

中國房地產開始跌價,恆大理財產品更出現問題,市民要去維權,但恆大有高層就說他們自己5個月前的個人投資已經贖回,「春江水暖鴨先知」,其他的苦主卻求助無門。吳明德指現在維權的小投資者當天去投資這家公司的時候,就是信他的管理層。他舉例說如果戲院火災,管理層自己先知道,當然是先走,「怎麼會透露給你呢,透露給你聽就等於他自己傻。」

吳明徳分析恆大就可以是整個中國第一道圍牆,中國印了這麼多錢,除了發展經濟,大部分就供入了房屋,「印了10倍的錢出來有9倍去了房地產,這樣就人人都紙上富貴了」,但是真正印錢出來是想帶動實體經濟,但實體經濟收成期慢,所以有能力的權貴就配合有能力印錢的人成立不同的公司去炒地產。

吳明徳指權貴靠地產發了大財後,就一次過捲走那些錢,剩下來的就是「紙上富貴」。中國4億多個戶口,如果有3億因為買房而欠銀行錢,樓價在高位不跌下來就人人富貴,但是這是要透支未來30年的入息去月供給銀行。如果習近平不准樓市「爆」,第一件事很容易做的就是要計劃資本主義,所有的樓價不准下跌,也不能大升,這樣樓房唯有自住。你有工作就可以繼續供樓,完美地完成了由小康格局去到富足了。未來20年全體4億多的人民的住宅單位已經供完,都是自己私人產業。但吳明徳強調,30年後的樓房可能很殘舊,政府如果再沒有錢,人民又沒有錢買樓或者人人都有樓房,中共就會徵收地稅、加地稅。「最終目的都是13億人是『工作奴』,給國家賺錢,賺錢回來之後一是你就供樓去自用,錢還給銀行以後,賺錢了又給權貴去分,分到沒有的時候又會想方法問你要。」

「現在就是說恆大中共會救的,但是不是我們香港那種資本主義模式去救,是好像海航或者就是明日系,又或者那個『華夏幸福』這樣,先分開裡面哪些是人民幣債券的持有者,那人民幣債券持有者當然是自己人了是不是? 用國企或者平安保險啊、人壽保險公司或者銀行國企入股,那些是自己人就搞掂。但是如果你是持有美元債券那些外邊的人,中共當然不救。」

至於許家印就說他可以一無所有,但投資者不能夠,吳明德指分開兩個層次去看。他揶揄許家印是「講真話的」,因為人由出世那一刻,來自塵土的,最終都是歸於塵土,所以他當然是一無所有。「但是他說他不可以讓投資者——投資他財富產品的人,一無所有的,就是說他可以給一個就夠了,然後另外那9個他不給,他這句話都講得對的。」吳明德又指許家印現在沒權沒勢了,說他講風涼話都可以的。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撐珍珍成為Patreon會員: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訂閱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