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常瑋平披露遭非法取證細節 生不如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2日訊】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被羈押後,於9月14日下午首次獲準會見律師。他披露了在第二次被監視居住期間遭到非法取證的經過。他形容自己的遭遇「生不如死」。

綜合媒體報導,常瑋平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當局逮捕,並從今年4月開始一直羈押在遠離陝西寶雞市的鳳縣看守所

9月14日,常瑋平首次獲準會見辯護律師。常瑋平對律師表示,警方繼續用坐老虎凳、疲勞審訊、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他,造成他一直便鮮血。

常瑋平律師的妻子陳紫娟博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常瑋平一進看守所就被單獨關押了15天,每天給他吃的飯就只有清水煮麵,一點菜都沒有。常瑋平現在還在便血,長期的營養不良,沒有蔬菜水果 ,一直口腔潰瘍。

在進入鳳縣看守所之前,常瑋平有近半年時間在寶雞市內寶鈦賓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與第一次指定監視居住是同一個地方。

常瑋平在會見律師時講述了自己在這家賓館的遭遇。

陳紫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們還是讓他坐老虎凳。最長的一次坐了六天六夜,屁股都坐爛了。他的手指頭沒有知覺,還是麻木的。一頓飯就給他吃一個饅頭。也還是不讓他睡覺,不讓他上廁所,不讓他喝水。」

陳紫娟說:「關他的房間非常小,就是一個3米乘3米的房間。他洗澡要經過公安局長的同意。在整個監視居住期間的5個多月時間裡,就只讓他洗了五次澡。在這段期間他沒有剪過指甲。他剛剛進去的那個月不讓他刷牙。他說,在裡面的每一天生不如死。他們就想讓你變成一條狗,把你折磨成一條聽話的狗。」

陳紫娟說,警方所做的一切只為了一個目的,就是讓你做筆錄配合。他說他40次的筆錄全部是在刑訊逼供,威逼利誘的情況下,事先訓練好,要逼他按照他們所說的來講。他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這樣的話才會讓他吃好一點或者讓他睡覺。」

另據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常瑋平案9月已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2019年12月,常瑋平與多名維權人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隨後,2020年1月,陝西省寶雞市公安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將他祕密抓捕並關押了10天,後獲得取保候審。

常瑋平的父親對外透露,常瑋平在被秘密關押的10天裡,受到警方的酷刑虐待。連續10天,警察都把他銬在老虎凳上,不讓他下來。手銬導致他手部受傷,腿也腫了,抬不起來。他要求就醫,但看管他的警察說,他們有經驗,他這種情況現在還死不了。取保後很長時間,常瑋平的大拇指和另外一根手指都是麻木的,沒有知覺。

據常父披露,警察還不讓常瑋平睡覺,每到晚上他想睡覺的時候,警察就在房間裡打牌、吃飯、抽煙、大聲吵鬧,換着班來折磨他,也不讓他吃飽飯,一天的伙食就是早上一個小饅頭,中午一碗稀麵條。

(記者劉明煥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