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常玮平披露遭非法取证细节 生不如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2日讯】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被羁押后,于9月14日下午首次获准会见律师。他披露了在第二次被监视居住期间遭到非法取证的经过。他形容自己的遭遇“生不如死”。

综合媒体报导,常玮平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当局逮捕,并从今年4月开始一直羁押在远离陕西宝鸡市的凤县看守所

9月14日,常玮平首次获准会见辩护律师。常玮平对律师表示,警方继续用坐老虎凳、疲劳审讯、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造成他一直便鲜血。

常玮平律师的妻子陈紫娟博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常玮平一进看守所就被单独关押了15天,每天给他吃的饭就只有清水煮面,一点菜都没有。常玮平现在还在便血,长期的营养不良,没有蔬菜水果 ,一直口腔溃疡。

在进入凤县看守所之前,常玮平有近半年时间在宝鸡市内宝钛宾馆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与第一次指定监视居住是同一个地方。

常玮平在会见律师时讲述了自己在这家宾馆的遭遇。

陈紫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们还是让他坐老虎凳。最长的一次坐了六天六夜,屁股都坐烂了。他的手指头没有知觉,还是麻木的。一顿饭就给他吃一个馒头。也还是不让他睡觉,不让他上厕所,不让他喝水。”

陈紫娟说:“关他的房间非常小,就是一个3米乘3米的房间。他洗澡要经过公安局长的同意。在整个监视居住期间的5个多月时间里,就只让他洗了五次澡。在这段期间他没有剪过指甲。他刚刚进去的那个月不让他刷牙。他说,在里面的每一天生不如死。他们就想让你变成一条狗,把你折磨成一条听话的狗。”

陈紫娟说,警方所做的一切只为了一个目的,就是让你做笔录配合。他说他40次的笔录全部是在刑讯逼供,威逼利诱的情况下,事先训练好,要逼他按照他们所说的来讲。他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这样的话才会让他吃好一点或者让他睡觉。”

另据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常玮平案9月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9年12月,常玮平与多名维权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随后,2020年1月,陕西省宝鸡市公安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他秘密抓捕并关押了10天,后获得取保候审。

常玮平的父亲对外透露,常玮平在被秘密关押的10天里,受到警方的酷刑虐待。连续10天,警察都把他铐在老虎凳上,不让他下来。手铐导致他手部受伤,腿也肿了,抬不起来。他要求就医,但看管他的警察说,他们有经验,他这种情况现在还死不了。取保后很长时间,常玮平的大拇指和另外一根手指都是麻木的,没有知觉。

据常父披露,警察还不让常玮平睡觉,每到晚上他想睡觉的时候,警察就在房间里打牌、吃饭、抽烟、大声吵闹,换着班来折磨他,也不让他吃饱饭,一天的伙食就是早上一个小馒头,中午一碗稀面条。

(记者刘明焕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