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習近平刺破房地產泡泡 又不讓經濟崩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3日訊】【今日點擊】(4193-2)

提要
習近平刺破房地產泡泡 又不讓經濟崩盤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住的地方開始疫苗護照了,所以就趁著疫苗護照剛剛開始,跑出來,可能會跑出兩三天,找了一個地方,隨便找個地方,跟大家盡可能去拍了,因為看起來會比較厲害。因為我們知道在加拿大、在美國,左派勢力呢,左派政府在現實的環境中它是掌權的,左派做法基本就是這種管制的做法。而圍繞著本身,大疫情本身,對大疫情的認知的程度呢,其實我們換個角度說,左派的一個很大的做法叫做竭盡所有手段,不顧任何其他的東西,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竭盡所有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呢,其實是跟中共的概念有著類似的成分。那盡其所能,盡其所有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利用所有的機會,來達到自己的權力的本身的把握,這是左派,或者說人們稱為在沒有道德的法治的背景之下,我們看到的一種金科玉律。

那如果按照我個人的說法,就說是精英了,那精英的做法就是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在現實生活中我以為是非常簡單,非常正常的故事。那很多朋友可能,有些人認為應該是這樣,有些人認為不應該是這樣。但我以為,其實我還是相信這就命運,就天意告訴你就走到這一步了就這一步了,沒有什麼對錯。人的對錯不是什麼對錯,但人的對錯呢就是跟利益掛在一起,第一個;第二個,就是人對錯本身呢,有著很大的個人的偏好,和個人道德素養的約束。所以這些東西都是混雜在一起的,你就很難說,它不是一個衡量的標準,它只是在現實真正的生活中,人們其實製造矛盾的很多成分在其中。所以這是跟大家解釋一下,那so what這個還行了吧,反正它燈光可能沒有那麼明亮,但是呢是個模式是個方式。

在聯大,其實比較突出的是一個聯大的故事。在聯大呢習近平跟拜登都去了,兩個人沒碰面,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事情。另外一個在國內比較大的事情,應該就是恆大,恆大集團。恆大集團,圍繞著恆大集團,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說法,但恆大集團本身所表現出來的,它的衝擊性其實非常大。3050億美元的外債,那這一期我們在節目中講過,習近平故意刺破它,故意刺破它,跟今天習近平採取的閉關鎖國的概念是一樣。在聯大,其實是因為,我相信是因為習近平不見拜登,而不是拜登不想見習近平。習近平做法,他對這個大重置,就是對整個西方左派勢力,要把全世界連為一體的概念,就形成了巨大的衝擊,他其實是衝擊了這個問題。

習近平刺破房地產泡泡 又不讓經濟崩盤

在今年的我們看到他閉關鎖國之後呢,索羅斯、美國左派勢力對習近平,對中共本身的這種閒言碎語或者說拒絕吧,對中共本身那種憎惡呢其實是增加了。所以如果從天滅中共的角度來講,你就很難說什麼叫對什麼叫錯,他對錯的一個基礎就在於對中共的態度。也就是變成了習近平本身,閉關鎖國本身,對西方社會擺脫中共的束縛,或者說跪身於中共本身的裙下呢,相對起到了一個很正面的作用,這是目前我們看到的。那在為繞著中國本身的事情就是恆大。恆大這件事情就變成了衝擊力度太大,跟大家解釋過3050億美元的外債,相當於2020年中美之間的貿易總額的超過50%,大概到55%,這個數字太大了。

那當這個數字太大的時候呢,所有人一開始在爆出恆大問題的時候,就是星期一,我們看到的就是在華爾街、歐洲跟這個香港股市就暴跌。華爾街它的量比較大,就顯得非常的沉重,那進而到了星期二就強力反彈。等到了今天星期三呢,你再聽到的輿論的說法就不太一樣了。輿論說法,更多的說法就是說,估計對整個全球的影響帶來不會很大,就是各自說法不同,而真正所集中的是在中國內部。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這是華爾街日報本身評價的:習近平最大膽的賭注,刺破房地產又不讓經濟崩盤。這個說法基本跟我們當時跟大家,恆大一出事的時候跟大家解釋的狀況是基本類似的。

我跟大家解釋恆大,我說他對恆大的做法,類似拜登從阿富汗撤軍,是主動的,一切都是主動的。而他要把這件事情呢,他想在他可控制的範圍內。因為恆大太大了,外債太多,當他刺破,就是習近平在刺破它,讓它自己倒,倒下去之後呢,國家不去承擔責任。它出現的故事,是所有外資集團投資對它的影響。外資集團現在對它投資最大的,黑石、匯豐銀行還有瑞士銀行瑞士信貸,這三家都是外資集團。那特別是黑石,黑石是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它在今年四月分還給恆大投錢。而這三家金融集團本身呢,又是跟中共關係賊近的。

匯豐我相信朋友能接受。黑石,實際就是我們通常說在當年,在那個時候,中共可以玩弄華爾街的時候,黑石是最大的代表。那瑞士信貸呢,我們知道在過去的時間裡,特別是我們看到中共腐敗,就是被習近平反腐下來的很多人,當時跟這個瑞士信貸有關係。另外一個是德國銀行。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講,我還是願意用它遭到了報應的說法。遭到了報應的說法,就是習近平以這樣的方式,把恆大擠破。那現在其實包括很多他都在擠破,就是不讓它足夠大。因為他把國門關上了,當把國門關上之後,這些獨家的企業,這麼大的企業,它的影響力跨越國門的時候,他一定毀了它。

當他毀完之後,讓它,你比如微信、微博,我指的不是它經濟狀況,我指它的影響力。微信、微博、支付寶,都是在國內起來的,然後影響到國外對吧。影響到國外之後,那他再把它收編回來,他就變成了變相的對全球的影響。但是像這樣3千億的外債,如果他給擠破的話,那些人就乾賠了乾賠了。那乾賠了,如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的話,當然它是一件大手筆。其實我以為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這是他關門的概念。所以這個關門的概念,你對比成現在的正在聯大開會,這次聯大開會非常低調,大家很奇怪很奇怪,在媒體當中沒有什麼太多的衝擊。但是在聯大開會的主題,是世界氣候問題。這世界氣候問題,實際是西方左派勢力,類似於WHO、WT,再給它連成一體,連成一體的概念。

我們說大疫情吧,疫苗對不對,當疫苗只有美國人跟英國人生產,但是英國的生產力遠遠不足於美國人,美國透過疫情生產疫苗控制著全世界。文在寅,韓國,去開會,去開聯大,第二天他就找輝瑞老闆談判,這是很顯然的一個故事,所以這叫做大重置。就是美國超大集團的這種公司也好,或者說它的政府也好,或者叫這種深層政府也好,它們透過這樣的方式,要把世界連為一體。就像世界銀行、世界貨幣基金組織,凡是打世界名義的基本就是這樣的。WHO,你看WHO在去年年初,扎達克做出的報告,就可以影響到全世界對疫情病毒的認知,這是他想做的。

但是中共的本身它的惡超過了他們,所以它才不跟它們一塊兒走呢。這個利益共同體習近平要做主,他可不願意給後面,給歐巴馬給柯林頓給索羅斯,他不幹,習近平不幹,所以你可以把它稱為內鬨。那我自己眼睛裡應該看到了,現在的故事就是該開啟第三波了。第一波黑人命貴完了,第二波在大疫情當中猶太人完了,以色列國到現在依然疫情爆發,那第三波是天滅中共。而我們也看到在過去的時間裡,諸多的衝擊,它其中舉了一個例子,就是華融。華融的外債可能當時跟這個恆大不輸給誰,華融的外債大概跟它資產比起來95%大概,但是華融也就這樣了,你也沒看到對中共國有多大的衝擊。所以我自己以為關鍵的問題,早已上升到人們,就是早已超過人們普遍認知的,在這種利益的角度去看待,不是那個年代了。

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