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福州市公安局長猝死再給警察示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大陸媒體報導,9月25日,福建省福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潘東升「在工作崗位上突發疾病」,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終年57歲。官方給出的原因是「長期超負荷工作,積勞成疾」。據悉,潘東升猝死前兩天還在醫院檢查疫情防控工作。

潘東升是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自2020年爆發以來,又一個猝死的警察。據今年1月18日官媒新華社的報導,2020年全國共有315名警察、165名輔警因防控疫情而死亡,還有4941名警察、3886名輔警受傷,死亡原因也大多寫著「過勞突發疾病」。另據9月19日中共央視新聞在微博上發布的一段視頻,稱雲南共有27名警察、14名輔警在防疫期間猝死。除少數幾人因車禍等意外死亡,大多數都是離奇猝死,而且這些警察年齡都不大,很多只有30多歲。

一般來說,猝死的最大原因一個是心梗,一個是腦梗。一方面,「過勞死」可以導致心梗或腦梗,另一方面,資料顯示,打疫苗的副作用也包括腦梗和猝死。不管是哪種原因,一個值得探究的問題是:年紀輕輕、年富力強的他們,猝死的更深層原因究竟是什麼?要知道,比這些警察們更為忙碌、整日為權力爭鬥不可開交的中共高層、年齡都比這些警察大,為何卻甚少猝死?

顯然,不是那些高官們保健做的好,而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在衡量,那就是行惡之人,到了報應的時間,就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那麼,造成潘東升猝死的原因是什麼呢?從其簡歷看,1984年從福州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他就進入福建省公安廳,短暫在科技處工作後,從1986年7月到2000年10月,在公安廳十一處先後任科員、副科級偵查員、安全監察科副科長。從2000年10月到2006年7月,任公安廳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副處長;之後到2010年6月,任公安廳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總隊政委,後升為科技通信處處長。2014年到2016年,短暫到三明市任副市長、公安局局長,之後便被提拔為福建福州市政府黨組成員、副市長,福州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兼),福州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等職,直至猝死。

無疑,潘東升一路攀升的主要原因應該是他在網絡安全監控方面做出了成績,從而得到上級的賞識,而這也極有可能是其猝死背後的真正原因。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記述,1999年7月江澤民和中共一意孤行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其長子江綿恆在封鎖互聯網的問題上積極配合,並推動「金盾工程」,俗稱「國家防火牆」的建立,華為深度參與。2000年前後,金盾工程一期工程啟動,投資60億人民幣。金盾工程雖然以「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的名目立項,但事實證明,其最核心也最隱祕的功用,是針對法輪功的,即阻止法輪功真相在大陸傳播。

後來,金盾工程升級為更大型的所謂「平安城市」綜合維穩監控系統,監控範圍擴大,包括所有異議人士乃至普通百姓。截至目前,中共打造了世界上最為驚人的監控系統。這套系統除了網絡長城防火牆,還有手機監控、道路監控、身分證監控、人臉識別監控等。中國人幾乎無處不在監控中。

在中共的監控系統下,中國人毫無個人隱私不說,而且被「老大哥」隨時監視著言行,不得有任何所謂「反政府、反黨」言論和行為,其已經完全成為中共迫害異己、迫害包括法輪功、新疆維族人在內的百姓、維持政權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工具。

由於金盾工程的主要參與者是公安系統,各省市公安系統內的網監部門就處於非常重要的地位。潘東升從2000年10月到2006年7月,任公安廳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副處長,就是在金盾工程開始後,其或者正是該項目在福建的負責人之一。

既然金盾工程建立的初衷是針對法輪功的,那麼長期作為福建公安廳網監負責人的潘東升,哪有可能不觸及法輪功問題?他必然要面臨選擇:是緊緊追隨江和中共的迫害政策,還是秉持良知,守住道德底線。從其升遷的軌跡看,其選擇的是前者,這也意味著針對福建法輪功學員的監控不可能沒有他的介入。

可以參照的一個例子是2018年10月24日猝死的四川省內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羅剛。時年46歲的羅剛也是長期擔任內江市公安局網警、網安支隊支隊長。從海外明慧網曝光的內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看,內江公安局的警察們脫不了干係,羅剛也脫不了干係。

網上有帖子披露,2010年以來,內江先後制定了網上重點人管控工作方案、重點人數據採集方案、重點人管控平台建設方案,並籌集資金,建立網上重點人員管控預警分析系統。法輪功學員就屬於上述重點監控對象。而羅剛最後任職的網安支隊,更是將監控法輪功學員當作要務之一。

事實上,近些年網警們猝死、病死、落馬的例子公開報導還有一些。如2020年1月21日,山東省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網絡安全保衛大隊偵查中隊指導員李弦猝死在辦公桌旁,電腦上仍顯示著他未處理完的工作日誌:「發現網上疫情虛假信息11條,累計處理問題信息360條。

2017年10月,四川平昌縣43歲網安大隊長趙永平被曝在患肺癌半年後死去。同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原總隊長葉漫青落馬。

2014年3月,福建省泉州公安局網安支隊副支隊長陳韞啟突發心血管破裂,猝死。

…………

如果查閱相關資料,不難發現,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體制內從上到下各級警察,包括網警們,包括周永康、李東生、孫力軍等公安部高官,遭到報應的數不勝數。一個兩個可能不足說明問題,成千上萬乃至幾萬名警察遭報,還不能說明問題嗎?也許,在他們的親人眼中,他們是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好同事、好朋友,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善惡面前選擇錯誤之路、選擇追隨中共迫害良善的他們,早已為自己的命運做了選擇。而當真相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人們才會明白,別人眼中的所謂「好人」,究竟幹了怎樣的惡事,以致於命不長久,早早地離開了親人。

可以說,今日潘東升的猝死,是再次給中共公檢法體系內追隨中共的警察、法官、檢察官們示警,警示他們最好懸崖勒馬,並退出中共,以保全自身。因為不管人是否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而且報應從不缺失,只不過爭個早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