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收買全球媒體對活摘器官噤聲

「活摘器官問題世界峰會」四系列的第二部分 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打擊與防止活摘器官世界峰會」揭露媒體對當代最殘暴的罪行之一,即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活摘器官產業裝聾作啞。

中共利用中國巨大的經濟實力和海外政治影響力,在活摘人體器官的人權暴行上,讓全球媒體噤聲,並影響全球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於9月17日至26日舉行的「打擊與防止活摘器官世界峰會」,不僅揭露了中共活摘暴行,還闡明了一位與會者所稱的「沉默外交」。

儘管有無可爭辯的證據,但北京否認目前仍在進行的活摘器官,並讓世界衛生組織(WHO)支持中共的這種說法。世衛組織的評估有缺陷,英國前衛生部長英國亨特勳爵表示:「2019年,英國政府透露,世衛組織的評估是基於中共自己的評估,世衛組織沒有對中國器官移植系統進行自己的評估。」

峰會的組織者表示,中共的壓力使媒體減少了對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導,導致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沒有動力,採取必要的花費巨大的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

組織者在峰會網站上寫道:「許多新聞媒體沒有如實報導這一暴行,而是屈服於中共的壓力,發表了有償宣傳。」「世界各地的社會都沒有意識到正在成為活摘器官犯罪幫凶的危險。」

非營利組織「醫生反對活摘器官」(DAFOH)的創辦人、峰會主持人托斯滕‧特雷(Torsten Trey)博士9月17日表示,峰會探討了「新聞媒體的作用和審查問題。正常情況下,新聞媒體的首要任務是報導事實和真相。然而,媒體的另一個重要方面是與人建立聯繫。」

「在過去的15年裡(自從《紐約時報》報導了中共活摘器官以來),主流媒體未能將自由世界的人們與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聯繫起來。讀者和受害者之間的這種分割是審查制度的另一個經常被忽視的方面。」

2013年2月27日,「醫生反對活摘器官」的執行董事托斯騰‧特雷在台北舉辦的一個活動上發言。(Chen Po-chou/Epoch Times)

特雷指出,世界峰會試圖彌合公民和活摘器官受害者之間的分割。

猶他大學醫學院腫瘤學主任韋爾登‧吉爾克雷斯(Weldon Gilcrease)博士在峰會上說,活摘器官的大量證據未被「大多數醫學界,甚至世界上大多數人」所認識。

吉爾克雷斯任教的大學有培訓中國醫生移植技術的項目,他認為這些醫生很可能會利用學到的知識謀殺不願意捐贈器官的人,他試圖阻止該項目,但學校管理部門對此表示反對,稱:「毫無疑問,活摘器官的事情是在發生,但對中國這樣強大的國家,採取反對的立場,既可能對我們的學院,也可能對我們大學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院構成危險。」他被告知,「如果我們(對這些暴行)發表任何言論,中共就會把所有中國醫生送到德州去(培訓)。」

其他幾位與會者呼籲停止對來自中國的醫生進行移植技術方面的國際培訓。法國參議員、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聯合主席安德烈‧加托林(Andre Gattolin)博士批評說:「發達國家以神聖的醫療和衛生合作為名,不加防範地進行技能和技術轉讓,導致了今天在中國出現的可恥的暴虐行為。」

加托林指出,法國「廣泛參與培訓了許多中國外科醫生,讓他們掌握了非常精細的器官移植技術」。結果,「我們的信任被出賣了,太天真了,我們沒有要求對可能產生的結果進行監督的權利,而那些打著知識共享和出於科學人道主義的幌子進行欺騙的人,仍然拒絕承認他們的責任。」

西班牙國際人權律師卡洛斯‧伊格萊西亞斯‧希門尼斯(Carlos Iglesias Jimenez)在峰會上說,西方政府和國際組織在對抗中共、譴責中共活摘器官方面不夠強硬。

他說:「我們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中共已經滲透到許多國際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世界衛生組織以及聯合國本身。中共設法確保一切都未被注意、一切都被隱瞞,這些事情永遠不會被社會和全世界普遍公開地知曉。他們在西方政府、國際機構和國際組織的幫凶式的沉默下取得了成功。」

美國空軍退役准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表示,中共用胡蘿蔔加大棒的策略反對國際民主進程,以及對活摘器官問題的審議,這相當於「政治戰」。他在9月19日的會議上說,通過經濟精英施加影響的政治戰,使民主國家對這些暴行束手無策。

斯伯丁說:「政治戰用來降低、轉移任何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對香港人民的封鎖和控制、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監禁和活摘器官,以及對中國人口中某類人的徹底壓迫的批評,特別是那些……中共所害怕的。」

法國議員弗朗索瓦茲‧奧斯塔利埃(Francoise Hostalier)解釋說,之所以沒有承認中共領導人在道德和倫理原則上(與文明世界)存在差異,是因為「中國是一個不可避免的經濟夥伴,在許多科學領域取得越來越多的成功,中共將越來越多的領土和國家置於其控制之下。通過科學或經濟交流,我們的科研人員、醫生、實業家和學生,將發現自己與中國同行的不人道和犯罪行為同流合污,這種行為違反所有道德規範,但他們卻沒有意識到。」

來自西班牙的歐洲議會議員赫爾曼‧特奇(Hermann Tertsch)批評主流媒體未能履行報導中共罪行的職責,他說:「在過去50年中,媒體界的標準在一個方向上越來越明確,而正是在這個方向上,中共政權犯下的罪行才得到如此寬容的對待。」

特奇說,由於中共的願望或中共許多(貿易)夥伴的願望,批評中共的畫面「從網絡上消失了,不僅在中國的網絡上,也在西方的媒體上」,「在中國看不到關於32年前的那場悲劇『六四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我們有人在達沃斯(為中共)鼓掌,有人為習近平喝采,大科技公司、大網絡的巨頭們,我們都知道他們的名字。」

他繼續說,他們縱容中共的罪行,因為「他們在中國生產很多產品,因為他們(與中共)有很多經濟關係,因為他們欣賞中共的模式,因為他們想要採用類似的模式。」

特奇表示,西方民主國家可以讓中共承擔責任,但「他們更喜歡一個大的全球主義政權,每個人都是匿名的、可以互換的,我們可以從一個人身上摘取器官,然後給出價高的人或出於某種原因適合我們的人。」

根據特奇的說法,經濟利益「導致這些西方精英成為中共的幫凶……隱藏活摘器官的可怕事實,我們不知道有多少政治犯、普通囚犯、法輪功學員和持不同政見者被活摘器官。」

世界有責任正視活摘器官這一暴行,暴行主要是針對中國的極易受害的群體,即法輪功,可能還有維吾爾人,這些群體已經成為文化消滅的目標。根據聯合國的定義,活摘器官已經達到了種族滅絕的程度。

由於活摘器官也是一種商業性的醫療程序,那些支持人權的人面臨著一種全新的反人類罪:獲利性醫療種族滅絕。主流媒體必須更好地報導這個問題,否則就失去了作為社會公正和良知的稱謂。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雜誌《政治風險》(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擔任書籍《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編輯。

原文:Beijing Silences Global Media on China’s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