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曝孫力軍「野心膨脹」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2日訊】國際上對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源頭追查懸而未決,中共官方通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案再起波瀾。當中措辭嚴厲,特別是指孫力軍「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在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孫力軍到底是私藏什麼材料,是何種野心膨脹?讓當局加以嚴懲?

一直有說法指孫力軍案與中共隱瞞疫情及泄漏病毒有關,這則在中共建政72周年前一天發布的通報,釋放令人不安的信息。

孫力軍的特殊身分和特別「罪名」

9月30日,中共公安部黨委前委員、副部長孫力軍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官方在最新的「雙開」通報中指控孫力軍的罪名,除了成為落馬官員標配的大搞權色、錢色交易,大肆進行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等,引人注目的是指孫力軍「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妄議中央」,「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在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等。

現年52歲的孫力軍歷任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公室副主任,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公安部黨委委員、一局、二十六局局長、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落馬前是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中國法學會副會長。

孫力軍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實施709律師大抓捕等,又被指是「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實際操控人」。

孫力軍還是中共官場中罕有具有公共衛生碩士學位的高官,有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大學「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專業在職研究生學歷。他曾是中共中央督導武漢抗疫的大員之一。2020年2月上旬武漢疫情最嚴重期間,孫力軍被中共中央派赴武漢。

2020年4月19日,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宣布,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中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袁紅冰:孫力軍收藏涉武漢疫情起源機密材料

自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後,在國際上不斷要求徹查病毒來源和中共瞞報疫情的背景下,孫力軍突然落馬,一直有說法指與他私下蒐集疫情核心祕密,尤其是P4實驗室的訊息有關。

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對大紀元指出,孫力軍落馬的原因是因為他屬於反習勢力這邊,是周永康當年培植的親信。據中共體制內的良知人士透露,最主要是因為孫和習近平親信、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之間的激烈權鬥,引發被整肅。

袁紅冰說,一個自稱是孫力軍的密使的人曾在孫力軍事發前幾次找他談話。談話的目的,據該人士透露,孫力軍說,現在中共黨內對習近平的不滿已經達到了一個沸點,他和王小洪之間的權力鬥爭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孫力軍感到處境危險,希望如果中國發生了什麼變化,能給自己找一條後路。「這是他的密使所傳達的為什麼要和我接觸的原因。而我跟他接觸。就很簡單,就是要策反他。」袁紅冰說。

袁紅冰說,孫力軍於是除了用腐敗權力斂集了很多財富,他還把一些共產黨內部機密材料收藏起來,他想將來用這些材料來保命。最敏感的材料就是關於武漢研究所的一個管後勤的官員和一個工作人員,兩個人合謀長期把實驗用完的這種動物拿到武漢的海鮮市場上去出售牟利,包括帶有新冠病毒的蝙蝠。

袁紅冰披露,2019年10月,帶有新冠病毒的蝙蝠就已被倒賣到了武漢的海鮮市場上。11月份在武漢就出現了新冠病毒流行,當時武漢市政府、武漢市委和湖北省委。都把這個情況立刻上報到了中央。

可是當時王滬寧主持之下的大內宣,宣傳的主題就是要過一個祥和的新年。最後習做了一個批示,意思就是這個疫情發生在武漢一地,就地解決,不要進行全國性通報。要確保大家過一個祥和的新年。

袁紅冰表示,正是中共的宣傳部門最初向中國公眾也向國際社會隱瞞了武漢疫情流行的消息,使得整個國際社會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遭到了新冠病毒的突襲。

他還提到,孫力軍透露出來信息是,把用於進行新冠病毒實驗的蝙蝠倒賣到海鮮市場的武漢研究所的後勤官員和那個工作人員,可能已經被王小洪祕密處決。

至於為什麼現在透露而以前不透露呢?袁紅冰說,就是因為據中共體制內的朋友講,孫力軍現在雖然還活著,他的前途最大的可能性是在中共的監獄裡,一直關押到死了。即使放出來也會給他首先注射破壞他思維能力的藥物,也就是一個行屍走肉。基於這兩種情況,他們覺得現在把孫力軍的真實情況講出來了。

有關孫力軍被通報「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是否與武漢疫情機密相關,記者無法向中共中紀委或相關部門聯繫置評。

據美國情報機關在今年8月底,向白宮提交的新冠病毒起源報告解密部分顯示,認為從目前看,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實驗室泄漏的兩種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林曉旭:有關孫力軍案爆料為武漢疫情起源提供了線索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對大紀元表示,2019年下半年武漢最初的病例是如何起來的,一直是國際社會非常關注的。按照袁紅冰所講的,孫力軍蒐集到的信息涉及到武漢病毒所的工作人員偷偷地把病毒實驗室的蝙蝠拿到市場上賣,是造成病毒在武漢流傳的一個重要的因素。

當然這需要進一步的證實,林曉旭說,但總地來說他提供了一個佐證,就是說這個實驗室的管理上存在巨大的問題。這跟2018年美國國務院官員到武漢病毒所調查的時候也是一樣的結論。

2020年初的時候,也有一些網路爆料,提到武漢病毒所的工作人員把實驗室用的動物拿到市場去賣。

林曉旭說,「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應該來說是非常高。但是否直接造成了疫情在武漢的爆發,還沒有直接的證據。至少他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

林曉旭說,現在世界衛生組織要成立第二個專家組再進行調查病毒溯源,由於中共不會配合,沒有什麼實際作用。

他強調說:「我覺得國際社會追查的核心的問題,應該是要追查疫情最早在武漢什麼時候爆發?政府做了哪些隱瞞,以及中共政府為什麼讓武漢的人到了全球各地,把中國在地方的疫情傳播到全球方面。不要把它變成病毒的溯源,研究病毒怎麼來的,去找這個動物中間宿主,到其它國家去蒐集動物樣品,等等,像中共政府所渲染的那樣,做成一個很複雜的科學的問題。這是中共刻意誤導全球疫情溯源的努力。」

唐靖遠:疫情隱瞞問題或成反習勢力武器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官方通報明確孫力軍是「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前後緊密相連,顯示孫力軍涉密材料與疫情有關。「私藏私放」是性質不同的兩回事,說明他不但有收藏的行為,還有釋放機密信息的行為。

唐靖遠說,孫力軍去年2月前往武漢,3月底4月初澳洲即成為世界第一個公開要求對病毒來源進行獨立調查的國家,導致中澳關係交惡至今。而孫力軍於4月中旬落馬時,即有傳聞指其與武漢疫情資料泄漏有關,如今中共官方文告等於間接證實了此事。

唐靖遠說,孫力軍與周永康都有「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的罪名,習急需要在當前震懾大批的反對派,用詞越嚴厲,說明當局的壓力越大。而習本人公開表示疫情處置一直是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如果孫力軍掌握了武漢疫情爆發原因及過程被隱瞞的證據,很有可能成為習近平黨內政敵攻擊他的武器。

不過,唐靖遠認為,無論之前的王立軍還是現在的孫力軍,都是中共體制培養出來的打手。他們因為內鬥而給中共政權帶來的衝擊和危機,是黑幫內部爭奪權力和利益的火拚之舉,是中共體制自毀機制的一部分,他們並不因此而具有正義性。這樣的人唯一的出路是公開脫離這個組織,並用行動來揭露中共的邪惡,彌補自己過去助紂為虐的過錯。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