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中軍事溝通 中共耍無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28日至29日,美中舉行第16回合美中國防政策協調會談(視頻),主持人分別是美國國防部負責中國事務的副助理部長邁克爾‧蔡斯(Michael Chase)與中共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副主任黃雪平少將。

稍前,8月19日,蔡斯也和黃雪平進行了一次視頻會議,那是拜登就職總統以來,美中軍方官員的首次會談。

而上一回合美中國防政策協調會談,還是在2020年1月14日舉行的。之後,由於中共造假致使瘟疫重創美國,中美開打新冷戰,中共單方面大幅度取消或限制了與美軍事溝通。

一個突出事例是,2020年12月15日,美軍印太司令部聲明指中共「拒絕參加」原定於該週一到週三舉行的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Military Maritime Consultative Agreement,簡稱MMCA,1998年簽署協議)。該機制目的在於加強海上軍事安全,改善空中和海上行動安全,並減少兩軍之間的風險。此次交流是《美中2020防務交往計劃》中雙方同意的一項活動。美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戴維森(Phil Davidson)表示,此次缺席是「中(共)國不遵守協議的又一個例子,這對所有未來尋求與中(共)國達成協議的國家應該是個警示」。

其實,這是中共的一貫做法:以中斷溝通作為要挾美方的一種手段。

早在1998年江澤民訪美時,美中雙方獲致共識,設置元首熱線;2008年4月10日,中美首條軍事熱線正式開通;2015年,奧巴馬在習近平到訪白宮時,宣布雙方將建立新的聯繫機制以避免兩國軍事誤判;此外,中美之間還建立了眾多的溝通機制。

但是,這些都只是道具,幾乎都被中共閒置,從未妥善使用。例如,1999年發生南斯拉夫「炸館事件」,元首熱線並未啟動;2001年發生南中國海「軍機擦撞事件」,美國國務卿始終無法聯繫上中共外交部長;而當時美國駐北京大使普里赫,手上有多個中共高層的電話號碼,卻沒有人願意接聽。

這些事情,從一個側面表明,中共比蘇聯更危險、更邪惡。至少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之間建立的「紅色電話」(美蘇熱線),被用於在當時與克里姆林宮直接溝通,助益於避免核戰爭。其實,美國這種做法,也是國際社會所普遍施行的。但中共就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反其道而行之。

中共這個套路,使拜登政府上台8個多月來,吃了不少憋。試舉兩例。

其一,5月6日,據英國《衛報》報導,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警告,值此台灣與南海的軍事緊張情勢漸長之際,美國與中共之間卻缺乏就危機進行溝通的適當管道,而其原因出在北京當局不願以此方式與華府溝通。他說,「我們確實有一條熱線,據了解,我們使用過幾次,只是在一個空房間裡響了好幾個小時」。

其二,同在5月,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自1月美國拜登政府上任以來,美中最高軍方官員從未進行過任何通話。中共三次拒絕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進行對話的要求,藉口是奧斯汀與許其亮對話不符合外交禮節,與奧斯汀對等的中方官員應該是國防部長魏鳳和。

但是,眾所周知,美國國防部長在內閣中排名第四,處在美軍指揮系統的頂峰,他比任何軍方官員的級別都要高(美國實行「文官治軍」制度,國防部長不是現役軍人);而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在中共體系中沒有太大權力,也不名列中共最高權力機構——25人政治局內,中央軍委副主席在中共政治和軍事系統中的地位高於防長。2018年,時任防長吉姆‧馬蒂斯(Jim Mattis)訪華時,曾跟許其亮舉行會晤。因此,中共的藉口是不能成立的。

拜登政府尋求美中軍事溝通,這是美國的一貫做法:尋求與中方同行保持開放溝通渠道,以便能夠緩解潛在的衝突或處理任何意外。

當然,這也是由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基調——「戰略競爭」——所決定的。雖然,3月3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布《臨時國家安全戰略綱要》,認定中共是唯一具備經濟和軍事等實力挑戰現行國際體系的政權;美國防部也將中共列為「首要挑戰」;但是,拜登政府不想打新冷戰,同時也想防止「戰略競爭」變成戰爭。

7月天津會談,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向中方明確表示:美國政府歡迎與中共的競爭,但需要有一個公平的競爭場所和護欄(guardrails),防範競爭演變成衝突。

因此,拜登政府將創造多種渠道與北京溝通作為一個優先事項,才這麼看重中美軍事溝通。據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5月10日、CNN7月14日報導,拜登政府正在研究與中共建立緊急熱線的可能性。雖然這一概念仍處於起步階段,而且尚未正式向中方提出,但拜登政府希望開發一種快速通信工具,並將其納入減少美中衝突風險的更廣泛努力中。

拜登政府的這種想法和做法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從歷史經驗來說,必須清楚一點:中共是一個「成熟的流氓」(《九評共產黨》語)。

中共講「超限戰」,沒有任何底線,蔑視一切國際規則,敵視普世價值,美方的任何一個合情合理的想法和做法,都會被中共利用或扭曲。對於中美軍事溝通以及其它一切溝通,它都可以隨時打開或者關閉,一切取決於它的算計。比如,對於本文開頭所說的中美軍方會談,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就將此視為敲打美國的一個機會,而非防範競爭演變成衝突的一種機制。

因此,美國在與中共軍事溝通方面,應有切實的估計和有效的反制手段,不要一再被中共玩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