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孝子尋父 危難中夢神蹟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4日訊】清朝時期,河南商丘有一個殘疾兒趙榛。他七歲那年,鄉里爆發大瘟疫,母親兄弟染疫身亡,生父也棄他而去,年幼殘疾的他嘗盡艱辛苦難。成年後為探尋父親,他輾轉於大江南北,歷經十五年,猶如浮萍浪跡天涯,終受夢中點化,找回了父親······

清朝時期,商丘有一人名叫趙江。此人天性方正固執,但又不乏慈善。雖讀書,但不求仕途。每次他見到貧窮的人或者乞丐,就會給其一枚錢。看到上百的乞丐,也就給百文錢,也不會吝嗇。日常用度,諸如鹽米等物都是自供自給。趙江行事謹慎細心,因此多有營利。他的妻子李氏端莊淑美,為人賢惠。他還有二妾。李氏為他生了二子,二妾各生一子。家庭和樂陶陶,鄉鄰都很羨慕他們。

李氏為趙江生了二子,二妾各生一子。家庭和樂陶陶,鄉鄰都很羨慕他們。圖為宋 蘇漢臣《灌佛戲嬰軸》局部。(公有領域)

後來,李氏又生了一子。分娩的那夜,室內瀰漫著奇特的芳香。然而,嬰兒落地後,卻是一隻腳短,是個跛腳小嬰。嬰兒周歲時,又壞了一隻眼睛。趙江嫌棄這個孩子,想把他扔到雜草叢中。李氏愛子心切,堅決不同意,就為孩子取名為「榛」(意為叢雜的草木)。

趙榛七歲那年,鄉里時逢旱災,糧食歉收,百姓逃荒,鄉里幾乎十室九空。趙家殷實,全家人免於饑荒。然而到了夏天,卻爆發了瘟疫,趙江的妻妾諸子等人都染疫而亡。惟有趙江和殘疾兒趙榛倖存。趙江呼天搶地,悲痛欲絕,他自問生平雖沒有大善,但也沒犯大惡,為什麼全家遭難,妻妾諸子盡絕?每日觸景傷情,於是他打算離開家鄉。離去前,趙榛牽著他的衣服,不讓他走。然而趙江心意已決,拋下還沒有殮葬的妻妾,以及殘疾兒,就離開了。

父親離去後,趙榛就用布巾兜土,掩埋亡母、亡兄,然後鎖上大門,渡河去母親的父母(外祖父母)家。一個月後,外祖父母帶著趙榛返回商丘。他們隔著窗欞看到裡面的床上是一座座土丘。趙榛哭著告訴他們,那裡埋著亡母亡兄。他們可憐趙榛,遂即著手安葬,經理家事。散去的家僕婢女漸漸都回來了。

外祖家請來老師,教趙榛讀書。趙榛十三歲時,入校學習。後為經營家業,放棄了科舉功名。在他的治理下,家產比以前還要多十倍。趙榛結婚後,妻子生下一子。過了一年多,他對妻子說要外出尋父,不找到父親絕不回家。妻子及外祖家的親戚都勸阻不了他。於是家人穿著白色的衣冠,為他踐行。

趙榛飄然南下。由於南方多山水,他想父親可能出家為僧。他到維揚,登上金山、焦山,尋訪吳淞各地名勝,紹興會稽山、湖南九嶷山、福建廣東境內的高山。凡是有茅廬草庵、僧人居住的地方,他無不遍訪探尋,卻毫無所獲。

尋訪三年後,旅費用盡,趙榛就到鬧市街頭,向人打聽父親的消息。長年累月而行,他乞食果腹,衣著襤褸,夜裡就在破廟裡過夜。人們見狀,以為他假扮乞丐,騙人錢財。

一天傍晚,趙榛來到贛江,想要渡江,舟人以為他是乞丐,不讓他乘船。然而,那艘船行至江中後,被一陣大浪掀翻,全船人遭禍。趙榛感嘆道:「上天不讓我死,我一定會見到父親的。」

又過了三年,他向西而行,從四川、貴州進入雲南。古人云:「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蜀地都是山路,難以攀爬,走這樣的路,比上天還難。然而滇地、黔地的路比蜀道更難走。趙榛通過城門,來到城外的郊野。

這一帶盛產白銀、寶石,趙榛以此為財貨,拿到都市裡販售。有了旅費,他出行就不像先前那麼落魄。由此,他走出漢中,度過陰棧。一天由於天色晦暗,大霧迷漫,路徑頗滑,一個不慎,趙榛墜到懸崖下。幸得天佑,並無損傷。在樵夫的幫助下,他找到了出路。輾轉來到了太原。

那一年,天降大雪。趙榛飢寒交迫,凍倒在地上。恍然中,他忽然看見一個人,頭戴峨冠,穿著朱色的衣袍,身後跟有車馬與隨從。那人指著他說:「這是我的孫子。」隨從趕緊搶救趙榛。一行人隨後來到一座官署,頭戴峨冠的人安撫趙榛說:「孫兒,你尋父親,應當出邊塞關口,不在這兒。你的父親就在不遠的地方了。」說著,取出一個藥丸,讓他吞下。不久後趙榛就甦醒了。起身後的趙榛發覺身體不冷了,也不餓了,全身通暢,精力充沛,可以一連幾天不吃東西。

後來趙榛經過燕都,走出居庸關,向東走來到了遼陽。關東一帶土地肥沃,人口眾多,物產豐饒。有不少河南人在這裡做生意。河南商得知趙榛為尋父而來,對他說:「我們同鄉人在這裡不多,惟獨沒有趙姓,你應當到別處找找。」

趙榛相信夢中出現的神蹟點化不會錯,所以徘徊於當地沒有離開。忽然一天,趙榛看見一個蓄著白色鬍鬚、年紀不到七十歲的老翁。老翁來到趙榛前,隨手投去了幾枚錢。趙榛剛想要開口詢問,老翁卻已走遠。趙榛追上去,走了三里多,他看見老翁走進了一處籬笆柴門。

不一會兒,老翁走了出來,見到趙榛,說:「剛才在路上見過你,現在又為何經過我家門口?」趙榛說:「聽您的口音像是河南人,想問您一件事。這裡是否有一個河南趙姓的人?」老翁聽了覺得很詫異,看見趙榛是跛脚,說道:「你是榛兒嗎?」

說著,將趙榛扶到屋內。稍微平復後,趙榛又哭訴著尋父始末。明 仇英《東林圖》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頓時,趙榛放聲號哭,幾乎氣噎欲絕。趙江也哭著說:「我以為你死了呢。這都是我的罪過啊。」說著,將趙榛扶到屋內。稍微平復後,趙榛又哭訴著尋父始末。十五年來,趙榛如浮萍,浪跡海角天涯,輾轉於大江南北。父子二人幾經磨折,如今終於團聚,趙江也開顏歡笑。

趙榛帶著老父回家。他們走到離家還有十多里時,發現家人都已在道上等候,不免大吃一驚,問他們怎麼會預知父子二人回鄉的消息呢?家人說:「十天以前,村裡很多人都做了同一個夢,被告知某日,趙孝子迎接其父回家。前一夜,舊墳上有千百隻慈烏聚集在楊樹巔上。」所以他們知道,趙家父子要到了。當時,趙江的孫子趙環已經成人,將要成親。

鄉民感佩趙氏一家,所以不遠數百里都來相慶探望。他們說:「趙榛瞎了一隻眼,又瘸一腳,且又黑又瘦。卻能擔當大任,立身修行,實為第一流人。真是奇人啊!」

(事據《小豆棚》卷一)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