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為樂 夢中獲褒獎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4日訊】閱卷考官夢到一個長髯赤面人,正在批閱一張落選的卷子,並且寫下一行字「裸形婦,狐裘裹。秉燭達旦,你和我。」一襲狐裘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辛得仁夢到一幅對聯「關關金鎖戶,卷卷玉鉤簾」,這個夢又預示了哪件事?奇夢背後必有傳奇,傳奇之人也必有他過人之處。

清朝時期,福建有一位林孝廉(舉人的雅稱,即通過鄉試的讀書人),北上進京參加會試。他乘坐的船,停靠在吳江的一座高樓下。一天夜裡,樓上起火,眾人急著救火,喧譁一片。忽然,一個少婦穿著單衣,直接墜到他的船上。林孝廉急忙扔給她一襲狐裘衣,讓她遮蔽身體,並讓她坐到船艙中。他自己則挑著燈籠,走出船艙,站在船頭等待岸上的消息。

神明託夢「狐裘裹」 薦卷取德

天亮後,林孝廉讓少婦登岸,送她回家,之後返回船中,即刻解開繩纜離開了。這一年考試,林孝廉考中進士(即通過了最後一級的朝廷考試者),和同一年考中者一起謁拜房師(推薦舉人試卷的閱卷的房官)。拜謝完畢後,房師說:「你呀,有大陰德。之前閱卷時,看見了這張卷子,因為有油污,所以放置在落選的試卷中了。我在休息時,夢到一個長髯赤面人批閱這張卷子,並且批註曰:『裸形婦,狐裘裹。秉燭達旦,你和我。』我醒來後,發現卷子已經放在了几案上,因此推薦了這張卷子。」

林孝廉就講起在吳江遇到的事。房師聽了嘖嘖稱奇。更巧的是,一同考中的同年中,有一個吳江生聽說這件事,當即向林孝廉行禮拜謝,說:「那個墜樓人,正是我的妻子。」

原來那天夜裡,吳江生赴約在外喝酒。聽說家中失火,就趕緊回去了。不幸的是,家中的一名婢女、一個家僕已經被燒死了。所以他想,可能妻子也已經罹難了。然而天亮以後,他看見妻子回來了,身上還披著一襲狐裘。於是問妻子,狐裘從哪兒來的?妻子回答是船上的人送的。他因心裡生疑,覺得妻子被玷污了,把她趕回娘家,並賭氣地說要和她恩斷義絕。

如今,真相大白,妻子沒有被人玷污。吳江生感謝年兄的救命之恩並保全了妻子的名節,「這份恩情真是重大如山,自然被天神所欽佩」。房師感嘆地說:「如果不是聖帝顯靈,吳江生不免成了負心人,而夫人也終是蒙受不潔之名!你趕緊回去,接妻子回家和好吧。」

吳江生哭著謝恩。回到家後,夫婦二人和好如初。林孝廉任浙江縣令,於是順道拜訪吳江生。夫妻二人行禮感謝。還取出狐裘,以示感佩不忘之恩。

在這一故事中,託夢的神明為林孝廉做主,薦取了他的試卷。著實應了一句話:「世間考的是文章,神明取的是道德。」以德為基石,促成的善緣,終究也會回報到他本人身上。清朝的另一則故事,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

夢入宮宇見一聯 預示「玉鉤」

浙江有一人名叫辛得仁,是一個廩生(成績一等的秀才,可獲得官府廩米津貼),他在富家教學。到了年末,休假回家時,富家送給他八兩金子作為酬謝。

辛得仁來到渡口,看見有夫婦二人正在岸邊痛哭。辛得仁詢問後得知,由於臨到年關,討債人逼著他們還債,而他們無力償還,迫不得已要賣掉妻子。妻子不想和丈夫分開,所以二人商量著要投水自盡。

辛得仁聽到他們的遭遇,心生惻隱,就把身上的八兩金子全部送給了他們。夫妻二人哭著道謝。辛得仁背著行囊,很晚才到家。到家後,就對妻子說起那對夫婦因為欠債,準備投水自盡的事。辛得仁的妻子說:「你怎麼不周濟他們呢?」辛得仁說:「我把囊中的錢都送給他們了。」妻子聽了甚是欣慰。

到了除夕夜,辛妻取一條紅裙,讓丈夫典當後買些酒食。辛得仁隨口說道:「紅裙沽清酒。」妻子應聲答道:「黑箸蘸白鹽。」二人相視一笑,歡快對酌。全然不想床頭米罄,灶底煙寒。

夜裡,辛得仁於夢中來到一處宮殿,但見瓊樓玉宇,還看到一幅對聯「關關金鎖戶,卷卷玉鉤簾」。得仁醒來後,將夢中的對聯,寫在了牆壁上。

第二年春天,辛得仁赴學館,那戶富家因為母親去世,請來一位風水先生,要找一塊風水寶地作墓地。辛得仁想到還沒有安葬雙親,請風水先生幫忙留意找一塊好墓地。他們來到一處地方,看見有隻鹿臥在地上。那隻鹿看到人來,就跑開了。風水先生說:「這處地形猶如金鎖玉鉤,是塊吉地。」

辛得仁想起夢中的對聯,地形與夢境相契合。但不知到那是誰家的土地。這時,來了一個人,看見辛得仁,說到:「先生,您不就是我們的恩人嗎?自從得到您送的錢,幫我們還完了債,如今稍有溫飽。我們常常感念沒能報答您的恩德,今天您為何事來到這裡呢?」辛得仁說來尋找墓地,說著指著鹿眠之處。那人說:「這正是我家的田地。」說罷,將恩公請到家裡,寫下契書交給辛得仁,並幫助他辦理喪事。幾年後,辛得仁科考聯捷,步入仕途後,官至都御史。

事據《小豆棚》卷三/卷四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