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服飾將給人帶來什麼?

甘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4日訊】春秋時期,齊國的國君齊靈公喜歡看女扮男裝。他命宮中的女子都裝扮成男子的模樣取樂。沒多久,全國的女子都扮成男子的模樣,導致整個社會風氣逐漸變壞,女人叛逆剛強,失去了原有的溫柔賢淑,家庭矛盾日漸突出。

《漢書》中記載:「風俗狂慢,變節易度,則為剽輕奇怪之服,故有服妖。」中國古代社會視人們穿奇裝異服,或者穿著不符合自己身份的服飾,或者男著女裝、女著男裝,以及佩戴怪異的飾品、畫奇特的妝容,皆稱之為「服妖」。

狗加冠帶綬 帝王著胡服失國

《後漢書》記載,熹平年間,宮中給狗加冠帶綬而樂。有一隻狗突然出宮跑到司徒府的府門,凡見到此情景的人,都感到奇怪。京房《易傳》說:「國君行為不端,大臣將要篡位,其徵兆是狗戴冠而出。」此後靈帝任用奸臣子弟,靈帝又派遣御史在西園買賣官職,根據價格的高低授予不同的官職。這些人中強橫者貪暴,懦弱者如行屍走肉,實為戴上冠帽的狗。所以狗跑入官府之門。

靈帝在宮中西園用四頭白驢套車駕駛娛樂。於是公卿大臣、貴族、皇親競相效仿,甚至用驢駕婦女乘用的帷幕輜車、耕車出行。驢是山野村夫所驅使出入山谷的牲畜,卻成為貴族皇室的車駕用牲,一時間毛驢的價格與馬相同。這是國家將要大亂的徵兆,執掌朝政者、賢人、愚夫將本末倒置,像驢一般愚蠢。

大翻領胡服

靈帝喜好穿胡人服裝,掛胡式帷帳,睡胡式床,坐胡式座,吃胡人食品,聽胡人的箜篌和笛子演奏的音樂,看胡人舞蹈,京城、貴族、皇親都紛紛效仿。靈帝多次命令後宮采女裝扮成客舍主人,自己扮演商人,走入客舍,與采女一起飲酒作樂,這是服妖。

其後董卓統率胡人軍隊,占據京城,搶劫宮庭,挖掘皇家陵墓。

男著女裝 不祥之兆

西漢末年,天下大亂,當時劉玄稱帝,史稱更始帝。更始帝十分妒嫉功勳卓著的劉寅、劉秀兄弟,找了一個理由處死了哥哥劉寅。

更始帝北上建都洛陽,京城的官員和紳士都來迎接更始帝。見更始帝的眾將都頭戴百姓的頭巾,身穿繡花的短袖女人服裝。人群中有的人竊竊私語,有的抿嘴偷笑,有的嚇得跑開了,那些朝廷的元老們嘆息道:「這是服妖的不祥之兆,看來不久就會有災禍降到更始帝的頭上!」

當劉寅的弟弟劉秀帶著手下官員來到洛陽處理公務時,穿戴與舊時漢官一樣的冠服入城,許多官吏看到後都激動的哭泣道:「沒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見到漢官的威儀。」從此城中的有識之士都期望劉秀能夠成為他們的國君,復興西漢所奠定的基業。

後來,劉秀建立了自己的軍隊,結束了西漢末年的紛亂局面,建立東漢,將漢代的基業延續了兩百年。

亂用化妝用具 化啼妝招禍

靈帝建寧年間,京城顯貴之家都用蘆葦制的方盒作為化妝盒使用,普通百姓也是如此。當時有人私下說:「蘆葦制的方盒,原是各郡國上報有疑問的案件時的用具;如今作為珍愛的東西使用,意味著天下人都將觸犯法律而被司法官員議罪。」到光和三年癸丑頒布大赦召令,凡有疑案則重新審理,這些人的名字全部放入蘆葦方盒中。

桓帝元嘉年間,京城婦女流行畫細而彎曲的愁眉;在雙目之下擦拭薄粉似有淚痕的啼妝;將髮髻梳成墮馬髻,就是將髮髻梳在頭的側邊;行走時扭動著腰部,仿佛雙腳不在下肢的折腰步態;笑起來仿佛牙疼,不露出開心的笑貌。這種裝扮,最初是大將軍梁冀的妻子所作,在京城風行,中原地區爭相效仿。這近似於服妖。

梁冀家兩代連任大將軍,與皇室聯姻,權傾一時。梁冀的妻子的啼妝憂愁,仿佛是在預演被小吏士卒強拉硬拽時折斷腰椎,皺眉哭泣,髮髻也傾斜散亂,雖然強顏歡笑也難掩心中的愁苦。延熹二年,梁氏全族果然被處死。

《歐陽修集·辨左氏》云:「觀其容,雖聖人不能知人之心,知其必禍福也。衣冠之不正,瞻視之不尊,升降周旋之不節,不過不中禮而已,天之禍福於人也。」

著裝配飾明示身分

《左氏傳》載,愍公二年,晉獻公派太子申生在冬天率軍出征,獻公讓申生穿左右兩色的偏衣,佩上金塊。

晉大夫狐突對此嘆氣說:太子出征的時間與著裝、配飾都明示著身分與出征的成敗。大王要疏遠太子了。如果信任太子就讓他穿顏色純正的官服,佩帶忠心無貳的玉,在年初命他出發。大王用服裝配飾疏遠太子,冬季出征預示無成。冬天寒冷肅殺之氣很強,塊狀黃金意味著寒冷的訣絕,衣服上的雜色意味涼薄。太子已經沒有依靠了。

梁餘子養說:「領兵的人在太廟接受命令,在神社接受祭肉,還有規定的服飾。現在太子得不到正式的禮服而穿上這雜色服裝,命令中的含義不問可知也。與其死了還落個不孝之名,不如就此逃走。」

罕夷說:「雜色奇服表示事不正常,金塊表示去而無回,國君有害太子之心了。」

四年後,申生因受讒言陷害而自殺。此事近乎服妖之說。

尊卑無序自降身分

漢昭帝時,昌邑王劉賀經常與馬夫、掌管膳食的廚子跑馬、打獵、射鳥遊玩。昌邑王劉賀派遣中大夫到長安,做了好多仄注冠,用來賞賜大臣,並讓奴僕們戴這種仄注冠。冠本來是地位很高之人穿戴的服飾,以顯示其尊貴的身分。劉賀製作這種仄注冠,是對尊貴施以凌犯;讓奴僕戴這種冠,則意味著地位由尊貴降至卑賤。

昌邑王劉賀還看見沒長尾巴的大白狗戴著方山冠,劉賀很奇怪。問郎中令龔遂是怎麼回事?龔遂說:「戴冠的狗表示您身邊有一些不識禮的人。您把他們留在身邊可能會失去王位,辭退他們王位可保。這稱為服妖,也叫犬禍。」

皇帝駕崩後,昌邑王劉賀繼承王位,沒多久就被廢黜。等他去世時,連後嗣都沒有,無人繼爵,這應驗了犬禍無尾的徵兆。

《易傳》上說:「行為逆亂,就要遭受人奴戴冠,天下大亂,國君無嫡子,妾子得大位的處罰。又說:君不走正道,大臣要篡位,這種形勢下出現的妖孽就是狗戴冠出入朝門。」

君王甘做庶民

永始年間,漢成帝喜歡化裝成庶民百姓悄悄出去遊玩。他常帶上私家奴僕、門客,挑選一些勇猛力大的人。他們不戴冠,用幀布把頭髮一紮,佩帶刀劍,全都身穿白色衣服。少有五六人,多則十幾個人騎馬、乘坐小車,漢成帝與趕車的御者一同坐在小車的茵墊上。近則出入城內街巷、郊外曠野,遠到長安之外的郡縣。

當時,大臣車騎將軍王音、劉向等人多次勸諫說:「《易經》記載, 得臣無家。大意是說天子以天下為臣,沒有個人的私家。現在陛下放棄天子的尊貴與尊號,喜歡匹夫庶民的賤稱,聚集剽悍輕薄不義之人為私客;在民間置買私田,在北宮養著私奴車馬;離開宮室和卑賤之人遊蕩取樂,雜坐在一起吃喝, 無君臣之別。使皇宮成為無主的空宮,公卿百官都不知陛下在什麼地方。古時候虢公做了有失為君之道的事,有天神告知虢公將要成為擁有田地的庶民百姓。如果諸侯在夢中得賜田地,都是喪位亡國的徵兆。您貴為天子自己去置辦蓄積私田財物,甘願做普通百姓的事情。」

中國傳統文化是半神文化,人類生活的行為規則也是神所規範的。古代的君、臣、子民有不同的服飾文化,即君、臣、子民各守其綱。從中國第一個朝代「周」開始,就有官任「司服」者,專管服制實施。《周禮・春官》說:「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與其用事。」即根據儀式內容而定服飾。古人觀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繪,以五色製作服裝。可見古人的衣冠服飾上也呈現出信守天命、敬天祭地的願望。

古人認為:人的行貌不符合自己的身分,謂之不「恭敬」,有冒犯上天的意思。而且容易招致各種災禍。如果國君自己的言談舉止,儀表態度不恭,沒有威儀,就會在國事怠慢驕橫、輕妄,而造成水災,百姓衣食不足將受到刑罰,社會風氣狂妄輕浮,還會出現強臣以下犯上之事;如果文武官員不修威嚴的儀表,形貌氣度受損,將會產生雞禍。凡是形貌有傷就會使木(肝)氣受損。所以,形貌儀態有失,將導致秋季連陰下雨。其實禍與妖、病、祥、眚(音省,災難)一樣。

結語

今天,常聽到人們喊寵物貓、狗為「兒子、孩子」,或者自稱貓、狗的 「爸爸、媽媽」。人們不知道這樣的稱呼是對神靈、自己生命和祖宗的褻瀆侮辱,自甘為畜生,甚至連自己的祖宗都罵了。走在街上也經常看到人們穿著睡衣、披頭散髮、花狸胡哨的;T台上男子穿裙子、街上男子留長髮、陰陽怪氣、扭扭捏捏,梳著怪異的髮型;有的褲子上露出兩個破洞,像乞丐似的裝扮;有的穿著帶有骷髏頭的衣服、鞋、帽、背包、配飾等;女子流行哭妝,眼睛下面打上紅紅的眼影,好像剛剛哭過一樣,已成為潮流時尚。人們把自己打扮成低於人身份的鬼模鬼樣。這些現象表示人心中的光明浩然之正氣在衰退,陰暗魔變之氣正在擴散,審美變成了「審丑」。

身在這個時代的人們,已經不知道自己的行為觀念遠離了神,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美,什麼樣的裝扮可以給自己帶來吉祥、好運與健康。其實,這是黨文化給中國人帶來的變異觀念行為。中共篡政後,多次運動破壞中華五千多年的傳統文化,文化大革命再次毀壞文物、古蹟、打壓文人、知識分子、篡改歷史,學生教科書。使中國文化出現斷層,用無神論、進化論取而代之。人們失去了對神的信仰,也就失去了分辨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美與丑的標準。

因此,人們在不自覺的把自己與畜生等同,與鬼裝扮,男女魔變,陰陽反背。神已經不把這樣人當人看了。那麼,人就會處在一個很危險境的地上!貴州省平塘縣有一塊兩億七千萬年前天然形成的「藏字石」,上面寫著「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是神給善良人逃離危險的機會,就是與中共劃清界限,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選擇神給人指的路,給自己生命一個吉祥幸福的未來。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