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私人飛機需求暴漲 導致供應短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4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持續,公共交通受到衝擊,私人飛機需求激增。然而,航空業也在面臨著越來越多的航班延誤、取消;各公司在面對乘客短缺的同時,還要應對供應鏈問題。

根據Argus International的數據,7月是私人飛機業務最繁忙的月份,飛行記錄超過30萬次。該業務通常在秋季降溫,但9月份有近30萬個航班,Argus預測10月份的業績將打破7月份創下的紀錄。

據CNBC報導,業內高管稱,私人航班也在面臨越來越多的延誤和取消。原因包括新飛機和二手飛機均告短缺;飛機零部件供應延遲;機組人員和飛行員招人難;餐飲陷入混亂以及空中交通問題等諸多方面。

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之際,人們的出行受到健康證、通行證、疫苗護照等越來越多的限制,更不用說還有直接面對感染風險。很多有錢人因此把目光轉向私人飛機,飛一趟花上五、六位數也在所不惜。

然而,現在他們意識到,即使是私人飛機也會遇到延誤和物流問題。

「這些人花了20萬美元,他們想要完美。」私人飛機卡比較網站(Private Jet Card Comparisons)創始人道格‧戈蘭(Doug Gollan)說,他們對私人飛機乘客調查發現,超過20%的人在最近幾個月遇到服務問題。

系統性短缺

行業高管說,該行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飛機短缺。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疾病)疫情下,通常將私人飛機出租用於包機的那些人在更頻繁地使用自己的飛機,使得市場上的包機數量減少。
供應短缺的問題正在影響整個私人航空系統,新飛機買不到,二手飛機的庫存均處於歷史最低水平。為滿足需求,私人飛機製造商龐巴迪(Bombardier)、德事隆(Textron)和通用動力的灣流公司(Gulfstream)紛紛提高了產量。

飛行員也是供不應求。許多人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提前退休或被縮編。在商業航空公司忙於招聘飛行員之際,私人飛機公司和業主也在競相搶人。

今年(2021年)夏天開始作為上市公司交易的Wheels Up,剛剛推出了一項新的飛行員雇員股權資助計劃(Pilot Employee Equity Grant),旨在吸引和留住更多的飛行員。該計劃為公司截至8月31日的資歷名單上的全職和兼職飛行員提供股權,9月1日之後聘用的新飛行員也享有這一資格。

短缺和延誤問題也波及到飛機零部件供應,本來只需一兩天就可以搞定的維修現在要延至一週或更長時間,很多飛機因此無法流通。

私人飛機需求暴增也給餐飲供應帶來混亂。通常,此類客戶在飛行前一兩天打電話訂購餐飲。但許多新乘客都是在前一天晚上打電話,這給餐飲業者帶來挑戰。

「假設你有一個客戶訂了Belvedere伏特加酒,而業主卻只買到灰雁酒。」戈蘭舉例說,「所以客戶上了飛機,他很生氣,因為他付了這麼多錢,『為什麼我沒有得到我的Belvedere伏特加?』」

留住現有客戶 拒絕新業務

面對這一連串的問題,一些公司停止了業務銷售以及接受新客戶。 Sentient Jet從9月30日午夜起停止銷售其噴氣式飛機卡,稱它要專注於維護現有客戶。

NetJets也已經停止其噴氣卡銷售和輕型客艙飛機,如Citation XLS和Phenom 300的租賃銷售。該公司表示,目前的飛行需求是其57年歷史中最高的,平均每天有500個航班,而2019年則不到400個。

「大量的航班正在以我們多年來從未見過的方式對航空旅行基礎設施施壓。」該公司說,暫停銷售輕型飛機,以及限制購買飛機卡是為了「使公司能夠繼續優先考慮最重要的事情——向所有業主提供儘可能好的體驗。」

同時,對成本增加和利潤率降低的擔憂正在給一些私人飛機運營商帶來壓力。Wheels Up的股價自7月份達到峰值以來,已經下跌了40%以上,部分原因是分析師對利潤率的擔憂。

Wheels Up表示,它「在目前的環境下,憑藉我們自有的、運營的、管理的和第三方合作夥伴的飛機機隊,以獨特的定位為我們的會員和客戶提供服務。」

最大的問題是,如果問題繼續增加,在大流行期間首次開始改乘私人飛機的一萬多名客戶是否會堅持下去。戈蘭說,雖然客戶可能會抱怨服務問題,但在其調查的300名客戶中,沒有人說他們計劃回到商業航空公司。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