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私人飞机需求暴涨 导致供应短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4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持续,公共交通受到冲击,私人飞机需求激增。然而,航空业也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航班延误、取消;各公司在面对乘客短缺的同时,还要应对供应链问题。

根据Argus International的数据,7月是私人飞机业务最繁忙的月份,飞行记录超过30万次。该业务通常在秋季降温,但9月份有近30万个航班,Argus预测10月份的业绩将打破7月份创下的纪录。

据CNBC报导,业内高管称,私人航班也在面临越来越多的延误和取消。原因包括新飞机和二手飞机均告短缺;飞机零部件供应延迟;机组人员和飞行员招人难;餐饮陷入混乱以及空中交通问题等诸多方面。

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之际,人们的出行受到健康证、通行证、疫苗护照等越来越多的限制,更不用说还有直接面对感染风险。很多有钱人因此把目光转向私人飞机,飞一趟花上五、六位数也在所不惜。

然而,现在他们意识到,即使是私人飞机也会遇到延误和物流问题。

“这些人花了20万美元,他们想要完美。”私人飞机卡比较网站(Private Jet Card Comparisons)创始人道格‧戈兰(Doug Gollan)说,他们对私人飞机乘客调查发现,超过20%的人在最近几个月遇到服务问题。

系统性短缺

行业高管说,该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飞机短缺。COVID-19(中共病毒引发的疾病)疫情下,通常将私人飞机出租用于包机的那些人在更频繁地使用自己的飞机,使得市场上的包机数量减少。
供应短缺的问题正在影响整个私人航空系统,新飞机买不到,二手飞机的库存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为满足需求,私人飞机制造商庞巴迪(Bombardier)、德事隆(Textron)和通用动力的湾流公司(Gulfstream)纷纷提高了产量。

飞行员也是供不应求。许多人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提前退休或被缩编。在商业航空公司忙于招聘飞行员之际,私人飞机公司和业主也在竞相抢人。

今年(2021年)夏天开始作为上市公司交易的Wheels Up,刚刚推出了一项新的飞行员雇员股权资助计划(Pilot Employee Equity Grant),旨在吸引和留住更多的飞行员。该计划为公司截至8月31日的资历名单上的全职和兼职飞行员提供股权,9月1日之后聘用的新飞行员也享有这一资格。

短缺和延误问题也波及到飞机零部件供应,本来只需一两天就可以搞定的维修现在要延至一周或更长时间,很多飞机因此无法流通。

私人飞机需求暴增也给餐饮供应带来混乱。通常,此类客户在飞行前一两天打电话订购餐饮。但许多新乘客都是在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这给餐饮业者带来挑战。

“假设你有一个客户订了Belvedere伏特加酒,而业主却只买到灰雁酒。”戈兰举例说,“所以客户上了飞机,他很生气,因为他付了这么多钱,‘为什么我没有得到我的Belvedere伏特加?’”

留住现有客户 拒绝新业务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一些公司停止了业务销售以及接受新客户。 Sentient Jet从9月30日午夜起停止销售其喷气式飞机卡,称它要专注于维护现有客户。

NetJets也已经停止其喷气卡销售和轻型客舱飞机,如Citation XLS和Phenom 300的租赁销售。该公司表示,目前的飞行需求是其57年历史中最高的,平均每天有500个航班,而2019年则不到400个。

“大量的航班正在以我们多年来从未见过的方式对航空旅行基础设施施压。”该公司说,暂停销售轻型飞机,以及限制购买飞机卡是为了“使公司能够继续优先考虑最重要的事情——向所有业主提供尽可能好的体验。”

同时,对成本增加和利润率降低的担忧正在给一些私人飞机运营商带来压力。Wheels Up的股价自7月份达到峰值以来,已经下跌了40%以上,部分原因是分析师对利润率的担忧。

Wheels Up表示,它“在目前的环境下,凭借我们自有的、运营的、管理的和第三方合作伙伴的飞机机队,以独特的定位为我们的会员和客户提供服务。”

最大的问题是,如果问题继续增加,在大流行期间首次开始改乘私人飞机的一万多名客户是否会坚持下去。戈兰说,虽然客户可能会抱怨服务问题,但在其调查的300名客户中,没有人说他们计划回到商业航空公司。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