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孫力軍移送司法後傅政華被查 是巧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公安部原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於9月30日剛被公示「雙開」並被移交司法後,10月2日,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通報: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傅政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有意思的是,去年4月19日孫力軍被抓消息公布的第二天,官方就宣布傅政華不再兼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9天後,傅政華又卸任司法部長之職。這兩個時間點難道僅僅是巧合?

資料顯示,自2003年至2018年,傅政華與孫力軍在公安部有將近5年的時間在工作上存在交集,其交集之一就是共同迫害法輪功。

傅政華多年在北京市公安局從事刑偵工作,2010年,在江派高官、原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及孟建柱的提拔下,升任北京市公安局長。2012年重慶原公安局局長王立軍事件後,周永康發動「3·19」政變未遂。有消息指,這與傅政華倒戈投向胡錦濤、習近平陣營有關。

隨後,傅政華被提拔為公安部副部長,曾負責調查周永康案。其北京公安局局長之職在2015年由習近平在福建時的舊部王小洪接任。京畿重地職務被奪,說明曾經背靠江派的傅政華並未獲得習近平的真正信任。

2015年1月,傅政華任中央政法委員會委員、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等職。2016年,升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2018年轉任司法部長,2020年卸任,在全國政協任虛職。

與在公安系統幹了許多年的傅政華不同,孫力軍本科學的是英語,最初在上海市衛生局外事處、上海市政府外事辦任職。因為攀上了孟建柱,所以跟隨他到公安部做了辦公廳副主任。在孟的提攜下,孫力軍2013年升任公安部最為重要的一局局長,2016年躋身部領導。

在官方30日關於其被「雙開」的通告中,提到孫力軍「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這個利益集團控制的要害部門應該指的就是公安部一局,又稱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以下簡稱「國保局」)。

這個國保局負責國內政治安全保衛工作,其工作範圍包括情報收集分析、事件處理,甚至監聽中共副國級以下高官等。搞刑偵出身的傅政華對於孫力軍竊聽中共高官的祕密應多少有所了解,而他又介入多少呢?

除此之外,國保局還下設迫害法輪功的中央「610辦公室」,下轄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公安廳(局)下設的「610」辦公室。作為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的傅政華和國保局頭目的孫力軍,都繼續執行江派的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明慧網資料顯示,傅政華在任「610」辦公室主任兩年半的時間,發起了多個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專項活動,這些迫害專項活動每次都有公安部門的配合,孫力軍在期間扮演了什麼角色不難想像。

另有消息指,傅政華和孫力軍都要為國內律師大量被捕並遭受迫害負責,無疑,兩人都屬於心狠手辣之徒。

此外,與被官方定性為「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的孫力軍相類似,傅政華也不乏政治野心。海外富商郭文貴曾曝料,稱他有當公安部部長或政法委書記的野心,傅曾跟郭說「未來五到十年是我的天下」。然而,讓傅政華失望的是,中共十九大後,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被空降擔任公安部部長,傅政華被轉調到司法部任部長,這更證實了習從內心並不信任傅政華。

無緣這兩個職位的「野心」被破滅的傅政華,是否也會「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沒有人可以保證,其內心滋生怨氣,甚至利用盤踞在公安系統內的親信,暗中攪局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在攪局過程中,是否與孫力軍的「團團伙伙」有勾連,也是個疑問。

如果二者兩次前後腳出事,那麼,二人出事是否有很大的關聯性、必然性,就不是巧合?真實的情況很可能是,孫力軍在落馬後,吐露了不少祕密,咬出了不少人,尤其是公安部內部的,這其中不會不包括傅政華的事情,而且極有可能與「反習」有關。傅政華雖然倒戈有功,但習近平對其並不信任而不得不「忍」了他幾年,最終下令將其拿下。

除此之外,傅政華的罪名應將包括罔顧司法,肆意抓人,而且多次索賄受賄,包括向郭文貴索要5000萬美元。至於孫力軍被批的「生活腐化墮落,長期收受各種賄賂,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估計換成傅政華的名字也同樣適用。

如今,孫力軍的「團團伙伙」成員基本都栽了,曾以為平安著陸的傅政華也折了,那麼,政法系內下一個被劍指的高官會是誰呢?但不管是誰,都是報應使然。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