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孙力军移送司法后傅政华被查 是巧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于9月30日刚被公示“双开”并被移交司法后,10月2日,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通报: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有意思的是,去年4月19日孙力军被抓消息公布的第二天,官方就宣布傅政华不再兼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9天后,傅政华又卸任司法部长之职。这两个时间点难道仅仅是巧合?

资料显示,自2003年至2018年,傅政华与孙力军在公安部有将近5年的时间在工作上存在交集,其交集之一就是共同迫害法轮功。

傅政华多年在北京市公安局从事刑侦工作,2010年,在江派高官、原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及孟建柱的提拔下,升任北京市公安局长。2012年重庆原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事件后,周永康发动“3·19”政变未遂。有消息指,这与傅政华倒戈投向胡锦涛、习近平阵营有关。

随后,傅政华被提拔为公安部副部长,曾负责调查周永康案。其北京公安局局长之职在2015年由习近平在福建时的旧部王小洪接任。京畿重地职务被夺,说明曾经背靠江派的傅政华并未获得习近平的真正信任。

2015年1月,傅政华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等职。2016年,升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2018年转任司法部长,2020年卸任,在全国政协任虚职。

与在公安系统干了许多年的傅政华不同,孙力军本科学的是英语,最初在上海市卫生局外事处、上海市政府外事办任职。因为攀上了孟建柱,所以跟随他到公安部做了办公厅副主任。在孟的提携下,孙力军2013年升任公安部最为重要的一局局长,2016年跻身部领导。

在官方30日关于其被“双开”的通告中,提到孙力军“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这个利益集团控制的要害部门应该指的就是公安部一局,又称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以下简称“国保局”)。

这个国保局负责国内政治安全保卫工作,其工作范围包括情报收集分析、事件处理,甚至监听中共副国级以下高官等。搞刑侦出身的傅政华对于孙力军窃听中共高官的秘密应多少有所了解,而他又介入多少呢?

除此之外,国保局还下设迫害法轮功的中央“610办公室”,下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公安厅(局)下设的“610”办公室。作为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的傅政华和国保局头目的孙力军,都继续执行江派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明慧网资料显示,傅政华在任“610”办公室主任两年半的时间,发起了多个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专项活动,这些迫害专项活动每次都有公安部门的配合,孙力军在期间扮演了什么角色不难想像。

另有消息指,傅政华和孙力军都要为国内律师大量被捕并遭受迫害负责,无疑,两人都属于心狠手辣之徒。

此外,与被官方定性为“政治野心极度膨胀”的孙力军相类似,傅政华也不乏政治野心。海外富商郭文贵曾曝料,称他有当公安部部长或政法委书记的野心,傅曾跟郭说“未来五到十年是我的天下”。然而,让傅政华失望的是,中共十九大后,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被空降担任公安部部长,傅政华被转调到司法部任部长,这更证实了习从内心并不信任傅政华。

无缘这两个职位的“野心”被破灭的傅政华,是否也会“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制造散布政治谣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没有人可以保证,其内心滋生怨气,甚至利用盘踞在公安系统内的亲信,暗中搅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在搅局过程中,是否与孙力军的“团团伙伙”有勾连,也是个疑问。

如果二者两次前后脚出事,那么,二人出事是否有很大的关联性、必然性,就不是巧合?真实的情况很可能是,孙力军在落马后,吐露了不少秘密,咬出了不少人,尤其是公安部内部的,这其中不会不包括傅政华的事情,而且极有可能与“反习”有关。傅政华虽然倒戈有功,但习近平对其并不信任而不得不“忍”了他几年,最终下令将其拿下。

除此之外,傅政华的罪名应将包括罔顾司法,肆意抓人,而且多次索贿受贿,包括向郭文贵索要5000万美元。至于孙力军被批的“生活腐化堕落,长期收受各种贿赂,大搞权色、钱色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估计换成傅政华的名字也同样适用。

如今,孙力军的“团团伙伙”成员基本都栽了,曾以为平安着陆的傅政华也折了,那么,政法系内下一个被剑指的高官会是谁呢?但不管是谁,都是报应使然。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