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美中貿易戰持續 最終選項是脫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就美中貿易關係發表講話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隨即公布了拜登政府「處理美中貿易關係的新方法」(New Approach to the U.S. – China Trade Relationship)。美中貿易戰還會持續,但與前川普政府一樣,拜登政府最後的選項實際也只剩下了與中共脫鉤

美國認定中共不會改變

拜登政府「處理美中貿易關係的新方法」(以下簡稱「新方法」),核心戰略仍然是之前所說的「競爭」,而且「希望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新方法」描述,「拜登總統和他的政府很清楚,北京拒絕進行有意義的改革,以解決美國和許多其它國家的擔憂,即中共以國家為中心的經濟體系扭曲了全球市場」。

拜登上任還不到一年,基本得出了與前川普政府一樣的結論,即促使中共改變的方法已經行不通。

前川普政府2018年發動了美中貿易戰,一直試圖用關稅槓桿迫使中共承認並糾正一系列違法貿易規則的做法,包括政府補貼、強迫轉讓或竊取知識產權、操縱貨幣、市場准入和非關稅壁壘等,並在2020年1月15日迫使中共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然而,中共隱瞞疫情、故意散播病毒後,川普政府徹底認識到中共完全不可信,也無法繼續合作。隨後,川普暗示美中貿易協議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並很快開始與中共政權脫鉤

拜登政府的「新方法」也表示,「我們的目標不是加劇與中國(中共)的貿易緊張局勢,也不是在前任政府有缺陷的戰略上加倍努力」。

美國兩屆政府都認識到,中共不可能改變,即使繼續使用以往貿易戰的關稅手段,也無法真正令中共改變。

2020年,前川普政府開始與中共脫鉤, 5月底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後,川普政府很快展開了與中共的全面對抗,雙方外交系統陷入「無線電靜默」狀態。

拜登政府上任後,大致放棄了脫鉤,也不公開承認全面對抗,而是提出了「競爭」的概念,同樣沒有指望中共做出改變。

美國有什麼「新方法」?

「新方法」首先表示,總統任職的頭幾個月裡,「通過投資於國內復興和振興我們在國外的聯盟和夥伴關係,將美國定位為增強我們的優勢」,包括「美國救援計劃、政府對供應鏈彈性的關注以及我們對技術領先地位的投資」。

這屬於提升自我競爭力或避免風險的方法,應該不算直接針對美中貿易關係的新做法。「新方法」隨後描述了如何「重新調整對華貿易政策的初步步驟」。

第一,「將與中國(中共)討論其在第一階段協議下的表現。中國(中共)做出的承諾確實有利於某些美國產業,包括我們必須加強的農業」。

這裡所指的,重點應該是中共曾承諾增加購買美國產品和農產品2,000億美元。

第二,如果中共能夠執行第一階段協議的上述承諾,美國「將重啟我們有針對性的關稅排除程序」,以減輕美國的購買成本。

以上這兩條,相當於美國將繼續努力確保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這恐怕將是下一步美中貿易交鋒的一大看點。

第三,美國「仍然對第一階段協議中沒有解決問題保持嚴重關切」,特別是中共「以國家為中心的扭曲競爭的非市場政策和做法」,美國「將使用擁有的所有工具並根據需要開發新工具來捍衛美國的經濟利益」。

這第三點算比較模糊,明知中共不會改變,目前又沒有看到真正有效的約束工具,美國若停止繼續使用關稅手段,或放棄部分關稅,中共連第一階段協議都不會兌現。以上三點,拜登政府恐怕難以取得比前川普政府更大的進展。

關稅之外,拜登政府或許可以針對中共實施更多、更嚴厲的制裁措施,但若不想加劇「貿易緊張局勢」,使用的程度可能會受到控制。無論激烈與否,美中貿易戰將會持續。

「新方法」的最後核心還是脫鉤

「新方法」的第四個步驟描述為,「最後,我們知道我們不能獨自完成。我們將繼續與在確保競爭條件公平方面有著共同強烈興趣的盟友和合作夥伴進行協商和協調,共同制定21世紀貿易和技術道路的規則,並為我們的工人和企業加強全球市場」。

這第四條才是「新方法」的核心,而且美國「不能獨自完成」,需要與盟友共同合作。「新方法」最後還稱,與盟友的合作「已經取得成果,G7、美國-歐盟峰會、四國集團、經合組織和 TTC 的努力證明了這一點」,「我們將加快這一進程,並期待繼續與志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夥伴就中國(中共)的非市場做法對他們的影響進行對話,共同尋找解決方案」。

美國目前與盟友的合作,最大特點就是排除了中共,無論印太地區的經濟合作,還是美歐、全球經濟合作規劃中,中共都沒法參與。拜登政府沒有公開承認與中共的對抗、冷戰,也沒有公開提出脫鉤,實際卻在聯合盟友共同與中共脫鉤。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一直在做著同樣的事情,態度也更加明確,並成功聯合盟友排除了華為參與5G項目;隨後對華為的制裁,令孟晚舟的引渡、起訴變得無足輕重。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10月4日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 (CSIS)的演講更加詳盡。她稱美中雙邊關係「複雜且競爭激烈」,並認為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獲得了巨大利益,但中共的「計劃不包括有意義的改革」。美國與中共的接觸策略,和立足於世貿組織的爭端解決,都未能使中共做出改變。

戴琪表示,她打算與中共代表討論第一階段協議的執行。可以預見,在後續的貿易戰中,美國政府若不希望激化與中共的貿易緊張局勢,幾乎沒有辦法迫使中共兌現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拜登政府若準備運用所有工具並探索新工具,與中共的貿易關係就沒法不緊張。拜登上任至今,中共一直採取了高調對抗、挑釁的姿態,不斷要求美國取消前川普政府針對中國產品提高的關稅。

戴琪最後表示,「至關重要的是,我們將與我們的盟友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密切合作,以建立真正公平的國際貿易,從而實現良性競爭」。

美國政府明確暗示,將建立一個沒有中共參與的國際貿易體系,這也意味著,所有參與的國家都將在不同程度上與中共脫鉤,否則就無法保證「良性競爭」。

美國新政府正在繪製一張與中共「激烈競爭」又不衝突的藍圖,但拜登團隊應該很快會發現,中共不會甘願被排除在外,也不會接受「公平競爭」。美國政府不想衝突,中共卻偏要擺開衝突的架勢,最終拜登政府恐怕不得不思考,如何能令中共害怕衝突、不敢衝突 ,才可能築起競爭的「護欄」。2020年,前川普政府為何能令中共高層感到害怕,或許值得借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