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摩爾:中共結盟塔利班對抗西方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賀修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7日訊】「他們正在建立一個新的(邪惡)軸心,對抗西方的民主秩序。」摩爾談到阿富汗「人權災難」和中共、塔利班及巴基斯坦的結盟。

隨著阿富汗危機的加劇,共產中國的宣傳機器已經開足馬力詆毀美國。摩爾:「塔利班很清楚,他們將不會孤立無援。」

在阿富汗,幾十年來在婦女權利和宗教自由方面所取得的進步,現在將被摧毀,約翰尼‧摩爾牧師說。他是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的前專員,受到中國(中共)政權的制裁。他也是基督教領袖大會(the Congress of Christian Leaders)的主席。

摩爾:「他們隨時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他們被標記為迫害的對象。」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楊傑凱:約翰尼‧摩爾牧師(Reverend Johnnie Moore),很高興你能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摩爾:很高興來這裡。

阿富汗危機 中共欲利用破壞美國

楊傑凱:摩爾牧師,你是最近被中國共產黨制裁的美國人之一,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想和你討論這個話題,但其實這不是你的重要專業領域。你的專業領域是中東地區宗教自由的現狀,沒想到現在變成了熱門話題。我想我們就從這個話題開始。目前阿富汗的情況如何?

摩爾: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這都是一場災難,一場人權災難。幾十年來,世界一直積極努力,力圖提升阿富汗婦女和女孩的權利、以及阿富汗宗教少數派的權利。這一切很有可能付之東流。

有一種論調是,這是一個與過去不一樣的新塔利班。但這不是一個新塔利班,還是一模一樣的老塔利班。這是一場國家安全危機、一場災難。

在9‧11事件20周年之際,世界上的每個極端分子,都會把阿富汗被塔利班統治,看作是一場極端主義的政變。

世界上任何一個人,(如果)生活的國家有極端分子存在,(那麼)這個國家現在就會變得越來越危險。這是一場地緣政治的災難。

中國共產黨非常急切地想利用這場危機來破壞美國。就在占領阿富汗的幾週前,塔利班領導人來到北京,這是一件非常引人注目的事情。現在的塔利班與伊朗有聯繫,這是20年前他們掌權時沒有的。

這直接導致了一場人道主義危機、一場災難、以及我們在阿富汗看到的一切(悲慘)畫面,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但我對阿富汗的形勢非常悲觀。

楊傑凱:你從當地聽到了什麼?因為目前你實際上正在與該地區的宗教少數派有聯繫。

摩爾:是的,我的意思是,人們很恐懼,而且他們應該感到恐懼。就在幾週前,美國總統還在說,塔利班完全沒有機會占領喀布爾。

白宮現在看起來想改變修辭,編造一種不同的說法,但事實是,如果他們曾認為,(塔利班占領喀布爾)這種事情有任何可能發生,很多人都會離開喀布爾的。但這些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聽到一個皈依基督教的原什葉派哈扎拉族的群體這樣說。

中共結盟塔利班削弱西方 重新定義民主

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年度報告中,我在「關於中國」那一章的末尾添加了一個評論。在評論中我指出的一點是,我對世界上所有這些國家發出了警告,這些國家正在接受共產黨附在「一帶一路」倡議上的人道主義宣傳,說「我們(中共)只是想幫助你們」。

但一次又一次,世界上每一個選擇參與這個遊戲的國家都發現自己後悔了,這就是為什麼世界各地都有未完工的(「一帶一路」項目的)橋梁和道路。

以今年早些時候加沙和以色列之間的衝突為例,共產黨企圖通過他們在中東和世界各地的宣傳機器和出版物,企圖利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衝突分歧。

中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和(中共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館都發表文章,在這些文章和社論中,他們支持巴勒斯坦(反對以色列的)運動,這當然是為了掩蓋他們在自己國家對穆斯林少數民族所做的事情。

但最後,如果他們兌現承諾,我還不太確定他們是否兌現了,中共後來給了100萬美元支持巴勒斯坦運動。他們的手法是,通過拉攏其領導人來掠奪這些弱勢國家,以推進他們的議程。

世界上正在慢慢認識到,塔利班、巴基斯坦以及選擇與中共合作的其它國家將會認識到,中國人民早就認識到、但不允許說出的是:共產黨最邪惡之處的第一個受害者是它自己的人民、中國人民。

愛中國 卻突然有一天被中共制裁了

楊傑凱:我還注意到,坦率地說,許多媒體都有這種非常好的報導,像一股新鮮空氣。老實說,這相當令人驚訝。有很多媒體,我已經很久沒有期待了。所以這很奇妙。

我現在真正想談的是,實際上你被中國(中共)政權制裁了,那是怎麼回事?這是在你已經離開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之後,你當時已經是一個普通公民。你認為他們為什麼選擇制裁你呢?

摩爾: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制裁。從某種程度上說,我很傷心自己被制裁了。我愛中國,不像一些共產黨喜歡找茬的那種人。比方說,這個人從來沒有去過中國,他們不了解中國,他們相信宣傳。我到過中國,去了好幾次。

很多很多年前,我甚至曾經在北京的一家維吾爾族餐廳吃過飯。(北京)離新疆很遠,但我和一個(維吾爾族)家庭坐在一起,了解他們的文化、他們的故事和他們的歷史。我愛那個國家。老實說,我很難過,我不能再去那裡旅行。

但我要告訴你,當我有一天早上醒來時,我非常驚訝,作為美國的一個普通公民,我發現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提到了我的名字,以報復(美國)對一名中國(中共)官員的制裁。

中共迫害法輪功 難以想像的恐怖

楊傑凱:是的,余輝,這是一名(中共)610辦公室的官員。

摩爾:他是一個讓法輪功群體飽受不可思議恐怖的(中共)官員,難以想像的恐怖,全力迫害法輪功群體,如果他有能力的話,還會做得更絕。

坦率地說,美國政府早就應該制裁這個人了。美國政府不應該被其跨越多屆政府的外交政策利益、經濟利益,以及來自華爾街和其它地方的施壓所左右,放任這個人及整個共產黨內像他們這樣的人,讓人們遭受到這種恐怖。

但我要告訴你,(得知受到中共制裁的)那天早上我醒來時說過的話,我對此(中共制裁我)感到驚訝。我說:「共產黨一定比我想像的要虛弱得多,如果(中共認為)我對他們是個威脅的話。」想想我是誰,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是美國5000萬名宗教自由倡導者之一。

宗教自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都關心宗教自由。但實際上,如果你看看(中共)每日的新聞發布會,你看(他們的)講話稿,我就是這樣做的,在北京這些精心編排的新聞發布會上,沒有一天(中共)政府不是在(宗教自由)這些問題上栽贓陷害,以解決這個「問題」。

共產黨很虛弱 非常害怕

這些都是(中共)虛弱的信號,不是有力量的表現,這些都是虛弱的跡象。他們(中共)非常害怕,共產黨的黨員不到一億人,可能比這個數量要少得多。

當最終要攤牌的時候,當你把藏族人、維吾爾族人、法輪功學員和認為共產黨腐敗的人、以及所有這些人集結在一起的時候,反對共產黨的中國人要(比共產黨員)多出好幾個數量級。

每一天都是如此,無論他們表現出多麼強大,每一天都是如此,他們都會因為一個火花而嚇醒,這個火花會點燃每個熱愛自由的人內心的火焰,這些人最終會說他們已經受夠了。

你可以看到,中國各地的年輕人因為沒有希望而選擇「躺平」。你可以看到,在一些(受中共迫害的)群體中,(某人的)親屬突然間消失了,只一天,就這樣人間「蒸發」掉了。

這個人的器官被強行活摘,以便為前往中國進行移植手術的遊客提供器官,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他們所需要的器官就能神祕地出現,這些器官往往來自少數民族群體,包括法輪功群體。這些都是每天都在發生的可怕現實。

如果他們(中共)不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很虛弱,他們就不會企圖去攻擊如我這般的普通人。我希望全世界無數人都能認識到,所有他們珍視的一切,在我們今天生活的世界,都岌岌可危。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