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摩尔:中共结盟塔利班对抗西方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贺修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7日讯】“他们正在建立一个新的(邪恶)轴心,对抗西方的民主秩序。”摩尔谈到阿富汗“人权灾难”和中共、塔利班及巴基斯坦的结盟。

随着阿富汗危机的加剧,共产中国的宣传机器已经开足马力诋毁美国。摩尔:“塔利班很清楚,他们将不会孤立无援。”

在阿富汗,几十年来在妇女权利和宗教自由方面所取得的进步,现在将被摧毁,约翰尼‧摩尔牧师说。他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的前专员,受到中国(中共)政权的制裁。他也是基督教领袖大会(the Congress of Christian Leaders)的主席。

摩尔:“他们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们被标记为迫害的对象。”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杨杰凯:约翰尼‧摩尔牧师(Reverend Johnnie Moore),很高兴你能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摩尔:很高兴来这里。

阿富汗危机 中共欲利用破坏美国

杨杰凯:摩尔牧师,你是最近被中国共产党制裁的美国人之一,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但其实这不是你的重要专业领域。你的专业领域是中东地区宗教自由的现状,没想到现在变成了热门话题。我想我们就从这个话题开始。目前阿富汗的情况如何?

摩尔: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都是一场灾难,一场人权灾难。几十年来,世界一直积极努力,力图提升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权利、以及阿富汗宗教少数派的权利。这一切很有可能付之东流。

有一种论调是,这是一个与过去不一样的新塔利班。但这不是一个新塔利班,还是一模一样的老塔利班。这是一场国家安全危机、一场灾难。

在9‧11事件20周年之际,世界上的每个极端分子,都会把阿富汗被塔利班统治,看作是一场极端主义的政变。

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如果)生活的国家有极端分子存在,(那么)这个国家现在就会变得越来越危险。这是一场地缘政治的灾难。

中国共产党非常急切地想利用这场危机来破坏美国。就在占领阿富汗的几周前,塔利班领导人来到北京,这是一件非常引人注目的事情。现在的塔利班与伊朗有联系,这是20年前他们掌权时没有的。

这直接导致了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一场灾难、以及我们在阿富汗看到的一切(悲惨)画面,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我对阿富汗的形势非常悲观。

杨杰凯:你从当地听到了什么?因为目前你实际上正在与该地区的宗教少数派有联系。

摩尔:是的,我的意思是,人们很恐惧,而且他们应该感到恐惧。就在几周前,美国总统还在说,塔利班完全没有机会占领喀布尔。

白宫现在看起来想改变修辞,编造一种不同的说法,但事实是,如果他们曾认为,(塔利班占领喀布尔)这种事情有任何可能发生,很多人都会离开喀布尔的。但这些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听到一个皈依基督教的原什叶派哈扎拉族的群体这样说。

中共结盟塔利班削弱西方 重新定义民主

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我在“关于中国”那一章的末尾添加了一个评论。在评论中我指出的一点是,我对世界上所有这些国家发出了警告,这些国家正在接受共产党附在“一带一路”倡议上的人道主义宣传,说“我们(中共)只是想帮助你们”。

但一次又一次,世界上每一个选择参与这个游戏的国家都发现自己后悔了,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地都有未完工的(“一带一路”项目的)桥梁和道路。

以今年早些时候加沙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为例,共产党企图通过他们在中东和世界各地的宣传机器和出版物,企图利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冲突分歧。

中国(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和(中共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都发表文章,在这些文章和社论中,他们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以色列的)运动,这当然是为了掩盖他们在自己国家对穆斯林少数民族所做的事情。

但最后,如果他们兑现承诺,我还不太确定他们是否兑现了,中共后来给了100万美元支持巴勒斯坦运动。他们的手法是,通过拉拢其领导人来掠夺这些弱势国家,以推进他们的议程。

世界上正在慢慢认识到,塔利班、巴基斯坦以及选择与中共合作的其它国家将会认识到,中国人民早就认识到、但不允许说出的是:共产党最邪恶之处的第一个受害者是它自己的人民、中国人民。

爱中国 却突然有一天被中共制裁了

杨杰凯:我还注意到,坦率地说,许多媒体都有这种非常好的报导,像一股新鲜空气。老实说,这相当令人惊讶。有很多媒体,我已经很久没有期待了。所以这很奇妙。

我现在真正想谈的是,实际上你被中国(中共)政权制裁了,那是怎么回事?这是在你已经离开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之后,你当时已经是一个普通公民。你认为他们为什么选择制裁你呢?

摩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制裁。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很伤心自己被制裁了。我爱中国,不像一些共产党喜欢找茬的那种人。比方说,这个人从来没有去过中国,他们不了解中国,他们相信宣传。我到过中国,去了好几次。

很多很多年前,我甚至曾经在北京的一家维吾尔族餐厅吃过饭。(北京)离新疆很远,但我和一个(维吾尔族)家庭坐在一起,了解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历史。我爱那个国家。老实说,我很难过,我不能再去那里旅行。

但我要告诉你,当我有一天早上醒来时,我非常惊讶,作为美国的一个普通公民,我发现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提到了我的名字,以报复(美国)对一名中国(中共)官员的制裁。

中共迫害法轮功 难以想像的恐怖

杨杰凯:是的,余辉,这是一名(中共)610办公室的官员。

摩尔:他是一个让法轮功群体饱受不可思议恐怖的(中共)官员,难以想像的恐怖,全力迫害法轮功群体,如果他有能力的话,还会做得更绝。

坦率地说,美国政府早就应该制裁这个人了。美国政府不应该被其跨越多届政府的外交政策利益、经济利益,以及来自华尔街和其它地方的施压所左右,放任这个人及整个共产党内像他们这样的人,让人们遭受到这种恐怖。

但我要告诉你,(得知受到中共制裁的)那天早上我醒来时说过的话,我对此(中共制裁我)感到惊讶。我说:“共产党一定比我想像的要虚弱得多,如果(中共认为)我对他们是个威胁的话。”想想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是美国5000万名宗教自由倡导者之一。

宗教自由是我们的核心价值,我们都关心宗教自由。但实际上,如果你看看(中共)每日的新闻发布会,你看(他们的)讲话稿,我就是这样做的,在北京这些精心编排的新闻发布会上,没有一天(中共)政府不是在(宗教自由)这些问题上栽赃陷害,以解决这个“问题”。

共产党很虚弱 非常害怕

这些都是(中共)虚弱的信号,不是有力量的表现,这些都是虚弱的迹象。他们(中共)非常害怕,共产党的党员不到一亿人,可能比这个数量要少得多。

当最终要摊牌的时候,当你把藏族人、维吾尔族人、法轮功学员和认为共产党腐败的人、以及所有这些人集结在一起的时候,反对共产党的中国人要(比共产党员)多出好几个数量级。

每一天都是如此,无论他们表现出多么强大,每一天都是如此,他们都会因为一个火花而吓醒,这个火花会点燃每个热爱自由的人内心的火焰,这些人最终会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你可以看到,中国各地的年轻人因为没有希望而选择“躺平”。你可以看到,在一些(受中共迫害的)群体中,(某人的)亲属突然间消失了,只一天,就这样人间“蒸发”掉了。

这个人的器官被强行活摘,以便为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的游客提供器官,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们所需要的器官就能神秘地出现,这些器官往往来自少数民族群体,包括法轮功群体。这些都是每天都在发生的可怕现实。

如果他们(中共)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很虚弱,他们就不会企图去攻击如我这般的普通人。我希望全世界无数人都能认识到,所有他们珍视的一切,在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都岌岌可危。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