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眾如何被列入信訪黑名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9日訊】近日,大紀元獲得大量內部文件,洩露中共通過監控手機、微信、微博等獲得上訪民眾的生活動態。文件顯示中共特別做了工作檯帳,把民眾上訪的言論視為「揚言極端行為」,把這些訪民列入中共的「維穩」黑名單

獨家:民眾上訪言論被中共歸為「揚言極端行為

大紀元獲得大量河南省多地「信訪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下稱 信訪聯席辦)交辦揚言極端行為人員工作台帳」。文件收集了商丘城縣、睢縣、夏邑縣、永城市、梁園區等地上訪群體的信息。同時文件洩露了民眾一旦聲稱要上訪,其言論被中共歸為「揚言極端行為」,本人也上了中共的維穩黑名單

如7月23日的工作台帳:因爛尾樓問題上訪,商丘市鴻鑫世紀城業主孟X喜等「揚言赴京信訪」。為此,睢縣匡城鄉成立「穩控專班」監控孟X喜,在「化解情況」一欄中稱其「目前情緒穩定」。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10月6日多次撥打孟X喜的包案領導睢縣政協副主席王猛的電話,但電話一直無法接通。隨後記者撥打了鴻鑫世紀城業主石X嶺的包案領導、睢縣政法委書記趙明的電話,詢問這些業主的上訪情況。

趙明說,「鴻鑫世紀城是一個爛尾樓盤,我們正在解決,現在還在做他(石X嶺)的思想工作,他正在『穩定狀態』,鴻鑫世紀城這個事情比較複雜,我們對這個事情『比較重視』。」

不過,內部文件曾這樣描述石X嶺,稱「鄉穩控組和鄉派出所分別與其聯繫,信訪人情緒『比較激動』,穩控組將繼續做其思想工作」。

對此,趙明開始吱吱唔唔,左右而言他,接著他辯稱,現在這個包案的領導不是他。但在記者的追問下,他又稱,所有的信訪項目都應該他負責,但某一個具體人員的情況,他掌握不清楚。

此外,7月27日的工作台帳稱:因房產物業問題,河南商丘時代新城業主王X峰、王X政等「揚言赴京維權」,並稱他們「目前穩定」。

4月15日睢陽區的工作台帳:商丘市銀河丹堤業主因開發商未能如期交房,4 月10日在微信群「銀河業主」中組織「近期串聯第三次進京上訪,稱如不解決好將選出代表常駐北京,輪流上訪,群內多人響應,目前正在集資。」文件稱,當局正掌控姬X敏等業主動態,「目前穩定」。

4月13日的工作台帳:商丘市平原街道辦事處居民秦豔麗因問題樓盤,文件指其「揚言極端行為,赴京上訪」,需定期掌握其動向,並稱其「目前情況穩定」。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商丘示範區的工作台帳:因產權問題,受商丘網民「煽動」商丘市銀基花園商鋪業主劉X偉「揚言將於3月31日進京維權」。文件稱,與藍堡灣小區物業管家每天監控劉X偉生活出行情況,並稱其「情況較為穩定」。

商丘市梁園區的工作台帳:華聯國貿商戶戴X峰等因對租金不能按期返還及房產證辦理等問題不滿,「揚言擬於7月1日赴京國家信訪局集體維權」。文件稱戴X峰「思想情緒穩定」。

獨家:文件泄中共地方政府控制信訪人的橫向聯動

大紀元獲得河南省信訪聯席辦2021年3月3日的《關於協助做好西藏「白金錢包」投資受損人員教育穩控工作的函》。內部文件泄露了中共地方政府控制信訪人的橫向聯動。

河南省信訪聯席辦向鄭州、洛陽、平頂山壁等市信訪聯席辦發函稱,西藏信訪聯席辦致函給河南省,指近期西藏「白金錢包」投資受損人員「活動頻繁、情緒激動,存在較大進京上訪隱患」。

文件泄露,西藏「白金錢包」投資受害人,涉及河南省的有15人,其中鄭州5人、洛陽 2人、平頂山1 人、鶴壁1人、焦作1人、南陽1人、商丘1人、信陽1人、周口2人。

為此,西藏當局要求河南當局做好以上受害人的「穩控工作」。文件稱,「在中共兩會期間不給北京添亂」。

文件透露,河南省信訪聯席辦要求以上受害人的管轄地,做到「領導包案,第一時間掌握信訪人動向信息,將其穩控在當地,防止出現聚集赴京上訪,並及時向西藏反饋情況」。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陸媒報導,黃金錢包旗下白金錢包運營方為西藏微眾金融服務有限公司。2020年9月16日,黃金錢包高管和相關工作人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被北京警方批捕,導致白金錢包業務無法正常運營,出借人無法收到回款。

據「金融服務平台」數據顯示,白金錢包出借人數爲13993人,未回款金額爲12.28億元,借款人數達30萬人。

獨家:赴京上訪後 信訪人被當地穩控

大紀元獲得河南省信訪聯席辦部分內部文件,洩露了當地訪民進京上訪後,訪民管轄地被上面要求「穩控」這些訪民。

商丘市柘城縣信訪聯席辦2021年3月4日給商丘信訪聯席辦的《關於馬X松等人赴國家信訪局反映信訪事項的情況匯報》,文件洩露在中共兩會期間,3月2日,該縣因馬松松等5人赴京上訪,被上級要求整改。

據悉,馬X松等5人因在柘城縣購買的商鋪、商品房,至今未交房,要求儘快交房或者退錢。同時有十幾戶商鋪開發商存在一房多賣問題,一百多戶業主購買的商品房成為爛尾樓。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為此,柘城縣當局進行「全縣大排查,對重點訪民、群體逐案逐人建立台帳,「強化穩控措施,禁止越級、重複上訪」。

馬X松10月6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總共九棟樓(爛尾),九棟樓連下面的商鋪,當時涉及一百多家,其中有12戶涉及合同詐騙,涉及金額一千多萬(人民幣,下同)。」

馬X松2016年花了上百萬元買了一間商鋪及兩套商品住房,錢都是從親戚朋友那借來的。「幾輩人的心血全部在裡面,買了準備租出去賺點錢,還給他們。但到現在什麼都沒拿到,爛尾了。」他說。

馬X松無奈地說,老百姓很不容易,為了這個房子好多人都離婚了,有的為了小孩上學,有的等著房子結婚。現在天天跑這個事情,說句難聽話,他家都不敢回去。

這幾年來,這些業主從縣城、市、省,到北京,一級一級地上訪,北京就去了四次。馬X松表示,各級部門口頭說處理,但互相推諉,就是一直拖著。同時,還警告、恐嚇你,不許你上訪,再去就要抓你等等。

關於爛尾的房屋,馬X松表示,現在政府逼老百姓拿錢,就是每戶再拿出大概3萬塊左右,把房子蓋起來。但有一些業主是全款買的房,要再拿出3萬,等於說政府逼著你拿的。現在業主要求交房、退錢,也不可能。

「開發商是抓起來了,聽說在裡面跟在外面一樣,他們吃的是飯店送過去的飯。我們縣城比較亂,開發這個(項目)時,縣裡面好多領導持股,反正就是比較黑暗。」馬X松表示。

此外,河南省信訪聯席辦6月17日給鄭州、洛陽、平頂山、南陽、商丘和周口市信訪聯席辦下發《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轉交我省21起突出信訪問題的函》。

文件透露,中紀委國家監委轉交河南省21起29人次涉及「樓房爛尾」類的信訪問題,其中鄭州6起,南陽、周口各4起,安陽、商丘各2起,洛陽、平頂山、許昌各1起,要求「防引發群體性事件,立即摸清情況」。

在睢陽區信訪聯席辦給市信訪聯席辦匯報的《中央交辦重點人員和重點群體、非訪重點人員穩控情況》中,文件泄露了睢陽區被穩控的重點人員包括金紅霞、賈桂英、閆海永、谷心立、張瑞忠、湯愛林等人。

如睢陽區馮橋鎮孫路口村村民賈桂英,因要求還回自家耕地上訪。文件泄露當地政府對她的「穩控情況」:區級包案領導:宋東謨(副區長);第一責任人:高新建(馮橋鎮黨委書記)具體責任人:潘彥芳(鎮黨委副書記)。

對賈桂英的「穩控措施」是:「一、每天輪流掌控動向,日夜堅守,確保信訪人員不失控。二、做好教育轉化工作。」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對信訪人的所謂「維穩」,其實是害怕自己的政權穩定遭到衝擊。如果不對信訪人控制,中共害怕的是民眾群起效尤。從這些文件中也可以看出,中共內部現在採用了一種所謂的「包案領導」的做法,即每個信訪人都由一個或幾個中共官員來控制。但是民怨遍地的時候,這種做法是否還會有效,是值得懷疑的。未來也許很快就會驗證這點。

西藏交办鹤焦洛南平商信郑周
关于马松松等人赴国家信访局信访事项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转交我省21起突出信访问题的函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