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众如何被列入信访黑名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9日讯】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内部文件,泄露中共通过监控手机、微信、微博等获得上访民众的生活动态。文件显示中共特别做了工作台帐,把民众上访的言论视为“扬言极端行为”,把这些访民列入中共的“维稳”黑名单

独家:民众上访言论被中共归为“扬言极端行为

大纪元获得大量河南省多地“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下称 信访联席办)交办扬言极端行为人员工作台账”。文件收集了商丘城县、睢县、夏邑县、永城市、梁园区等地上访群体的信息。同时文件泄露了民众一旦声称要上访,其言论被中共归为“扬言极端行为”,本人也上了中共的维稳黑名单

如7月23日的工作台账:因烂尾楼问题上访,商丘市鸿鑫世纪城业主孟X喜等“扬言赴京信访”。为此,睢县匡城乡成立“稳控专班”监控孟X喜,在“化解情况”一栏中称其“目前情绪稳定”。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10月6日多次拨打孟X喜的包案领导睢县政协副主席王猛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随后记者拨打了鸿鑫世纪城业主石X岭的包案领导、睢县政法委书记赵明的电话,询问这些业主的上访情况。

赵明说,“鸿鑫世纪城是一个烂尾楼盘,我们正在解决,现在还在做他(石X岭)的思想工作,他正在‘稳定状态’,鸿鑫世纪城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我们对这个事情‘比较重视’。”

不过,内部文件曾这样描述石X岭,称“乡稳控组和乡派出所分别与其联系,信访人情绪‘比较激动’,稳控组将继续做其思想工作”。

对此,赵明开始吱吱唔唔,左右而言他,接着他辩称,现在这个包案的领导不是他。但在记者的追问下,他又称,所有的信访项目都应该他负责,但某一个具体人员的情况,他掌握不清楚。

此外,7月27日的工作台账称:因房产物业问题,河南商丘时代新城业主王X峰、王X政等“扬言赴京维权”,并称他们“目前稳定”。

4月15日睢阳区的工作台账:商丘市银河丹堤业主因开发商未能如期交房,4 月10日在微信群“银河业主”中组织“近期串联第三次进京上访,称如不解决好将选出代表常驻北京,轮流上访,群内多人响应,目前正在集资。”文件称,当局正掌控姬X敏等业主动态,“目前稳定”。

4月13日的工作台账:商丘市平原街道办事处居民秦艳丽因问题楼盘,文件指其“扬言极端行为,赴京上访”,需定期掌握其动向,并称其“目前情况稳定”。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商丘示范区的工作台账:因产权问题,受商丘网民“煽动”商丘市银基花园商铺业主刘X伟“扬言将于3月31日进京维权”。文件称,与蓝堡湾小区物业管家每天监控刘X伟生活出行情况,并称其“情况较为稳定”。

商丘市梁园区的工作台账:华联国贸商户戴X峰等因对租金不能按期返还及房产证办理等问题不满,“扬言拟于7月1日赴京国家信访局集体维权”。文件称戴X峰“思想情绪稳定”。

独家:文件泄中共地方政府控制信访人的横向联动

大纪元获得河南省信访联席办2021年3月3日的《关于协助做好西藏“白金钱包”投资受损人员教育稳控工作的函》。内部文件泄露了中共地方政府控制信访人的横向联动。

河南省信访联席办向郑州、洛阳、平顶山壁等市信访联席办发函称,西藏信访联席办致函给河南省,指近期西藏“白金钱包”投资受损人员“活动频繁、情绪激动,存在较大进京上访隐患”。

文件泄露,西藏“白金钱包”投资受害人,涉及河南省的有15人,其中郑州5人、洛阳 2人、平顶山1 人、鹤壁1人、焦作1人、南阳1人、商丘1人、信阳1人、周口2人。

为此,西藏当局要求河南当局做好以上受害人的“稳控工作”。文件称,“在中共两会期间不给北京添乱”。

文件透露,河南省信访联席办要求以上受害人的管辖地,做到“领导包案,第一时间掌握信访人动向信息,将其稳控在当地,防止出现聚集赴京上访,并及时向西藏反馈情况”。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陆媒报导,黄金钱包旗下白金钱包运营方为西藏微众金融服务有限公司。2020年9月16日,黄金钱包高管和相关工作人员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北京警方批捕,导致白金钱包业务无法正常运营,出借人无法收到回款。

据“金融服务平台”数据显示,白金钱包出借人数为13993人,未回款金额为12.28亿元,借款人数达30万人。

独家:赴京上访后 信访人被当地稳控

大纪元获得河南省信访联席办部分内部文件,泄露了当地访民进京上访后,访民管辖地被上面要求“稳控”这些访民。

商丘市柘城县信访联席办2021年3月4日给商丘信访联席办的《关于马X松等人赴国家信访局反映信访事项的情况汇报》,文件泄露在中共两会期间,3月2日,该县因马松松等5人赴京上访,被上级要求整改。

据悉,马X松等5人因在柘城县购买的商铺、商品房,至今未交房,要求尽快交房或者退钱。同时有十几户商铺开发商存在一房多卖问题,一百多户业主购买的商品房成为烂尾楼。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为此,柘城县当局进行“全县大排查,对重点访民、群体逐案逐人建立台账,“强化稳控措施,禁止越级、重复上访”。

马X松10月6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总共九栋楼(烂尾),九栋楼连下面的商铺,当时涉及一百多家,其中有12户涉及合同诈骗,涉及金额一千多万(人民币,下同)。”

马X松2016年花了上百万元买了一间商铺及两套商品住房,钱都是从亲戚朋友那借来的。“几辈人的心血全部在里面,买了准备租出去赚点钱,还给他们。但到现在什么都没拿到,烂尾了。”他说。

马X松无奈地说,老百姓很不容易,为了这个房子好多人都离婚了,有的为了小孩上学,有的等着房子结婚。现在天天跑这个事情,说句难听话,他家都不敢回去。

这几年来,这些业主从县城、市、省,到北京,一级一级地上访,北京就去了四次。马X松表示,各级部门口头说处理,但互相推诿,就是一直拖着。同时,还警告、恐吓你,不许你上访,再去就要抓你等等。

关于烂尾的房屋,马X松表示,现在政府逼老百姓拿钱,就是每户再拿出大概3万块左右,把房子盖起来。但有一些业主是全款买的房,要再拿出3万,等于说政府逼着你拿的。现在业主要求交房、退钱,也不可能。

“开发商是抓起来了,听说在里面跟在外面一样,他们吃的是饭店送过去的饭。我们县城比较乱,开发这个(项目)时,县里面好多领导持股,反正就是比较黑暗。”马X松表示。

此外,河南省信访联席办6月17日给郑州、洛阳、平顶山、南阳、商丘和周口市信访联席办下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转交我省21起突出信访问题的函》。

文件透露,中纪委国家监委转交河南省21起29人次涉及“楼房烂尾”类的信访问题,其中郑州6起,南阳、周口各4起,安阳、商丘各2起,洛阳、平顶山、许昌各1起,要求“防引发群体性事件,立即摸清情况”。

在睢阳区信访联席办给市信访联席办汇报的《中央交办重点人员和重点群体、非访重点人员稳控情况》中,文件泄露了睢阳区被稳控的重点人员包括金红霞、贾桂英、闫海永、谷心立、张瑞忠、汤爱林等人。

如睢阳区冯桥镇孙路口村村民贾桂英,因要求还回自家耕地上访。文件泄露当地政府对她的“稳控情况”:区级包案领导:宋东谟(副区长);第一责任人:高新建(冯桥镇党委书记)具体责任人:潘彦芳(镇党委副书记)。

对贾桂英的“稳控措施”是:“一、每天轮流掌控动向,日夜坚守,确保信访人员不失控。二、做好教育转化工作。”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对信访人的所谓“维稳”,其实是害怕自己的政权稳定遭到冲击。如果不对信访人控制,中共害怕的是民众群起效尤。从这些文件中也可以看出,中共内部现在采用了一种所谓的“包案领导”的做法,即每个信访人都由一个或几个中共官员来控制。但是民怨遍地的时候,这种做法是否还会有效,是值得怀疑的。未来也许很快就会验证这点。

西藏交办鹤焦洛南平商信郑周
关于马松松等人赴国家信访局信访事项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转交我省21起突出信访问题的函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