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翁守信義 收丐為婿 不以為辱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1日訊】清朝時期,有一位張姓關吏負責管理關稅。有一年他奉命押解銀兩到京城,途中遭竊,差事沒完成,他想一死了之。一個開銀號的商人慷慨相助,幫助他解除了難關。此後,兩家定下婚約。還沒等到兒子長大成人,銀號商就去世了,他的幼子也淪落為乞丐。在渾噩的世俗中,有人好義,有人守義,在上天的安排下,他們各自有了歸屬······

清朝時期,順天府人單廷璣,自幼就是小乞丐。他四十歲時,輾轉來到江南蕪湖乞討。白天乞食,夜裡就在人家的屋檐下過夜。有一年,夜裡太寒冷,他打著哆嗦蜷縮著。這時,他看見一人提著燈籠,引導一位老者來到他的跟前,說:「什麼人在我的房檐下?」單廷璣說是乞丐。老翁可憐他,招呼他進門,吩咐他到旁舍,不僅給他吃粥,還讓他在家裡寄宿。主人進入屋內,僕人也都離開了。

單廷璣走出舍外,在庭院中穿行。一個僕人出來看見了他,以為他要趁夜偷東西呢!被人誣陷,單廷璣不服。諸僕人聚集在一起,準備把乞丐打一頓。

老翁出來,喚來單廷璣說:「我可憐你寒冷,讓你寄宿;可憐你飢餓,給你粥吃。你怎麼能忘恩背德呢?」單廷璣解釋說:「我感念老翁恩德還來不及呢,怎會反而盜竊您的財物呢?身為乞丐雖然不齒,但我也不做偷竊的事。我根本沒偷,試問您的家僕,我盜竊什麼了?明明就是誣陷我。老翁您怎麼能聽信?」

老翁立即喝止他,說:「你給我住口。看你年富力強,怎麼會淪落為乞丐?」

單廷璣說:「我五歲時就成了乞丐。直到今日,我所見的人無非都是乞丐。所以除了當乞丐之外,從來沒有過其它打算。」老翁得知他姓單,名廷璣,是京城裡的人。

於是老翁問他:「你父親做什麼行業?」單廷璣說:「我那時還小,都記不得了。只知道,我父親是在某胡同開銀號。父親死時,家業罄盡,身邊沒有一個親戚族人。我就做了王家的奴僕,成了養子。後來,我又被王家拋棄了,就又成了乞丐。」老翁點點頭,即命僕人送他到旅店。

到了第二天早上,張家派人送來裘衣冠帽,來服侍單廷璣。單廷璣不解是為什麼,於是穿好衣冠來見老翁。經老翁解釋,廷璣才知道,昔日單張二家定下婚約。這位老翁就是他的岳父,而他就是張家的女婿。

老翁回憶往事,他曾經擔任關吏(管理關市或守關口的官吏)。昔日奉命押解銀兩到京城。但是途中被竊,銀兩不足。無可奈何之時,想一死了之,幸好他遇到單廷璣的父親。單父慷慨地贈予他四百金,張翁才能交差回去。三年以後,張翁再次來到京城,拜訪單父。那時,廷璣才兩歲,張翁的女兒也兩歲。於是兩家為孩子定下了婚約。

後來四年,張翁又來到京城,得知單父已經去世,他遍地尋找單廷璣,都沒有找到。眾人都說:「單姓商賈不是本地人,他一死,人就散了,找也找不到。」幾十年來,張翁都沒能找到單廷璣。張家女兒信守婚約,誓不嫁他人,守志不二,為單家護守忠貞一直到今天。

苦等音訊幾十年,如今人就在眼前。單廷璣拜張翁為岳父,完成婚約。張翁問女婿,是否擅長什麼?單告訴老翁說:「我惟獨善走南北,很熟悉道路,還懂得一些滿洲話。」老翁聽了,只好一笑了之。

時逢關督大人某某準備接官眷,將要選一個能幹的人,張翁推薦單廷璣。廷璣入見,關督見了他很高興,命他迅速出發。單廷璣回到家,對妻子說起迎接官眷的事。他想到,京師的官眷初到南方,他可以藉機會在道中招待好他們,日後還可以謀些其它的差事做。單妻張氏同意他的看法,取出數百金鼎力相助夫君。

官眷一路走來,凡是器用、飲食、遊覽,單廷璣都使眾人皆得歡心。關督夫人非常高興,抵達官署後,盛讚廷璣能幹,並且說他一路奉迎,破費不少,應當重重厚賞。於是關督大人就命單廷璣接替了張翁的關吏職位。

單廷璣接任後,受到岳父張翁悉心教誨。張翁將幾十年來的閱歷、關稅等事務全部教給他。單廷璣做了三年關吏,又從事鹽業,積累了上萬金。他根據官府的規定,通過納捐,取得了通判一職。步入仕途後,他並不避諱昔日為丐的經歷,曾向同僚說起做乞丐時的往事。後來,他升遷為襄河同知,幾年後死於任上。張翁每年仍會辦置衣褲送給乞丐們,好施不倦。

昔日,張翁因為財物被竊,無法交差,遇到與張翁並無交集的單廷璣的父親,他慷慨相助,幫助張關吏解除了難關。單父去世後,單廷璣淪落為乞丐,張翁不以其為辱,信守婚約,讓女兒和廷璣完婚,並且收留他,教誨他,也不負單父昔日的恩德。張翁的女兒幾十年信守約定,誓心守義,也真是一個賢淑的女子。故事中,無論是守義的人們,還是慷慨尚義的人,在上天的安排下,各得其所,各得所報。

事據《小豆棚》卷一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