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強制令拒打 紐約華人教授被停薪留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3日訊】各位好,這裡是美東時間10月12號,星期二,歡迎收看晚間新聞。首先關註:不同群體的紐約人,因反對強制打疫苗,而向聯邦地區法院發起的訴訟,在週二,有了兩個不同的進展。紐約州的醫護人員,獲得法官授予臨時禁制令,而紐約市的公校系統人員,則沒能暫停疫苗強制令

紐約市曼哈頓的第二巡迴上訴法院外,週二聚集了一群反對紐約市疫苗強制令的市民。一些發言者呼籲人們警惕,強制人們打疫苗的政策,是在向共產主義的專制集權靠近。

紐約市民 王薰:「真正的恐懼是像在『金籠』裡,在共產主義的統治下。」「在2019年,我去了(中國)新疆的公共洗手間。我必須要掃描我的臉,才能使用公共洗手間,才能得到衛生紙。」 「在中國,各處都有眼睛,那就是我們如此恐懼的原因。」

有民眾質問,為何政府要對在疫情中被稱為英雄的工作者,推出不打疫苗就沒有薪水的強制政策。

紐約市教育系統人員 Jo Rose:「讓人們休無薪假,我無法理解。因為去年,我們醫護工作者和教師被稱為英雄,因為在疫情中繼續工作 。」

紐約市的公校教育系統人員,週二當天沒能對紐約市10月4日生效的強制政策獲得禁制令。全市公校教師不打疫苗會繼續被要求休無薪假。

紐約市教師反對疫苗強制令原告 Michael Kane:「我們願意在工資單上,(即使)不在我們學校裡。我們正在做抗爭,這是歧視性的。」

17年前開始在紐約市的一所私立大學擔任藥學終身副教授的邵俊,10月11日開始被停薪留職,因為他拒絕疫苗強制令而拒絕打疫苗,而他在這所學校已教書22年。

紐約市聖約翰大學藥學終身副教授 邵俊:「我是要選擇正義,我要站在正義的一方,站在公義的一方,我不可以向邪惡的勢力屈服。我寧可丟掉我的飯碗。我寧可丟掉我的飯碗,我也不願意屈服。所以現在就造成我現在是一個(被休)無薪假(的狀態),所以學校就暫時把我的工資給停了,是這麼一個狀況,但是我一點都不後悔。其實我心裡面很平安,因爲我知道我所做的事情、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新唐人記者李霖昭、郭瑞紐約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