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村支書滅門案更多細節曝光 學者析背後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7日訊】日前,湖北武漢發生村支書滅門案,更多細節曝光。嫌犯疑因魚塘徵收後未收到補償款,而與村支書引發糾紛。有學者分析認為,中國不斷出現類似案件,反映官民矛盾難以調解,才導致民眾採取極端手法。

武漢村支書被殺案 或與魚塘徵收有關

10月24日晚間,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消泗鄉羅漢村,39歲武漢人高某輝持刀將該村黨支部書記張某紅一家五口殺死在家中,包括張某紅和老伴,張某紅兩個孫子及小兒媳婦。高某輝在逃跑途中又致兩人死亡。之後,高某輝跑至長江大橋後跳橋,目前仍在搜尋中。

《都市快報》運維的新媒體平台「橙柿互動」報導稱,被害的村支書叫張啟紅,其家中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出了事,兒媳婦與之離婚,留下兩個孫子,小兒子在外面打工,平時是張啟紅夫婦倆和小兒媳在家照顧三個小孩(大兒子兩個孩子及小兒子一個孩子)。

事發後,張啟紅大兒子的其中一個孩子尚有氣息,後被搶救過來了。報導稱,活下來的孫子今年7歲。

報導還指,有村民稱,嫌犯也是羅漢村村民,他承包了魚塘,魚塘被徵收了,但沒有拿到錢,就去找村支書了。

村民指,嫌疑人前不久剛從牢裡出來,曾坐了很多年的牢,未婚,和父母同住。另一村民也證實,嫌疑人坐過牢。

新唐人記者此前查詢發現,張啟紅於2017年3月27日任羅漢村黨支部委員時,因違反規定被黨內警告處分。原因是在2016年登記羅漢村轉移安置補貼、冬春生活救助資金時,張啟紅將自己不符合救助條件的侄子做了登記,並發放1920元人民幣。

武漢羅漢村黨支書張某紅全家五口殺害。圖為張啟紅被警告處分等截圖。(網頁截圖/新唐人合成)
武漢羅漢村黨支書張某紅全家五口殺害。圖為張啟紅被警告處分等截圖。(網頁截圖/新唐人合成)

學者:官民關係緊張

該案是本月第二宗滅門慘案。

早前,10月10日,福建莆田市村民歐金中因房屋糾紛殺害鄰居,導致2死3傷。歐金中長年遭受鄰居刁難,他曾多次向官方求助,但都沒有得到回應。案發後,網上呼聲普遍同情歐金中。30年前歐金中冒著生命危險、跳海救的男孩也在微博發聲,對歐金中表示感恩,但視頻被刪除了。

熟悉大陸國情的日本靜岡大學人類學教授楊海英,26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國不時出現類似案件,反映中國官民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在這種關係機制中,沒有第三者可以作調解,或為民眾伸張正義,民眾很多時候有冤無路申訴,才採取極端手法。

楊海英說,在中國大陸,中國共產黨認為自己永遠是正確的,即使「黨犯錯,也只有黨能夠伸張正義,民也就沒有這個權利」,「民如果取得正義的話,也是黨所允許的,黨為你伸張正義。從某一個角度來講就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狀態」。

美國之音則報導,在中國農村,村官常常只顧應付上級或照顧自己或自家人的利益,對村民的需求和呼籲常常不聞不問,對村霸欺凌村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弱勢的村民往往只能忍聲吞氣,敢怒而不敢言,最後矛盾激化,導致惡性甚至人命關天的大案。

另有網民表示,絕大多數的村委會都是村霸黑社會在掌控,村民長期受到不公正性壓迫,又不能搬離村子,只能長期忍受屈辱,敢怒不敢言,長此以來積累了太多的怨恨,無從化解。

也有網民說,「一個歐金中的事件解決不了,只有更多的冒出來。」「社會應該反思惡行案件越來越多的根本原因。」

(記者李勁風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