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 「能源巨頭」王安被查 中南海內鬥致煤電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10月29日發布援引自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資委紀檢監察組、天津市紀委監委消息:中國國際工程諮詢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澎湃新聞10月30日報道,公開資料顯示,王安在中共能源系統輾轉任職多地,且是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新聞網公布王安履歷顯示,他曾任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中國中煤能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中國中煤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執行董事;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董事長。

神華能源是中國第一大國有煤企,中煤則是大陸第二大煤企,世界第三大煤企,公司主要從事煤炭開採及洗選、煤炭及焦炭產品的銷售,以及煤礦機械裝備的製造及銷售。

據維基資料信息,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公司目前是隸屬國務院國資委管理的中央企業,其業務覆蓋國民經濟主要行業,業績顯赫,曾為西氣東輸、西電東送、南水北調、三峽庫區地質災害防治、京滬高速鐵路、奧運場館、港珠澳大橋、百萬噸級乙烯、千萬噸級煉油、百萬千瓦級超超臨界電站、新一代運載火箭影響重大項目,以及一大批國防項目提供專業諮詢服務。

另據中國工程院官網介紹,王安是現代煤礦採礦工程專家,在其主導下,建成世界上第一個「高產、高效、高回收率、安全、環保」的億噸級現代化礦區。

王安堪稱是一隻頂級專業級別的「能源巨頭」,他的落馬讓人很容易就聯想到目前中國大陸各省上演的煤電荒和能源危機

各地拉閘限電的能源荒已經鬧了好幾個月了,不僅導致各地煤價、天然氣等價格飆升,還直接影響到居民用電和冬季供暖能源的短缺。

民間對能源危機的解讀版本多樣,中共方面出面解釋是今年疫情緩和後各地紛紛開工導致煤炭產量供應不上,加上長期的市場煤和計劃電之間的價格倒掛,導致電廠虧損,國務院於近期開放了電價,但能源短缺問題依然沒有得到根本性解決,致使中共經濟處於滯漲狀態。

最新公布的中共10月製造業PMI指數為49.2%,比上月下降0.4個百分點,但仍位於50%的榮枯線臨界點附近,國家統計局解釋說,「10月份,受電力供應仍然緊張、部分原材料價格高位上漲等因素影響,製造業PMI降至49.2%。從行業情況看,在調查的21個行業中,9個高於臨界點,比上月減少3個,製造業企業生產經營活躍度有所減弱。」

第三季度中共經濟增速破五,不能不說能源短缺「功不可沒」。

業內分析,習近平承諾的能源雙控減碳指標,各地官員運動式執行,致使電荒出現,進而影響了經濟運行。據《華爾街日報》消息,負責能源和氣候政策的韓正8月下旬在北京召開了一次各省領導在線會議,下達各省必須遏制煤電高排放項目的擴張,但僅一個月後,韓正態度大轉彎,他又向國有企業領導說,現階段要確保電力行業的煤炭供應,要採取一切措施增加煤炭供應。

《華爾街日報》獨家消息還披露,在今年十一期間,中共高層召開緊急會議,習近平將能源危機的問責矛頭指向了李克強的三年能源方針。《星島日報》10月25日報道,中共國務院總理辦公室主任李克強的祕書石剛被提前免職退休,外界認為,李克強大管家的免職,意味著李克強的當前弱勢情勢。

但10月29日,大陸媒體又報道了另一則消息,似乎顯示,高層內鬥中的波詭雲譎。《河南日報》29日報道河南省委常委換屆,樓陽生連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之江新軍徐立毅的名字沒有出現在新名單裡,新京報和新浪網報道了此消息,但很快被刪除。

鄭州720洪災,官方報死亡300多人,從杭州調任過來的徐立毅是工學背景,在鄭州大力營造500億的海棉城市工程,一場暴雨,結果成了淹死市民的龐大城市蓄水池。8月李克強派出國務院調查組進駐鄭州調查,聲稱要給百姓一個交代,結果習家軍樓陽生和徐立毅都毫髮未損,鄭州只拿幾個小公務員開了刀平民憤。

事隔兩月,徐立毅失去省常委職位,政治前途蒙上陰影,與李克強大管家提前退休一事連讀起來,內鬥暗流似乎依舊涌動。與徐立毅在杭州有交集的前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前些時候因涉案馬雲而落馬,看來之江新軍的身分也並非是絕對保平安的護身符。

參考能源虎王安的履歷,其背景主要與能源有關,在中共紅色家族中,鄧小平家族主要涉獵地產、有色金屬和軍火,李鵬家族長期經營電力系統,而江澤民則掌控電信產業,和李鵬搭班時通過人大強行通過了上馬三峽工程的決議。王安在能源系統滾打多年,料想和紅色權貴關係定不清朗,其政商關係交纏也會超外界想像的複雜。目前,沒有媒體披露更多的消息,百度關於王安本人的基本介紹頁面已被屏蔽。

六中全會即將召開,關於第三份歷史決議,中共近期釋放出新的信號,10月21日,中紀委網站《在總結歷史經驗中開拓前進》一文中,在闡述中共歷史的部分,提及毛澤東和習近平,完全沒有提鄧、江、胡三人,這是否暗示著中共領導核心毛、鄧、習斷代法和毛鄧江習四分法,都將被扔進習近平的廢紙簍,習在第三份歷史決議中會以比肩毛的地位出現。

結合習的政治韜略與願景,習一心想要打造一個謀霸全球的紅色中國,在習的政治威權體制中,將沒有人能和其平起平坐,毛的解放全人類旗幟將在習的時代得以實現。在這樣一個政治敘事大框架下,終身制是前提,排他性就成為必要。接班人制被取消,意味著各方政治勢力在20大之前的拚死一搏幾乎是定數。如此推演,王安背後的一眾政治勢力掀起個能源政變也不是沒有可能,2015年股災後,明天系的肖建明應聲落馬,被指操控針對習近平的金融政變

目前,外界傳習近平終極的政治敵手仍是江曾餘黨,包括政法數虎的落馬都跟刺殺習近平有關。習氏正在槍桿子、筆桿子、刀把子、錢袋子四條戰線同時展開與政治敵手和反對勢力的角力。習氏打虎會劍指背後的終極老闆江澤民、曾慶紅嗎?出於保黨保權的執念,目前看不不出習有這種魄力。那所謂的養虎打虎的遊戲,只不過是中共版本的新動物莊園劇本罷了。

糧荒、煤荒、電荒,疫災、火災、水災,還有一觸即發的戰爭災難,去其表象,究其實質,無一不是中共的鬥爭性和暴政帶來的,中共不除,世界難有寧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