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進京返京難 與六中全會召開有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繼10月28日兩趟進京高鐵中途被緊急叫停,列車上300多人在濟南和滄州被隔離檢測的消息,讓不少人感到北京防控疫情格外嚴格外,一名署名為「吳老絲」的律師撰寫的《為何出京後回不了北京,陷入死循環》一文刷爆朋友圈。

文章開頭以自己的助理在山西會見嫌疑人後卻無法返回北京,不得不踏上流浪之路為引子,提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那些打過疫苗、核酸陰性、行程碼綠色、也沒去過中高風險地區的北京人根本無法返回北京,「有的被限制購票,有的購票了也不讓進站,但你打12345和12306,互相踢皮球,永遠解決不了問題。」而這樣的人至少有幾百人。

文章發出來後,許多跟帖都吐露了同樣的問題,都為無法返京困惑不已。有的不過是去河北燕郊取了下東西,卻再也進不了北京;有的甚至冒險坐汽車到北京周邊地區,然後徒步進入北京,卻被防衛森嚴的北京警察抓捕。而筆者聽說朋友的同事中也有出差到外地無法返京的。

北京到底怎麼了?為何如此限制北京人返京呢?《為何出京後回不了北京》一文稱,「有的說是因為要召開重要會議,有的說是冬奧會,有的說因為北京限制中高風險地區的人進京,而北京本身是中高風險地區,所以限制自己人回京。這是一個死循環。」

由於北京冬奧會是在2月初舉辦,且根據北京冬奧組委會於9月29日向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就賽時管理、觀眾、住宿以及檢測等方面的具體措施的通報,即冬奧會門票只對中國大陸境內觀眾出售;所有參賽的運動員、官員、記者和數量龐大的奧運會工作人員,從到達之日到離開之時,都將被迫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吃飯、睡覺、訓練、工作、比賽;進入這個封閉環境需要滿足:抵達中國前14天完成全程疫苗接種,或者抵達北京後進行21天的單獨隔離,等等,可知北京採取了相當嚴苛的措施,而且很明顯,是將北京市民的日常生活與冬奧會基本隔絕的。

因此,現在就限制外地人進京和北京人返京,是在為冬奧會作準備的理由並不充分。同樣,單純因為北京本身是中高風險地區,所以限制自己人回京的理由也站不住腳,畢竟出現疫情的只有三個區,並且按照當局的說辭,已然控制。此外,北京官方公布的信息顯示,10月31日0時至24時,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無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治癒出院1例。在2千多萬人口的北京,為了幾個感染病例就限制返京,實在是足夠愚蠢。

一個最為可能的理由就是與即將召開的十九屆六中全會有關。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的六中全會,對中南海而言是至關重要。港媒《明報》9月9日發表的署名評論文章說,相對於1945年由毛澤東主持作出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及1981年在鄧小平主持下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兩份「歷史決議」,外界有聲音認為,這次六中全會將作出第三份「歷史決議」,這個決議據傳將提升習近平的歷史地位,甚至習極有可能改成終身制任期。

不管傳聞是真是假,六中全會前中共各方博弈空前激烈一點都不假。習一方面高調整肅政法界,越來越多的政法系高官落馬和被移送司法,其更是借孫力軍案威懾各方,敲打政法界「大老虎」;另一方面將矛頭指向江家、曾家和他們在經濟、軍工、金融、文藝等領域的大小馬仔,收拾起來毫無手軟。同時,還以曲筆方式傳遞要將所有權力收歸中央,要剪除心懷異心的高官的信息,並警告黨內觀望者儘早「投誠」。

而與習對抗的黨內勢力,雖然似乎看不到動作,但從10月21日起,短短一週時間中國大陸就相繼發生超過10起爆炸,而且都公開報導,這頗為不尋常,也很詭異,無法排除有人試圖攪局的可能。

要知道,在不久前習當局迫使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創辦的花樣年控股集團違約爆雷後,曾寶寶先是在微博中貼出一組三張孫悟空的圖片,分別配文「看我亮招」、「逢山開路」、「敢打出活」。其後又發文稱「專業的事交給專業人,屁股決定腦袋的決策,交給屁股坐得最定的那個,其他七嘴八舌,致謝不慮。心穩、思沉、專注」。而在其以郵件方式向員工發出《寶爺家書》中,有這樣的詞句:「花樣年絕不躺平」,「花樣年是野草,寒冬過後,春風吹又生」,「事情來了,不逃避;遇到問題,去解決」。如此架勢,如此對外傳遞信心,是要幹什麼?

在這樣瀰漫著高層博弈緊張的氣氛下,迎來了六中全會。全會上有沒有另一場看不見硝煙的廝殺?

或許有人會說,高層再打得你死我活,與我等普通百姓有何干係?似乎是這個理,但諸位對於中共官員們奇葩的邏輯莫要奇怪。為了保住頭上的官帽,寧可「左」一些,寧可得罪老百姓,也要讓上級滿意。在他們眼中,當下最為重要的是確保全會召開前到結束不使疫情加大。

由於病毒看不見摸不到,而且事實證明打了疫苗也根本不能防傳染、防重症和死亡,各地的疫情到底如何沒有人心裡有數,所以限制進京返京人員,雖然是蠢招,招來罵聲一片,但或許多少還是能阻擋一些潛在的感染者進京的。至於軟弱無力的老百姓們的抱怨,他們又何嘗在意呢?而官員們的愚蠢之舉,也再次證明了打疫苗根本沒什麼意義。

的確,在中共一步近似一步的嚴苛政策和暴力統治下,民間公開的反抗聲音愈來愈弱,但積壓在胸中的怒火卻愈來愈高,只等待一個契機的到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