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國如何才能懾止中共核武擴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核武擴張是2021年全球戰略態勢的一個突出特點。這也成了拜登新政府的一大難題。從近十個月的表現來看,拜登政府似乎有兩副面孔:一面是強硬姿勢,一面是戰略後退

以下四件事,凸顯了拜登政府應對中共核武擴張的強硬姿勢。

——11月1日,美軍戰略司令部(STRATCOM)啟動代號為「全球雷霆22」(Global Thunder 22)的大規模戰略核武年度軍演,主要是驗證美軍核武戰備與戰略嚇阻能力。美軍戰略司令部的職責包括戰略威懾、核作戰、聯合電磁頻譜作戰、全球打擊、導彈防禦以及分析和鎖定目標。拜登政府延續核武年度軍演,顯示其仍然堅持追求核武優勢地位。

——10月31日,以智庫名義成立的北京大學「南海戰略態勢感知」(SCSPI)平台在微博發消息說,包括1架WC-135W核物質偵察機在內的5架美軍機當天一早現身南海上空。WC-135W專門用於偵測核爆,有「不死鳳凰」(Constant Phoenix)之稱,現身南海非常罕見,上一次在南海行動可追溯至2020年1月。這顯示拜登政府密切監控中共核武動向。

——9月27日,據《路透》報導,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發布的命令表示,白宮決議暫停運送核原料給中國最大國有核能企業廣核集團(CGN)。中止出口的項目包含放射性物質及氘。此舉進一步收緊美前總統川普2018啟動的禁運措施(停止向民間核能科技公司出口,防止被用於軍事或其它未經授權的活動)。廣核集團2019年已被美國列入黑名單。這顯示拜登政府對中共核工業能力設限。

——5月28日,拜登政府向國會提交的2022財年國防預算,核武庫現代化是其中一個重點,以威懾中共核武器擴張。

這種強硬姿態,是拜登政府與中共進行「戰略競爭」方針中的「競爭」一面的反映。3月3日,上台伊始,拜登政府發布《臨時國家安全戰略方針》(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把應對中共的挑戰列為八大戰略優先事項之一,認為中共是唯一具備經濟和軍事等實力挑戰現行國際體系的國家。

但是,拜登政府「戰略競爭」還有另一層用意,就是全力避免「競爭」轉變為「衝突」,要為美中「競爭」設置「護欄」。這就從上屆政府「新冷戰」立場上後退了。具體到應對中共核武擴張問題上,拜登政府的政策目標和戰略,都在進行大的調整。

雖然拜登政府的「核武態勢評估」(NPR)報告,預計最快年底前才會發布,但從如下三件事情中似乎不難窺見其戰略上的後退。

——據傳拜登政府擬在最新的《核姿態評估報告》(NPR)中納入「不首先使用」(NFU)核武器的政策。10月31日,意大利二十國(G20)峰會之際,英國和日本媒體報道,日本、澳大利亞、法國、德國和英國對此表達擔憂。事實上,冷戰以來,美國的核武政策一直維持模糊狀態,意味美國不排除先發制人,而這也賦予歐、亞盟友「核武保護傘」的安心感。要是美國「不先使用」核武,並僅在特定情況下動用核武,盟國擔心美國只將核武器的威懾適用於自己,也就是只有美國遭遇直接襲擊或在遭受襲擊時發起核打擊予以報復,「這等同為中(共)國和俄羅斯送上大禮。」

——10月5日,美國國務院公布核彈頭數據,稱截至2020年9月30日,美軍擁有3750枚現役與非現役核彈頭,比前一年少55枚,比2017年同個時期少72枚。這是前總統川普禁止公布這項數據後,美國4年來首度公布核彈頭數量。美國國務院在聲明中說:「提高各國核彈頭庫存量的透明度,對禁止核武擴散與裁軍的努力至關重要。」但是,中共一貫搞核武器不透明、軍事不透明。中共不僅無視美國此舉釋放的善意,反而會認為美國愚蠢可欺。

——2月3日,俄美雙方互換外交照會,《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有效期延長五年。上屆政府曾將該條約續約與中共參與美俄軍控談判掛鈎(中共一口回絕)。拜登上任之初即延長該條約,固然有空出手來應對中共的考量,但自己手無長物,這個考量恐怕是落空了。

拜登政府一面強硬、一面戰略後退,這能威懾中共嗎?很可能沒有威懾中共,反而把自己和盟友給迷惑了,從而造成自己遏制中共核武擴張意志力的衰弱和盟友的離心離德。

眾所周知,威懾戰略要發揮作用,取決於三個條件:第一,實力;第二,決心;第三,可信度。如果有實力而無決心,或者有決心而無實力,這是嚇不了人的;即使你有實力和決心,但我不相信,我仍然會我行我素;只有三者兼備,才能威懾。

對美國而言,核武器實力不成問題,世界第一,中共差之甚遠。美國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投擲核武器的國家,從這個角度講,如果美國有足夠決心,可信度也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決心。

拜登就任總統以來,中共對美採取強硬態度,咄咄逼人,從某種角度講,這是在打擊拜登政府的意志力,是一場空前的心理戰。尤其,借美國從阿富汗狼狽撤軍之事,大力宣揚美國的衰弱和不可信,動搖拜登政府、美國人民、台灣、盟國等等的抗共決心。

中共在2021年的核武擴張,在一定程度上是虛張聲勢,因為中共並沒有那麼強大的國力來支撐其核武器追上美國,而且中國經濟的衰敗走勢早使中共膽戰心驚。但中共不是正常意義上的政權,而是有著特殊的邪惡基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詳見《九評共產黨》),它敢賭博,它會瘋狂,它會利用一切手段來試圖摧毀對手的抵抗意志。

因此,對拜登政府、對美國來說,應對中共的核武擴張,最重要的,是認清中共的本質。對付中共不能採取君子之爭的方式,而是要意識到這是正邪之戰。只有認清中共,有了強大的覺醒和堅不可摧的意志,才能制定出適當的目標和戰略,先進、龐大的核武庫才能發揮威懾的作用,中共才不敢輕易冒險,核武擴張的把戲才會自己收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