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副作用原因分析和出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新冠疫苗副作用原因分析

筆者畢業於廈門大學生物系生化專業,在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腫瘤研究所(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碩博連讀。 雖然已離開醫學研究領域多年,不過我所列出的事實, 讀者完全不需要多少醫學知識,可以自己來分析判斷。

首先我先介紹一下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截止6/4/2021 關於新冠疫苗副作用案例(美國)的報道:共有329,021例,其中5,888 例死亡,19,597例住院,43,891例急診室求診,58,800例門診就診,2,190 例心臟病發作,1,087 例心肌炎,4,583 殘疾障礙(disabilities),  652 例流產,15,052嚴重的過敏反應等。 其他還有貝爾麻痹(一種面部神經麻痹),血小板減少症。 其死亡例超過美國29年疫苗致死的總和。【1】

至於中國大陸,我沒有看到具體報道,不過對於新冠疫苗的副作用,大家都有耳聞。

下面我們來看看這些副作用來自哪。

首先讓我們再認識一下這個病毒

新冠病毒是一種RNA 病毒,它的外殼上有刺突狀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S蛋白)。新冠病毒入侵細胞時,S蛋白與人體細胞的表面受體ACE2(人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結合,隨後病毒進入細胞,在細胞內被轉錄酶複製,重新組裝成大量新的病毒,又去繼續感染其他細胞。【2】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ICTV)的冠狀病毒研究小組將新型冠狀病毒正式命名為"SARS-CoV-2″,新冠狀病毒是SARS冠狀病毒(SARS-CoV)的姊妹病毒,同屬於SARS相關冠狀病毒。

我們對病毒有個基本的了解,那麼我們再來看疫苗

根據國內的報道,新冠國產疫苗有兩大類疫苗,一個是滅活疫苗,一個是腺病毒載體疫苗。美國是Johnson & Johnson腺病毒載體疫苗,Pfizer-BioNTec 和 Moderna公司的mRNA疫苗。 不管是什麼疫苗, 都需要在人體產生部分病毒的蛋白質(具體說就是S蛋白),引發人體免疫機能, 產生抗體。

那麼也就是說疫苗帶來的或產生的部分S蛋白也將和人體ACE2受體結合

現在我們看看ACE2受體在人體分布在哪裡。從SARS屍體解剖以及海內外的科學研究,我們看到ACE2受體遍布人體全身,包括肺,支氣管, 肝,小腸,心臟,腎,腦,胃腸道,食管, 胰腺,眼 等等。【2,3,4,5】

所以打一次疫苗就是給自己注射一次S蛋白,打兩次就是再來一次S蛋白 , 打三次就是注射三次S蛋白。

另外,5到6個月後,身體的抗體大量減少,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才有追加打兩次,三次。

根據報道,我們可以看看新冠患者的病症,除了呼吸系統的症狀,還可能有多種器官的症狀,包括胃腸道(表現為嘔吐,腹瀉,疼痛),肝(肝酶水平不正常),胰腺炎, 腎異常(血和蛋白尿),腦(中風,腦炎),心血管 (胸悶,心律不齊,血塊,心悸) 等。【5】 比較一下ACE2受體的位置以及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是不是很相似?

在5/25/2021,歐洲醫學會提到了不少反對疫苗學者的信。信中列舉了大量新冠疫苗的副作用。

大家都知道,艾滋病AIDS沒有疫苗。

Raymond Dwek 教授是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科學顧問、牛津大學糖生物學研究所所長。Dwek教授 在「科技戰疫」線上國際研討會上分享了他過去幾十年的經驗,為什麼參與艾滋病35年後還是沒有艾滋病疫苗,其中一個原因是艾滋病病毒是「高度糖基化」(Glycosylation)的。糖基化位點(一個簡單的比喻,就像「偽裝」一樣),可以幫助病毒騙過人體的免疫系統檢測,而成功地存活。 HIV的糖基化位點是流感病毒的3-6倍,這也是後來疫苗研發遲遲無法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埃博拉病毒有8-15個糖基化位點,IAV(流感病毒)有5-11個糖基化點位,HCV(丙型肝炎病毒)有4-11個糖基化點位,但是HIV則多達20-30個糖基化位點。而新冠病毒的糖基化位點是HIV病毒的至少2倍,至少有66個糖基化位點。Dwek教授在研討會中指出,新冠病毒這種非比尋常的糖基化程度,會讓病毒容易產生多種突變。【6】

對於老百姓,可能沒有聽說過或不熟悉抗體依賴增強作用(英語: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縮寫ADE), 但是對於疫苗開發而言這是非常關鍵的。 ADE又稱抗體依賴增強感染效應、抗體依賴性增強,是指一些病毒的抗體與病毒結合後,當新的變異的病毒株出現時,不僅不能防止病毒侵入人體細胞,反而會增強病毒感染免疫細胞、促進病毒在體內的複製,惡化疾病的嚴重度或誘發更嚴重的額外徵候。【7】

ADE一個典型例子就是登革熱病毒。登革熱病毒有四個血清型,如果感染過二型病毒後產生抗體,若不幸再不小心感染四型時,往往會導致病毒瞬間暴增(醫學上叫重症登革熱),致死率提高300倍左右。【7】

ADE尤其好發於多變的RNA病毒, 包括HIV-1, 伊波拉病毒, 登革熱病毒。

冠狀病毒家族SARS, 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也是冠狀病毒)疫苗研發過程中都發現了ADE現象,所以都沒有成功的疫苗。新冠病毒是冠狀病毒病毒家族的一員,已經相應有科學家發現和關注新冠疫苗的ADE現象。【8】

人類成功的疫苗是穩定的病毒疫苗,如天花病毒 (DNA 病毒),打一次終身免疫。

我們誰也不知道在Delta 毒株之後,又會是什麼變種,所以誰也不知道今天的疫苗是不是就會是明天的炸彈。

本科畢業於清華大學生物系,之後獲得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院藥理學博士,並在康奈爾大學讀博士後的譚亞娣女士8月3日在微博中寫道:如何阻止新冠疫苗在未經檢驗的假說支持下對全民的反覆接種?現在的疫苗大躍進太荒謬了,完全違反常規以超常速度審批和接種,但隨著病毒變異作用根本不能形成免疫屏障,而疫苗主要成分刺突蛋白融免疫原性和毒性於一身,每接種一次就等於被投毒一次,三番五次不死即殘!接種一次就讓很多女性月經不調,男性陽痿不舉,老人心梗、腦梗,反覆多次接種就是奔著滅族去了!如果變異病毒性放棄清零策略則可能因ADE(抗體依賴增強)發生超大規模嚴重感染,發生超大規模死亡。請每個人從自己做起拒絕打有毒新冠疫苗(中共疫苗),且應該追究強推疫苗的相關高層人員反人類罪。」她的發言隨後被封。【9】

看了我對新冠疫苗刺突蛋白(S蛋白)和ADE的分析,相信你不會認為她的話是危言聳聽。

疫苗有沒有作用? 短期效果不能說明問題,人類是不是每過5到6個月就再接種一次S蛋白? 接種越多, 發生ADE的 可能性越大, 一旦發生ADE怎麼辦?

有讀者是不是想到SARS是怎麼消失的?我查了一下,沒人知道, 也沒有什麼特效藥就像現在新冠病毒, 否則早就用上了,是不是神給人的一次警告?

2. 出路

其實早在新冠之前, 人類科學對於一些疾病如艾滋病,SARS 等等已是束手無策, 只是因為涉及的人數不如新冠這麼大, 所以也觸及不到每個人。 我想這也是我們該冷靜反思的時候了。

在古代,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義、相信因果報應、知曉禮儀廉恥,是整個社會的共識。 西方社會其實也是一樣,我們從東西方的早期藝術中都可以看到對神的讚美。而蘊含著佛道兩家思想的古人的智慧, 遍及中國傳統文化的各個領域——從中醫到戲曲、舞蹈、建築、武術等等。

我本人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就和眾多法輪功學員一樣,身心健康, 除了補牙, 配眼鏡和生兒子,多年來沒有去過醫院。 面對瘟疫, 沒有一絲的恐懼,因為我知道三尺頭上有神靈。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上乘大法,法輪功學員用「真、善、忍」指導日常生活,正確看待人生中的得失,減少了焦慮;戒掉了不良嗜好;同時,煉功不僅可改變身體,祛除疾病,又可極大地增強對疾病的抵抗能力。

我在網上曾看到,有人認為我的協和校友董宇紅女士相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真言抗瘟疫不可思議, 其實我想說的是難道你不應該想想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包括各個階層領域的人修煉法輪功 ?難道他們都是沒有理性分析頭腦的人嗎

事實其實是最好的明證,紐約珠寶商奧斯諾·蓋德(Osnot Gad)染肺炎, 在最無助時聽從她法輪功朋友的話,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九字真言(她不會說中文,盡力去念),她真切的感到肺被打開,可以呼吸了。【10】 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數不勝數,歡迎你上明慧網看看。

縱觀歷史,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結果導致三次大瘟疫。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是天怒人怨。 看中華大地,天災人禍不斷。

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舉頭有神靈,張天師張道陵曾教人思過避疫,讓有病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錯誤一條條都回憶清楚,記下來親筆寫好扔到水中,同時向神明發誓,不再做那些錯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錯就讓自己的生命終結。人們紛紛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見了,百姓們一傳十、十傳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見了

當人真心懺悔的時候,神靈是能夠看得見的,就會把人身上的邪氣和背後的厲鬼趕走,在人類可探測的這個空間裡表現出來的,就是瘟疫突然不見了,人好了。

我衷心希望我的同胞能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九字真言, 我們的民族能真心懺悔,停止迫害法輪功,早日走出瘟疫。

1. CDC: 5,888 DEAD 329,021 Injured From COVID-19 Shots – More Than Previous 29 Years Of VAERS Vaccine Deaths

2. 新型冠狀病毒關鍵受體ACE2在眼部的分布及其臨床意義 張璐佳 靳秀 秀雷博(審校者)中華實驗眼科雜誌, 2020,38(05) : 463-467. DOI: 10.3760/cma.j.cn115989-20200316-00173

http://rs.yiigle.com/CN115989202005/1197540.htm

3. ACE2, a new regulator of the renin–angiotensin system

Louise M. Burrell,1 Colin I. Johnston,2 Christos Tikellis,2 and Mark E. Cooper2 Trends Endocrinol Metab. 2004 May; 15(4): 166–169.

Published online 2004 Mar 27. doi: 10.1016/j.tem.2004.03.00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128798/

4. 從SARS屍體解剖發現,淺析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疾病(COVID-19)的若干問題丁彥青卞修武中華病理學雜誌, 2020,49(4) : 291-293. DOI: 10.3760/cma.j.cn112151-20200211-00114

http://rs.yiigle.com/CN112151202004/1187979.htm

5. Body Localization of ACE-2: On the Trail of the Keyhole of SARS-CoV-2 Francesca Salamanna1, Melania Maglio1, Maria Paola Landini and Milena Fini1Front. Med., 03 December 2020 | https://doi.org/10.3389/fmed.2020.594495

6. 獨家丨為什麼新冠病毒疫苗極難成功?牛津大學頂尖科學家解密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731558

7. 科普:人體ADE效應到底有多可怕?它與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發有何關係?http://www.huanjibio.com/news/shownews.php?id=81

8 Two Different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ADE) Risks for SARS-CoV-2 Antibodies   Darrell O Ricke PMID: 33717193 PMCID: PMC7943455 DOI: 10.3389/fimmu.2021.64009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717193/

9. 周曉輝:批疫苗副作用大 藥理學博士微博被封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8/8/n13148266.htm

10. 三分鐘視頻:紐約珠寶商奇遇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7/%E4%B8%89%E5%88%86%E9%92%9F%E8%A7%86%E9%A2%91-%E7%BA%BD%E7%BA%A6%E7%8F%A0%E5%AE%9D%E5%95%86%E5%A5%87%E9%81%87%E8%AE%B0-421024.html

11. 【歷史上的瘟疫】漢末逃疫良方:向神明悔過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2/20/n11884067.htm

12. 新冠病毒疫苗研發困境及出路之思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7/%E6%96%B0%E5%86%A0%E7%97%85%E6%AF%92%E7%96%AB%E8%8B%97%E7%A0%94%E5%8F%91%E5%9B%B0%E5%A2%83%E5%8F%8A%E5%87%BA%E8%B7%AF%E4%B9%8B%E6%80%9D%E8%80%83-411914.html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