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副作用原因分析和出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新冠疫苗副作用原因分析

笔者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系生化专业,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研究所(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博连读。 虽然已离开医学研究领域多年,不过我所列出的事实, 读者完全不需要多少医学知识,可以自己来分析判断。

首先我先介绍一下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截止6/4/2021 关于新冠疫苗副作用案例(美国)的报道:共有329,021例,其中5,888 例死亡,19,597例住院,43,891例急诊室求诊,58,800例门诊就诊,2,190 例心脏病发作,1,087 例心肌炎,4,583 残疾障碍(disabilities),  652 例流产,15,052严重的过敏反应等。 其他还有贝尔麻痹(一种面部神经麻痹),血小板减少症。 其死亡例超过美国29年疫苗致死的总和。【1】

至于中国大陆,我没有看到具体报道,不过对于新冠疫苗的副作用,大家都有耳闻。

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副作用来自哪。

首先让我们再认识一下这个病毒

新冠病毒是一种RNA 病毒,它的外壳上有刺突状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S蛋白)。新冠病毒入侵细胞时,S蛋白与人体细胞的表面受体ACE2(人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结合,随后病毒进入细胞,在细胞内被转录酶复制,重新组装成大量新的病毒,又去继续感染其他细胞。【2】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ICTV)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将新型冠状病毒正式命名为"SARS-CoV-2″,新冠状病毒是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姊妹病毒,同属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

我们对病毒有个基本的了解,那么我们再来看疫苗

根据国内的报道,新冠国产疫苗有两大类疫苗,一个是灭活疫苗,一个是腺病毒载体疫苗。美国是Johnson & Johnson腺病毒载体疫苗,Pfizer-BioNTec 和 Moderna公司的mRNA疫苗。 不管是什么疫苗, 都需要在人体产生部分病毒的蛋白质(具体说就是S蛋白),引发人体免疫机能, 产生抗体。

那么也就是说疫苗带来的或产生的部分S蛋白也将和人体ACE2受体结合

现在我们看看ACE2受体在人体分布在哪里。从SARS尸体解剖以及海内外的科学研究,我们看到ACE2受体遍布人体全身,包括肺,支气管, 肝,小肠,心脏,肾,脑,胃肠道,食管, 胰腺,眼 等等。【2,3,4,5】

所以打一次疫苗就是给自己注射一次S蛋白,打两次就是再来一次S蛋白 , 打三次就是注射三次S蛋白。

另外,5到6个月后,身体的抗体大量减少,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才有追加打两次,三次。

根据报道,我们可以看看新冠患者的病症,除了呼吸系统的症状,还可能有多种器官的症状,包括胃肠道(表现为呕吐,腹泻,疼痛),肝(肝酶水平不正常),胰腺炎, 肾异常(血和蛋白尿),脑(中风,脑炎),心血管 (胸闷,心律不齐,血块,心悸) 等。【5】 比较一下ACE2受体的位置以及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是不是很相似?

在5/25/2021,欧洲医学会提到了不少反对疫苗学者的信。信中列举了大量新冠疫苗的副作用。

大家都知道,艾滋病AIDS没有疫苗。

Raymond Dwek 教授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科学顾问、牛津大学糖生物学研究所所长。Dwek教授 在“科技战疫”线上国际研讨会上分享了他过去几十年的经验,为什么参与艾滋病35年后还是没有艾滋病疫苗,其中一个原因是艾滋病病毒是“高度糖基化”(Glycosylation)的。糖基化位点(一个简单的比喻,就像“伪装”一样),可以帮助病毒骗过人体的免疫系统检测,而成功地存活。 HIV的糖基化位点是流感病毒的3-6倍,这也是后来疫苗研发迟迟无法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埃博拉病毒有8-15个糖基化位点,IAV(流感病毒)有5-11个糖基化点位,HCV(丙型肝炎病毒)有4-11个糖基化点位,但是HIV则多达20-30个糖基化位点。而新冠病毒的糖基化位点是HIV病毒的至少2倍,至少有66个糖基化位点。Dwek教授在研讨会中指出,新冠病毒这种非比寻常的糖基化程度,会让病毒容易产生多种突变。【6】

对于老百姓,可能没有听说过或不熟悉抗体依赖增强作用(英语: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缩写ADE), 但是对于疫苗开发而言这是非常关键的。 ADE又称抗体依赖增强感染效应、抗体依赖性增强,是指一些病毒的抗体与病毒结合后,当新的变异的病毒株出现时,不仅不能防止病毒侵入人体细胞,反而会增强病毒感染免疫细胞、促进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恶化疾病的严重度或诱发更严重的额外征候。【7】

ADE一个典型例子就是登革热病毒。登革热病毒有四个血清型,如果感染过二型病毒后产生抗体,若不幸再不小心感染四型时,往往会导致病毒瞬间暴增(医学上叫重症登革热),致死率提高300倍左右。【7】

ADE尤其好发于多变的RNA病毒, 包括HIV-1, 伊波拉病毒, 登革热病毒。

冠状病毒家族SARS, 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也是冠状病毒)疫苗研发过程中都发现了ADE现象,所以都没有成功的疫苗。新冠病毒是冠状病毒病毒家族的一员,已经相应有科学家发现和关注新冠疫苗的ADE现象。【8】

人类成功的疫苗是稳定的病毒疫苗,如天花病毒 (DNA 病毒),打一次终身免疫。

我们谁也不知道在Delta 毒株之后,又会是什么变种,所以谁也不知道今天的疫苗是不是就会是明天的炸弹。

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之后获得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药理学博士,并在康奈尔大学读博士后的谭亚娣女士8月3日在微博中写道:如何阻止新冠疫苗在未经检验的假说支持下对全民的反复接种?现在的疫苗大跃进太荒谬了,完全违反常规以超常速度审批和接种,但随着病毒变异作用根本不能形成免疫屏障,而疫苗主要成分刺突蛋白融免疫原性和毒性于一身,每接种一次就等于被投毒一次,三番五次不死即残!接种一次就让很多女性月经不调,男性阳痿不举,老人心梗、脑梗,反复多次接种就是奔着灭族去了!如果变异病毒性放弃清零策略则可能因ADE(抗体依赖增强)发生超大规模严重感染,发生超大规模死亡。请每个人从自己做起拒绝打有毒新冠疫苗(中共疫苗),且应该追究强推疫苗的相关高层人员反人类罪。”她的发言随后被封。【9】

看了我对新冠疫苗刺突蛋白(S蛋白)和ADE的分析,相信你不会认为她的话是危言耸听。

疫苗有没有作用? 短期效果不能说明问题,人类是不是每过5到6个月就再接种一次S蛋白? 接种越多, 发生ADE的 可能性越大, 一旦发生ADE怎么办?

有读者是不是想到SARS是怎么消失的?我查了一下,没人知道, 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就像现在新冠病毒, 否则早就用上了,是不是神给人的一次警告?

2. 出路

其实早在新冠之前, 人类科学对于一些疾病如艾滋病,SARS 等等已是束手无策, 只是因为涉及的人数不如新冠这么大, 所以也触及不到每个人。 我想这也是我们该冷静反思的时候了。

在古代,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义、相信因果报应、知晓礼仪廉耻,是整个社会的共识。 西方社会其实也是一样,我们从东西方的早期艺术中都可以看到对神的赞美。而蕴含着佛道两家思想的古人的智慧, 遍及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从中医到戏曲、舞蹈、建筑、武术等等。

我本人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就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身心健康, 除了补牙, 配眼镜和生儿子,多年来没有去过医院。 面对瘟疫, 没有一丝的恐惧,因为我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上乘大法,法轮功学员用“真、善、忍”指导日常生活,正确看待人生中的得失,减少了焦虑;戒掉了不良嗜好;同时,炼功不仅可改变身体,祛除疾病,又可极大地增强对疾病的抵抗能力。

我在网上曾看到,有人认为我的协和校友董宇红女士相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九字真言抗瘟疫不可思议, 其实我想说的是难道你不应该想想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包括各个阶层领域的人修炼法轮功 ?难道他们都是没有理性分析头脑的人吗

事实其实是最好的明证,纽约珠宝商奥斯诺·盖德(Osnot Gad)染肺炎, 在最无助时听从她法轮功朋友的话,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九字真言(她不会说中文,尽力去念),她真切的感到肺被打开,可以呼吸了。【10】 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迹,数不胜数,欢迎你上明慧网看看。

纵观历史,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结果导致三次大瘟疫。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二年,是天怒人怨。 看中华大地,天灾人祸不断。

古人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举头有神灵,张天师张道陵曾教人思过避疫,让有病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错误一条条都回忆清楚,记下来亲笔写好扔到水中,同时向神明发誓,不再做那些错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错就让自己的生命终结。人们纷纷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见了,百姓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见了

当人真心忏悔的时候,神灵是能够看得见的,就会把人身上的邪气和背后的厉鬼赶走,在人类可探测的这个空间里表现出来的,就是瘟疫突然不见了,人好了。

我衷心希望我的同胞能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九字真言, 我们的民族能真心忏悔,停止迫害法轮功,早日走出瘟疫。

1. CDC: 5,888 DEAD 329,021 Injured From COVID-19 Shots – More Than Previous 29 Years Of VAERS Vaccine Deaths

2. 新型冠状病毒关键受体ACE2在眼部的分布及其临床意义 张璐佳 靳秀 秀雷博(审校者)中华实验眼科杂志, 2020,38(05) : 463-467. DOI: 10.3760/cma.j.cn115989-20200316-00173

http://rs.yiigle.com/CN115989202005/1197540.htm

3. ACE2, a new regulator of the renin–angiotensin system

Louise M. Burrell,1 Colin I. Johnston,2 Christos Tikellis,2 and Mark E. Cooper2 Trends Endocrinol Metab. 2004 May; 15(4): 166–169.

Published online 2004 Mar 27. doi: 10.1016/j.tem.2004.03.00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128798/

4. 从SARS尸体解剖发现,浅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疾病(COVID-19)的若干问题丁彦青卞修武中华病理学杂志, 2020,49(4) : 291-293. DOI: 10.3760/cma.j.cn112151-20200211-00114

http://rs.yiigle.com/CN112151202004/1187979.htm

5. Body Localization of ACE-2: On the Trail of the Keyhole of SARS-CoV-2 Francesca Salamanna1, Melania Maglio1, Maria Paola Landini and Milena Fini1Front. Med., 03 December 2020 | https://doi.org/10.3389/fmed.2020.594495

6. 独家丨为什么新冠病毒疫苗极难成功?牛津大学顶尖科学家解密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731558

7. 科普:人体ADE效应到底有多可怕?它与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有何关系?http://www.huanjibio.com/news/shownews.php?id=81

8 Two Different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ADE) Risks for SARS-CoV-2 Antibodies   Darrell O Ricke PMID: 33717193 PMCID: PMC7943455 DOI: 10.3389/fimmu.2021.64009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717193/

9. 周晓辉:批疫苗副作用大 药理学博士微博被封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8/8/n13148266.htm

10. 三分钟视频:纽约珠宝商奇遇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7/%E4%B8%89%E5%88%86%E9%92%9F%E8%A7%86%E9%A2%91-%E7%BA%BD%E7%BA%A6%E7%8F%A0%E5%AE%9D%E5%95%86%E5%A5%87%E9%81%87%E8%AE%B0-421024.html

11. 【历史上的瘟疫】汉末逃疫良方:向神明悔过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2/20/n11884067.htm

12. 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困境及出路之思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7/%E6%96%B0%E5%86%A0%E7%97%85%E6%AF%92%E7%96%AB%E8%8B%97%E7%A0%94%E5%8F%91%E5%9B%B0%E5%A2%83%E5%8F%8A%E5%87%BA%E8%B7%AF%E4%B9%8B%E6%80%9D%E8%80%83-411914.html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