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新一輪博弈 中俄在阿富汗角逐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身處「帝國墳場」中的俄羅斯和中共,樂見美國撤軍,這兩大玩家剛剛接手了一個危險的泥潭,飽受不穩定和不確定的經濟前景的困擾。

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扎比烏拉•穆賈希德(Zabiullah Mujahid)表示,塔利班政府希望加入「中巴經濟走廊」(CPEC),這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樞紐和旗艦項目,連接中亞和伊朗油田。

俄羅斯和中共認為,美國從阿富汗撤軍證明了西方的衰落,和美國作為世界超級大國地位的下降。這對於渴望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大國的中共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對美國的宿敵俄羅斯來說,美國的衰落將是冷戰夢想的頂點。俄中兩國都利用喀布爾的淪陷恐嚇各自的敵人,警告烏克蘭和台灣,美國不是一個可靠的朋友,國力在不斷下降。

儘管中共和俄羅斯都不喜歡美國軍隊駐紮在他們的邊境上,但美國的軍事存在維持了秩序。這兩個國家現在都在忙亂地決定如何應對(美國撤軍的)後效應,以及他們所肩負的新責任,比如:如何遏制阿富汗的許多威脅,包括恐怖主義、毒品和難民危機。

北京擔心新疆的恐怖活動可能會增加。同樣,俄羅斯在過去幾十年遭受了多次伊斯蘭恐怖襲擊,深知不穩定的阿富汗可能會引發更多麻煩。制止鴉片流入或流經俄羅斯領土是另一個安全問題。

俄羅斯還擔心中亞諸國可能發生暴力事件,這些國家歷史上一直在俄羅斯的勢力範圍內。這種日益嚴重的不穩定和安全威脅,為俄羅斯增加在中亞的軍事存在提供了機會。

俄羅斯和中共增加了在塔吉克斯坦的軍事援助和兵力。此外,在上海合作組織(SCO)框架下,俄羅斯還舉行了聯合軍事演習。在喀布爾淪陷前不久,上海合作組織與俄羅斯主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舉行了一次會議。CSTO的成員包括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以及觀察員國阿富汗和塞爾維亞。

SCO今年9月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首腦會談,討論的主要議題是如何解決阿富汗問題,但實際上並沒有制定出明確的對策。

儘管中共和俄羅斯似乎沒有一個簡明的阿富汗路線圖,但似乎CSTO將維持中亞的安全,而中共將加強自己的邊境防禦。同時,中亞地區能否繼續保持穩定,取決於阿富汗能否成為國際恐怖分子的避風港,能否將恐怖主義限制在阿富汗境內。

人們擔心的是,襲擊可能從阿富汗發動,或者激進主義可能擴散到中國、巴基斯坦、中亞諸國和俄羅斯。

在喀布爾淪陷之前,中共和俄羅斯都接待了塔利班領導人,並且都在那裡保留了大使館。七大工業國集團(G7)要求塔利班尊重和擴大人權,中共和俄羅斯對此投了棄權票。兩國還派代表出席20國集團領導人阿富汗問題峰會,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會議上推動美國取消對塔利班的制裁。兩國還都要求美國為阿富汗的重建支付費用。

除了擴充他們的軍事姿態、在世界組織中支持塔利班之外,中共和俄羅斯還直接與塔利班接觸。20國集團峰會結束後,塔利班領導人獲邀參加莫斯科的一個會議。

在阿富汗,中共加強對塔利班施加影響,在提供援助的同時,也提出了強有力的意見和建議;而俄羅斯似乎迴避這類協商。中國公司探索在阿富汗進一步投資的方案,重啟兩個停滯不前的採礦項目,以及與中國的空中運輸走廊。

中共官方媒體CGTN最近發表一篇報導,吹噓「一帶一路」對阿富汗和中國,在能源、自然資源和商業服務方面的合作帶來的好處。2016年,中阿政府簽署了《中阿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諒解備忘錄》。阿富汗是否能升級真正加入「一帶一路」,以及中共的投資是否流入,取決於塔利班是否能維持這個國家的穩定。

有證據表明,城市居民拒絕接受塔利班統治的合法性,並可能抗議——此舉幾乎會招致暴力。與此同時,阿富汗的武裝衝突已經持續了43年。少數民族和地區民兵,以及被解散的阿富汗軍隊,可能對塔利班發動武裝叛亂。

幾十年來,塔利班成員都是叛亂分子,為推翻政府而戰。現在塔利班成立了政府,目前還不清楚大部分或全部塔利班派系,是否有能力或願意進行這一過渡。

另一個問題是,塔利班在多大程度上想改變他們的國家狀況以討好中共?塔利班需要「一帶一路」的投資,而阿富汗擁有中共想要的大量礦產和資源。然而,儘管阿富汗將從此類投資中受益,但「一帶一路」的經驗表明,中共將受益更多。

雖然阿富汗礦產的潛在收益可能達數萬億美元,但開採這些礦產並不是中共向礦山注入資金這樣簡單。中共還必須為基礎設施、道路、電力供應、加工、運輸和後勤的建設提供資金,使採礦變得可行。此外,礦產是塔利班手中的王牌,也是他們唯一的經濟資產。他們似乎不太可能輕易放棄這些。即使塔利班同意,中共也需要保證其投資不會受到恐怖襲擊。

中共呼籲不再將塔利班列為恐怖組織;而在俄羅斯,情況則更為複雜。俄羅斯的一些聲音同意中共的觀點,希望看到塔利班不再被列為恐怖組織。然而,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Sergei Shoigu)不同意這種說法,他反覆指出,阿富汗新局勢構成了重大安全風險。

為解決阿富汗問題於2017年召開的「莫斯科模式」(Moscow format)會議,包括中共、巴基斯坦、伊朗、印度和阿富汗參加。該平台旨在制定俄羅斯和中共將如何協調的綱要。目前,預計俄羅斯和中共之間的合作將主要集中在安全方面,因為俄羅斯缺乏參與大規模投資和援助計劃的資金,中國或多或少將獨自承擔資金的責任。但這些資金流入的數量和時間將取決於塔利班維護一個國家穩定的能力,幾個世紀以來,沒有哪個世界大國能夠穩定這個國家。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獲得上海交通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The New Great Game: China and Russia Competing in Afghanistan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