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70年12月17日凌晨,當時的雲南省革委會主任、昆明軍區政委譚甫仁,和他的妻子王裡岩,在昆明軍區大院內的家中,雙雙被槍殺。譚甫仁是中共建政後被暗殺的級別最高的高官和將領。

毛澤東派譚甫仁到雲南

據中共上將陳士榘之子陳人康在《回憶我的父親開國上將陳士榘》一書中講,1968年2月11日晚,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緊急召見譚甫仁。毛在跟他談了吳三桂被康熙皇帝封為平西王鎮守雲南的往事之後,說:「你要做平西王了,執掌雲南邊地,封疆大吏喲!」

毛之所以選擇譚甫仁鎮守雲南,是因為毛確信譚是以毛為首「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人。從井岡山時期開始,譚就一直跟隨毛「幹革命」。從當團政委起,之後幾十年裡,譚長期在軍隊搞政治工作。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譚當過第15兵團第44軍政委、廣西軍區副政委、武漢軍區第二政委、工程兵第二政委、昆明軍區政委,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是第九屆中央委員。

1966年文革爆發後,雲南局勢一直很混亂,兩派群眾組織「炮派」和「八派」打得不過開交,甚至發生激烈武鬥。

中共中央不得不在北京開辦「雲南學習班」,將兩派1000多人集中到北京「學習」。

1968年1月,毛澤東調時任工程兵政委譚甫仁,主持「雲南學習班」。期間,昆明軍區編造了一個離奇故事,說雲南有一個「滇西挺進縱隊」,受「國民黨雲南特務組」指使,趁文革之機,在雲南到處抓人、打人、殺人,企圖搞亂雲南。原雲南省委書記趙建民,是實施「國民黨雲南特務組」計劃、支持「滇西挺進縱隊」的幕後黑手。

中央文革小組接到報告後,將到北京匯報工作的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抓捕,「隔離審查」。

1968年5月19日,毛澤東正式任命譚甫仁任昆明軍區政委。6月17日,又任命譚甫仁為昆明軍區黨委書記。6月底,中共總理周恩來在中南海約見譚甫仁,再次對如何解決雲南問題作了指示。

1968年8月11日,譚甫仁和「雲南學習班」的代表分乘4架伊爾18飛機,從北京飛抵昆明。

譚甫仁在雲南殺氣騰騰

譚甫仁抵達昆明後,先是領導「奪權運動」,成立雲南省革命委員會,譚被毛任命為雲南省革委會主任(相當於省委書記)。然後,譚根據毛的部署和指示,緊鑼密鼓開展「劃線站隊」、「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一次又一次掀起追查所謂「滇挺分子」和「國民黨雲南特務組」特務的高潮。

陳人康在《回憶我的父親開國上將陳士榘》中談到了譚甫仁主政雲南時講的一些殺氣騰騰的話。

譚甫仁要求當地幹部:「(階級敵人)有一千抓一千,有一萬抓一萬,有十萬抓十萬,有一百萬抓一百萬,你們不要手軟。不要受兩個百分之九十五的框框的約束、限制」。

「我在箇舊地區講了一次話,一夜之間就揪出了九百九十多個壞人。有人問,可不可以拉出去遊街?遊街後能不能把這些人下放勞動?我說遊街可以,下放勞動也可以,戴白袖套也可以,讓群眾識別嘛!」

陳人康的書中記載:「根據有關統計,雲南僅下關市一地,追查『滇挺』分子運動中就打死、逼死700多人,打傷、致殘1000多人。據云南省委落實政策辦公室統計,曲靖和昭通地區,受『滇東北游擊軍』假案牽連的幹部群眾多達六十萬人,僅曲靖就有二十九萬三千一百九十三人,其中二萬多人被批鬥,二千多人被關押,四千多人被打傷,二千多人被打殘,二百多人被逼死,一百多人被打死……」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被迫害?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所謂「滇西挺進縱隊」,是靠造假造出來的大冤案。

駐昆明部隊某部為了宣傳「滇挺」的「罪行」,將製造的假案變成真的,舉辦了所謂「『滇挺』罪行展覽」。這個展覽,使用的圖片都是假的,解說詞危言聳聽地說:「在大黑手趙健民之流一手操縱和指揮下,『滇西挺進縱隊』攻占了下關,只殺得清白的蒼山被鮮血浸透,碧綠的洱海被鮮血染紅。壽康坡成了死人坡,西洱河成了血水河。」這樣一個假展覽,竟在全省13個專區、州、市,60個縣、區,3個農場,1個林業局巡迴展出,甚至送到北京展出。

1978年9月8日,雲南省委、昆明軍區黨委聯合發出《關於為「滇西挺進縱隊」政治假案平反的通知》,將上述造假事實全部推翻。

據1986年9月群眾出版社出版的《歷史的審判》一書記載,圍繞追查「趙健民執行國民黨雲南特務組計劃」的假案,雲南全省共製造了一萬五千多起冤假錯案。雲南當時的總人口2300萬,因為這些冤假錯案直接受到迫害的就有138萬7千多人,占全省人口總數的百分之六。其中被打死、逼死的1萬7千多人,被打傷致殘6萬1千多人。

譚甫仁夫妻雙雙被暗殺

譚甫仁受毛澤東之命到雲南,因為手握「尚方寶劍」,敢想、敢說、敢幹,堅持「以階級鬥爭為綱」,支持一派,打擊另一派,大搞「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把整個雲南搞得血雨腥風,一片紅色恐怖。

譚甫仁萬萬沒有想到的是,1970年12月17日,他到雲南兩年4個月零6天之日,竟然成了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據當年參與偵破指導小組工作的王廣沂在《春城槍聲——譚甫仁將軍被害案偵破始末》記載:當天凌晨5點左右,一個殺手潛入昆明軍區大院中心32號樓譚甫仁的住所,先槍殺了譚甫仁的妻子王裡岩,然後向譚甫仁連開五槍。第一槍從譚的外衣射入;第二槍從譚披的衣服內側射入;第三槍擊中譚的右後腹部,彈頭貫穿腹部打在走廊牆上;第四槍擊中譚的上臂外側,彈頭卡在骨頭內;第五槍從譚的右太陽穴射入,由左上腦射出,彈頭飛向院牆外,譚當即倒在血泊之中。

譚甫仁被暗殺時出現了一連串的意外情況:一是他本來有五個警衛,但在案發前,有三名警衛被抽調出去參加野外拉練,家裡只有兩名警衛。二是一名警衛在聽到槍聲後,嚇得躲在床板下不敢出來。三是另一個警衛正在另一房間跟譚的老保姆通姦。四是譚家對面軍區司令部機關食堂養的一條狗發案前兩天突然失蹤了。

這些意外情況給殺手作案提供了可趁之機。

暗殺譚甫仁的人是誰?

據王廣沂的《春城槍聲》介紹,經過長達七年的調查,最後確認是昆明軍區保衛科副科長王自正。

在譚甫仁主持「清理階級隊伍」運動時,昆明軍區收到一封檢舉信,說王自正,原名王自政,河南省內黃縣人,富農出身。1947年在其家鄉參加過其堂兄組織的「還鄉團」,槍殺了武拐村武委會主任。這封信最後被上報給昆明軍區政委譚甫仁,譚決定對王實行隔離審查。

1970年4月,王被隔離審查,關在原西壩戰俘管理所,王在被審查期間,對於被檢舉的問題,「承認了又推翻、推翻又了承認,反反覆覆」,「審查了七個月也結不了案」。

在此期間,王是否受到酷刑折磨,我們不得而知,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心中充滿了對譚甫仁的恨。

1970年12月17日,王自正從他被隔離審查的地方,偷偷跑到譚甫仁家裡,實施了暗殺行動;然後,又偷偷跑回被隔離審查的地方。

期間,他跟一個13歲的小孩馬蘇紅照過面。後來,這個小孩出面指證王自正後,王成為重點懷疑對象。1970年12月30日午夜,當專案組準備抓捕王時,王開槍自殺。

結語

從譚甫仁死亡的具體原因看,他是王自正槍殺的。但是,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中共上將陳士榘之子陳人康在他的書中寫道,他的父親說:「譚甫仁死於錯誤的文化大革命」。這個看法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沒有極「左」的文化大革命,如果譚甫仁沒有在雲南執行極「左」的文革路線,如果譚甫仁沒有把那麼多人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或許他不會死得這麼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