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國營商環境惡化 外企高管紛出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7日訊】兩天前,媒體曝出字節跳動的創辦人張一鳴,已經卸任了公司董事長職務,而在今年5月時,張一鳴已經辭去了CEO一職,其實,在中共今年不斷加強的各種監管措施之下,和張一鳴一樣,選擇退出領導層的科企老闆們,為數也不少。而且,中國營商環境的日益惡化,也讓越來越多的知名外企選擇退出中國。在中共對內嚴管的同時,中國的貿易大環境也在變化,有30多個國家宣布,將取消中國「普惠制」關稅優惠待遇。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科企面臨監管壓力 字節跳動大調整

張一鳴的繼任者,是字節跳動的聯合創辦人梁汝波,在去年12月時,梁汝波才剛剛接替了張一鳴辭去的CEO職務。

11月2日,梁汝波在給員工的內部信中宣布,字節跳動將進行一次重大的組織調整,公司業務將被重組為六大板塊。這是梁汝波出任CEO以來,採取的第一波重大舉措之一,也意味著字節跳動從5月份開始的領導層交接已經完成。

根據這個調整計劃,抖音板塊將正式成為字節跳動的旗艦,內部地位超然於其它業務之上,將會整合今日頭條、西瓜視頻,以及搜索、百科等業務,未來將負責國內信息和服務業務的整體發展。

在這一波人事變動之前,10月份時,字節跳動已經傳出過要大規模裁員的消息,估算起來會有3到7萬名員工受影響,而字節跳動也已經對外界證實了消息屬實,但屬於公司正常業務調整。不過,根據職場APP上的員工反饋,有包括應屆生在內的大量員工被裁員。

業內人士認為,今年遊戲和教育兩大行業受監管影響太大,可能是導致字節跳動商業化裁員的原因之一。

另外,梁汝波也在內部信中表示,周受資將不再兼任字節跳動的首席財務官(CFO),而是集中精力擔任TikTok的首席執行官。

今年3月,字節跳動從小米集團挖來了善於操盤上市的周受資擔任公司CFO,外界認為,這是字節跳動加速IPO進程的強烈信號。

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有知情人透露,字節跳動原本考慮將全部或部分業務,在美國或是香港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並在去年12月完成了一輪被認為是IPO之前的融資,該輪融資對字節跳動的估值為1,800億美元。

之後,字節跳動曾被中共網信辦和證券監管機構約談,並被要求解決「數據安全風險」問題,在今年3月份時,張一鳴決定擱置今年在海外上市的打算,並認為這是更明智的做法。

而現在,周受資在擔任CFO僅7個月後就突然卸任,也顯示字節跳動的上市進程確實被擱置。

隨著上市進程的受阻,字節跳動也面臨着股東們的拋售套現。據彭博社消息,持股15%的最大外部投資者海納國際集團(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近期以4,000億美元的總體估值,出售了字節跳動5億美元的股票;而另一股東也以3,600億至3,700億美元的估值出售了字節跳動的股份。

有交易員透露,字節跳動在7月份時的市場交易估值,還高達5,000億美元,但到了10月份,已經下滑到3,600億美元。在這樣的情況下,股東們還要急切套現,顯示對字節跳動的未來存在擔憂。

今年以來,隨著中共加強反壟斷和數據安全監管,字節跳動和其它中國大型科技公司一樣,也面臨著極大的壓力。

今年8月,中共發布了嚴格的網絡遊戲新規,禁止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在週一到週四期間玩網絡遊戲,而在一週的其它三天和公共假期,也只能在晚上8時到9時之間玩網絡遊戲。也就是說,在一年大部分時間裡,未成年人每週只限玩3小時的網絡遊戲。

隨後,字節跳動也在9月採取了新措施,嚴格限制14歲以下抖音用戶的使用時間,將每天使用的最高上限設定為40分鐘,並且限定在早上6時到晚上10時之間,其它時間無法使用。

實際上,字節跳動這一波關於人事和規則等等的調整,還只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的一個縮影,因為在監管壓力下,最近幾個月,中國一些最知名科技公司的創辦人,都退出了公司的日常運營,像是在線零售商拼多多、短視頻平台快手科技,還有電子商務平台京東集團的創辦人等,都先後辭去了公司的CEO或者董事長職務。

而受到中共監管措施衝擊的,也不只是中國的科技公司,外資公司也不能倖免。

中國營商環境惡化 或掀外企高管出走潮

雅虎(Yahoo),就是最新一家宣告退出中國大陸的美國科技公司。從11月1日起,雅虎的全部服務,都不再向中國大陸地區提供,原因就是,中國成為一個「越來越有難度的營商和法律環境」。

這之前,微軟(Microsoft)旗下的職場社交平台領英(LindedIn),剛剛在10月中旬宣布退出中國,而領英也表示,退出原因是鑑於「在中國面臨更具挑戰性的運營環境和更高的合規要求」。

雖然雅虎早在2013年就開始關閉在中國的主要服務,例如電郵、資訊和社區服務,但是它的正式退出還是在提醒人們,隨著中共收緊對數據安全、隱私和互聯網內容的監管,外國公司在中國運營的挑戰越來越大。

而在雅虎撤出的同時,11月1日,中國的《個人資訊保護法》也開始實施。據BBC報導,這項法律規定了應該如何採集和保存數據,包括可能對一家公司實施高達年度營業額5%的罰款。

十多年前,雅虎曾經因為和中共政府分享數據,而導致至少兩名中國異議人士被監禁。其中,記者師濤在2005年因涉嫌洩露國家機密被判刑10年,原因就是雅虎的中國部門向中共政府提交了相關資訊。

而在今年3月時,領英曾表示,將暫時停止中國境內的新會員註冊,知情人士透露,中共的互聯網監管機構,要求領英管理人員加強監管內容,並要求在30天內完成。而最近幾個月,領英通知過幾位關注中國的人權活動人士、學者和記者,提到他們的個人檔案在中國被過濾,理由是其中包含被禁止的內容。

《華爾街日報》引述專家的分析認為,新推出的有關私隱和數據安全的法規,增加了在中國運營的不確定性和合規成本,一些企業寧願退出也不願意應對額外的商業風險。

此外,中國嚴厲的疫情管控措施,也讓外企在中國的經營變得越來越困難,越來越多的西方高管計劃撤離中國。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這其中就包括美國商會在上海和北京的兩位會長。

上海美國商會的會長吉布斯表示,自從全球疫情爆發以來,讓企業高管及其家人進出中國一直非常困難,而嚴格的隔離措施,包括罕見的母親與孩子分離事件,嚇壞了一些外籍人士。

根據上海美國商會最近的一項調查,在受調查的338家中國會員公司中,超過70%的公司難以吸引和留住外國人才,而主要問題就是和疫情相關的旅行限制。

此外,外國人數十年來享受的稅收優惠待遇的取消,以及中國城市生活成本的上升,也是導致外企高管離開的原因。

另外,在8月30日,總部位於成都的西南美國商會也被迫暫停運營,被認為是中國「助長對外國企業越來越敵視的投資環境」的「最新例證」。

32國取消「普惠制」待遇 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除此之外,中國的貿易大環境也在開始發生變化,10月底,中國海關發布公告,證實歐盟、英國、加拿大等32個國家,從12月1日起取消對中國的「普惠制」關稅優惠待遇(GSP),對輸往這些國家的貨物,不再簽發「普惠制」原產地證書。

「普遍優惠制度」(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是指已發展國家在最惠國(Most Favoured Nation,MFN)稅率基礎上,對發展中國家及地區的出口產品,給予的進一步的進口關稅減免。

普惠制自1978年實施以來,先後有40個國家給予了中國普惠制關稅優惠,但是到了2010年,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卻依然堅稱是「發展中國家」,並享有稅務優惠。

從2014年起,瑞士、日本、俄羅斯、哈薩克、白俄羅斯等國家,先後宣布取消對中國的普惠制待遇。截至目前,仍給予中國普惠制待遇的國家只剩下挪威、新西蘭、澳洲3個國家。

這些已發展國家,重新檢討對華關稅政策,其實並不令人意外,除了因為中國的經濟實力已經不同以往,產品也具備了一定的競爭力之外,更因為,中國雖然聲稱自己是「發展中國家」,接受已發展國家的發展援助,但是,又向非洲等其它發展中國家提供大量援助。

而且西方國家最初給中國優惠待遇,也是期望經濟發展後,中共能夠遵守國際貿易中的公平競爭規則,但是直到現在,中共依然對企業提供出口補貼等,以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此外,中共也不執行國際貿易協定中對人權、勞工和環境的保護,而這些標準都直接影響到生產商品的成本。

各個國家都認識到,在國際貿易中,中國是一個不公平的競爭對手。所以,美國多位議員早前就曾經提出《中國貿易關係法案》(China Trade Relations Act),以撤銷中國的永久最惠國待遇(PNTR)。

而在目前,眾多國家取消了中國的「普惠制」待遇,對中共來說,也可以說是一種警告。雖然從短期來看,撤銷「普惠制」待遇,對中國整體出口貿易的衝擊有限,但可能會導致一些勞動密集型和低利潤的產業加速撤離中國。

北京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孫立平,9月份時在一個視頻中透露,外資企業正在紛紛撤離中國。他提到,在過去5年間,從中國轉移到越南的外資企業就達到了2萬家。而從我們剛才的分析來看,中國的營商環境日益惡化,確實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