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北京咄咄逼人促使美國變得強硬

拜登保衛台灣的新承諾是優先考慮和保衛盟友的趨勢的一部分/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登總統公開承諾保護台灣不受中共的影響,這進一步推動了小布什和唐納德‧川普(特朗普)之後的趨勢,也增進了美國對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和民主國家值得捍衛的理解。拜登正在全球範圍內推廣這一觀點。

通過1972年至1982年的三個公報和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美國已經適應了北京70年咄咄逼人的本性。台灣的政治多樣性和現在的民主制度,代表了世界上唯一的主要由華人構成的國家,其公民能夠成功地參與民主。因此,它成為中國和新加坡的光輝典範。如果這兩個國家從專制主義轉向民主,它們也能取得類似的成就。

鑒於過去70年政治格局的變化,中國共產黨的力量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具侵略性,而同時台灣已經從專制走向民主,美國的法律和政策必須朝著明確承諾保衛台灣的方向發展。為了保證台灣在國際體系中的安全,國際社會還應承認台灣是聯合國的平等主權成員。

拜登在10月21日發誓要保衛台灣免受中共的軍事入侵,他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但他和我們的盟友必須做得更多。拜登的政策必須通過行政命令和立法成為美國的政策,使台灣的自由紅線即使在拜登的總統任期之後,依然保持效力。這不僅對美國自身對中共的長期防禦至關重要,而且對我們盟國的防禦也至關重要。

台灣的防禦對於作為美國條約盟友的日本的防衛至關重要。如果中共攻擊台灣,日本可能會支持美國在台灣的防禦。今年,日本30年來首次在年度防衛白皮書中全面應對台灣面臨的威脅。

日本防務分析師表示:「中國(共)和台灣之間的總體軍事平衡正向有利於中國(共)的方向傾斜,而且這種差距似乎在逐年擴大。人們應注意一些趨勢,如中國(共)和台灣力量的加強、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以及台灣自己發展其主要軍事裝備。」

日本執政的自民黨正尋求按照台灣和北約的標準,將國防開支從目前占GDP的1%提高到2%,以幫助遏制中共。這應該增加到至少3.7%,這是美國2020年的國防開支水平。

2018年7月17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台灣桃園軍事基地舉行儀式,委託美國製造的新型阿帕奇AH-64E攻擊直升機。(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哈佛大學法學院和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教授表示,中共在東亞過於咄咄逼人,損害了自己的國際形象。

克拉斯卡寫道:「中國(共)在東亞霸權目標的戰略正在推動美國和日本達成共識,即台灣安全對地區穩定至關重要。」

由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組成的新的澳-英-美安全條約(AUKUS),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威嚇中共,一旦中共攻擊台灣,新條約就可能會啟動。條約成員國願意與澳大利亞分享核潛艇推進技術,這充分表明了他們的關係緊密。台灣最終可能加入AUKUS新條約,但台北目前聲稱不尋求這種技術。

英國國防參謀長(Chief of the Defense Staff)尼古拉斯‧卡特爵士(Sir Nicholas Carter)10月20日表示,AUKUS並不是排他性的,它專注於工業發展,並可能在某個時候將日本、加拿大和新西蘭包括進來。台灣的加入也將給AUKUS提供一個明確的使命和重要性,而那遠遠不只是成員之間的軍事技術共享。

如果北京成功吞併台灣,將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並會增強中共的相對力量。所以,保護台灣,就像保護我們最親密的盟友一樣,符合澳-英-美安全條約成員的國家利益。同樣,尋求台灣最終獨立和國際承認也符合我們的利益。這種承認包括拜登保衛台灣的誓言等「錯誤」。如果這種努力最初被視為錯誤,就至少不太可能激怒中共開戰。它們以後可以通過行政命令和立法被強化到美國的政策中。

2019年4月23日,中共海軍094型戰略核潛艇「長征15號」在山東省青島市附近海域參加海軍閱兵式。(Mark Schiefelnein/AFP via Getty Images)

因此,扭轉中共相對實力不斷增強的趨勢至關重要。這將要求增加對能夠威懾北京的高科技軍事平台和導彈的國防開支。

克拉斯卡寫道:「我認為日本、台灣、歐洲(或美國)在國防上的支出都不夠。20世紀60年代,國防支出占GDP的9%。我們都應該花5%,台灣應該達到10%。」

台灣是軍事上小而意識形態上強大的制衡者,因此它的存在不僅對亞洲有影響,而且對民主理念在國際上的生存也有影響。台灣的盟國可以通過立法來保衛它,並且立法對中共實施經濟制裁,如果它侵略台灣的話。

但是,儘管拜登最近承諾在軍事上保衛台灣,美國仍然被戰略模糊的政策所束縛。記者和政策狂們聲稱拜登在這個問題上多次失態。白宮、五角大樓和國務院也發表了聲明,聲稱美國沒有改變對台政策。這些都證明,美國在如何應對中共攻擊台灣的問題上,依然存在著困惑。

然而,正如《紐約時報》的大衛‧桑格(David Sanger)所指出的,拜登保衛台灣的承諾,很可能是因為隨著北京實力的增強,美國強化了對中共的立場。

桑格表示,拜登的承諾「可能反映出,華盛頓希望強化對中共的措辭,以對抗中共扼殺台灣的新能力。這些能力使中共可以採取一些更微妙的行動,比如,切斷海底電纜、互聯網連接和液態天然氣運輸,而不是徹底入侵。

休‧湯姆林森(Hugh Tomlinson)和迪迪‧唐(Didi Tang)在《倫敦時報》(The Times of London)上寫道:「白宮是對的:拜登總統實際上並沒有改變華盛頓是否會保護台灣免受中國(共)攻擊的政策……他所做的接近於放棄長達數十年的戰略模糊政策,即美國保衛台灣只是一個假設,但從來沒有明確被表述過。」

戰略模糊性有一個很寬的範圍,而不是「非黑即白」的。拜登多次宣布他打算在軍事上保衛台灣,他正在推動政策朝著不那麼模糊和更加致力於台灣民主防禦的方向發展。

但是,美國幫助台灣自衛的承諾仍然是不夠的。克拉斯卡指出,美國經濟和軍隊必須作出變革,才能在全球範圍內保持其防禦力量。

為了保持其作為世界超級大國的地位,美國應該採取供應方經濟政策,實現4%至5%的經濟增長,超過中共正在實現或將要實現的目標。美國及其盟國也應該在對中共進行網絡攻勢的同時,有意識地與中共脫鉤。最後,西方和日本必須調整軍費開支與雄心,包括重點發展能夠控制全球公地(包括海洋和領空、網絡空間和外層空間)的部隊。」

因此,美國必須有能力保證台灣和未來所有戰場的和平,而且在此過程中不失去我們那些最大的城市。這需要更強勁的美國經濟來增加國防開支,以及重新平衡美國軍隊,首先是陸軍。這些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交火中至關重要。它們可以保證我們走向高科技平台,並保證未來對中共和俄羅斯的軍事威懾。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eijing’s Increasing Aggression Only Toughens US Polic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