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徒巴黎繁華街持凶器 襲擊法輪功學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8日訊】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延申海外,11月6日,巴黎法輪功學員王先生在巴黎市中心最繁華地帶遭暴徒襲擊,目前事件有待警方處理。

王先生向本報透露了事件經過。

2021年11月6日(星期六)下午,王先生驅車載家人前往巴黎市中心,準備參加當地法輪功學員每週六舉辦的講真相活動。大約2點40分左右,當車輛行駛至巴黎市中心著名的奧斯曼大道(Boulevard Haussmann,穿越巴黎8區和9區)時,遭到了中共暴徒的襲擊,行凶者用鐵棒猛擊車的側面,將車窗之間的鐵槓砸出了一個凹糟。

王先生回憶,大約2點32分,他驅車到聖但尼大街(Boulevard Saint Denis)時,就發現停在街道旁一輛車的男性華人司機朝著他的車子拍照,並挑釁性地豎起中指。王先生並沒有理會對方繼續開車前行。結果這輛車子從右邊超車到王先生車子的前方(如圖一,圖二),王先生拍下其車牌號ER 837 EM,大巴黎93省。

圖一:暴徒所駕駛車輛從右側超車,開到王先生車子前面。(王先生本人提供)
圖二:中共暴徒所駕駛車輛後視圖。(王先生本人提供)

當王先生驅車行駛至奧斯曼大道時,行凶者的車子突然停了下來,坐在駕駛前座的行凶者下了車,此人大約1.7米,他朝正在往前行駛的王先生的車走過來,然後揮起一個金屬物體猛地砸向王先生的車窗玻璃,因車正在行駛,鐵棒剛好打到了兩個車玻璃之間的鐵槓,凶徒用力猛狠,將鐵槓打出一個凹槽來。(圖三)

11月6日,巴黎法輪功學員王先生於市中心遭中共暴徒襲擊。圖為王先生所駕駛車輛。左下角是車窗之間鐵槓被砸後的放大圖。(王先生本人提供)

 

車裡,王先生一家人聽到一聲金屬碰撞發出的巨大響聲。坐在駕駛室後面的王先生的母親,以及兩個幼小的孩子(分別4歲半和6歲)都受到驚嚇。

王先生表示,當時對突而其來的暴力襲擊感到措手不及,「我壓根兒沒料到他們會在巴黎大街公然行惡。他們停車在路旁觀察我,明明知道我車上有老人和幼兒。」王先生說。

11月6日,巴黎法輪功學員王先生於市中心遭中共暴徒襲擊。圖為王先生所駕駛車輛。左下角是車窗之間鐵槓被砸後的放大圖。(王先生本人提供)
行凶者在施暴後又回到車上,並驅車追上王先生,他們打開車窗對著王先生侮辱謾罵。

「面對辱罵,我奉勸他們不要追隨中共作惡。但他們指著我車頂上的展板和車貼恐嚇道:你傳播這個我們就要殺了你。」王先生說。王先生的車頂貼有「打倒中共惡魔」、「遠離中共=遠離病毒」字樣的板牌。

王先生認為:「這次是中共暴徒有備而來。」

「我告訴他們,在巴黎街頭如此行惡,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嚴懲,警察也不會放過他們」,王先生說,「我跟他們講,中共不等於中國,愛國不等於愛黨,千萬不要充當中共的打手和幫凶。他們聽到報警後,匆匆拍了幾張照片開車逃走了。」

事後,王先生向巴黎警察局報案。王先生說:「當警察聽聞暴徒公然在巴黎市中心持凶器襲擊,車裡還坐著我的母親和孩子,警方感到十分震驚。」

王先生表示,警方將會於工作日對案件進行詳細錄口供和調查。

法國法輪大法佛學會譴責暴徒行為
法國法輪大法佛學會唐漢龍先生向本報表示:「我非常震驚這些暴徒赤裸裸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我堅決遣責這種黑社會流氓暴行。」

唐先生說:「這可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害怕,反映出中共的末日之舉。」他希望巴黎警方進行司法調查,儘快捉拿暴徒歸案。

9月底,法國國防部下屬法國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IRSEM)發表了一篇名為《中共影響力行動》的分析報告引起轟動,報告全面揭開了中共試圖在全球範圍內實施影響、滲透和控制世界的方式,其中也詳細揭露了中共通過方式迫害國內甚至海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唐先生表示:「本次事件反映了法國國防部報告的真實性。」

唐先生認為,法國華人社區已深受中共滲透,許多華人協會成為了中共滲透影響的對象,「華僑和新一代移民均被中共洗腦,使很多人把中共與中國混為一談,黨國不分。」他說。

國際追查組織譴責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負責人汪志遠先生表示:「這是直接針對『揭露中共罪惡的人』在進行攻擊,以暴力行為攻擊,類似事件在世界各地均有發生,如2008年紐約法拉盛事件一樣,暴徒有備而來。」

「這不光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現在全世界都在反對中共,這是對所有反對中共的人的迫害」,汪先生說,「用鐵器行凶,直接攻擊,這是明顯的刑事犯罪。法國是自由社會,司法公正,警方應將暴徒繩之以法。」

歐洲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潘朝榮女士表示:「暴徒如此明目張胆地對法輪功學員行凶,表明中共迫害已經延申海外。」

潘女士認為:「一般的華人老百姓或粉紅,頂多就是罵罵作罷。只有受中共安排的打手,才會這樣公然行凶。」

她還說:「這無疑也是迫害整個華人圈子,所謂寒蟬效應,讓華人畏懼不敢發聲。我希望海外華人都看清中共的邪惡,不要被其謊言迷惑。」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