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徒巴黎繁华街持凶器 袭击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8日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延申海外,11月6日,巴黎法轮功学员王先生在巴黎市中心最繁华地带遭暴徒袭击,目前事件有待警方处理。

王先生向本报透露了事件经过。

2021年11月6日(星期六)下午,王先生驱车载家人前往巴黎市中心,准备参加当地法轮功学员每周六举办的讲真相活动。大约2点40分左右,当车辆行驶至巴黎市中心著名的奥斯曼大道(Boulevard Haussmann,穿越巴黎8区和9区)时,遭到了中共暴徒的袭击,行凶者用铁棒猛击车的侧面,将车窗之间的铁杠砸出了一个凹糟。

王先生回忆,大约2点32分,他驱车到圣但尼大街(Boulevard Saint Denis)时,就发现停在街道旁一辆车的男性华人司机朝着他的车子拍照,并挑衅性地竖起中指。王先生并没有理会对方继续开车前行。结果这辆车子从右边超车到王先生车子的前方(如图一,图二),王先生拍下其车牌号ER 837 EM,大巴黎93省。

图一:暴徒所驾驶车辆从右侧超车,开到王先生车子前面。(王先生本人提供)
图二:中共暴徒所驾驶车辆后视图。(王先生本人提供)

当王先生驱车行驶至奥斯曼大道时,行凶者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坐在驾驶前座的行凶者下了车,此人大约1.7米,他朝正在往前行驶的王先生的车走过来,然后挥起一个金属物体猛地砸向王先生的车窗玻璃,因车正在行驶,铁棒刚好打到了两个车玻璃之间的铁杠,凶徒用力猛狠,将铁杠打出一个凹槽来。(图三)

11月6日,巴黎法轮功学员王先生于市中心遭中共暴徒袭击。图为王先生所驾驶车辆。左下角是车窗之间铁杠被砸后的放大图。(王先生本人提供)

 

车里,王先生一家人听到一声金属碰撞发出的巨大响声。坐在驾驶室后面的王先生的母亲,以及两个幼小的孩子(分别4岁半和6岁)都受到惊吓。

王先生表示,当时对突而其来的暴力袭击感到措手不及,“我压根儿没料到他们会在巴黎大街公然行恶。他们停车在路旁观察我,明明知道我车上有老人和幼儿。”王先生说。

11月6日,巴黎法轮功学员王先生于市中心遭中共暴徒袭击。图为王先生所驾驶车辆。左下角是车窗之间铁杠被砸后的放大图。(王先生本人提供)
行凶者在施暴后又回到车上,并驱车追上王先生,他们打开车窗对着王先生侮辱谩骂。

“面对辱骂,我奉劝他们不要追随中共作恶。但他们指着我车顶上的展板和车贴恐吓道:你传播这个我们就要杀了你。”王先生说。王先生的车顶贴有“打倒中共恶魔”、“远离中共=远离病毒”字样的板牌。

王先生认为:“这次是中共暴徒有备而来。”

“我告诉他们,在巴黎街头如此行恶,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警察也不会放过他们”,王先生说,“我跟他们讲,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不等于爱党,千万不要充当中共的打手和帮凶。他们听到报警后,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开车逃走了。”

事后,王先生向巴黎警察局报案。王先生说:“当警察听闻暴徒公然在巴黎市中心持凶器袭击,车里还坐着我的母亲和孩子,警方感到十分震惊。”

王先生表示,警方将会于工作日对案件进行详细录口供和调查。

法国法轮大法佛学会谴责暴徒行为
法国法轮大法佛学会唐汉龙先生向本报表示:“我非常震惊这些暴徒赤裸裸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我坚决遣责这种黑社会流氓暴行。”

唐先生说:“这可见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害怕,反映出中共的末日之举。”他希望巴黎警方进行司法调查,尽快捉拿暴徒归案。

9月底,法国国防部下属法国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共影响力行动》的分析报告引起轰动,报告全面揭开了中共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影响、渗透和控制世界的方式,其中也详细揭露了中共通过方式迫害国内甚至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唐先生表示:“本次事件反映了法国国防部报告的真实性。”

唐先生认为,法国华人社区已深受中共渗透,许多华人协会成为了中共渗透影响的对象,“华侨和新一代移民均被中共洗脑,使很多人把中共与中国混为一谈,党国不分。”他说。

国际追查组织谴责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负责人汪志远先生表示:“这是直接针对‘揭露中共罪恶的人’在进行攻击,以暴力行为攻击,类似事件在世界各地均有发生,如2008年纽约法拉盛事件一样,暴徒有备而来。”

“这不光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在全世界都在反对中共,这是对所有反对中共的人的迫害”,汪先生说,“用铁器行凶,直接攻击,这是明显的刑事犯罪。法国是自由社会,司法公正,警方应将暴徒绳之以法。”

欧洲退党服务中心负责人潘朝荣女士表示:“暴徒如此明目张胆地对法轮功学员行凶,表明中共迫害已经延申海外。”

潘女士认为:“一般的华人老百姓或粉红,顶多就是骂骂作罢。只有受中共安排的打手,才会这样公然行凶。”

她还说:“这无疑也是迫害整个华人圈子,所谓寒蝉效应,让华人畏惧不敢发声。我希望海外华人都看清中共的邪恶,不要被其谎言迷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