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打完第三針仍感染 北京正蹈以色列覆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幾天看到這樣幾則新聞,一則是11月2日北京確診的一家四口中的在花家地實驗小學的女主人,業已在10月30日打完第三針,但還是感染。一則是一名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的北大高材生猝然離世引發北美華人圈熱議,其死亡疑似與其剛打完第三針疫苗有關。還有一則是新西蘭力推疫苗的總理在面對記者質問「為何在以色列疫苗不起作用」時,總理拒絕回答,反而叫停了記者會。

上述新聞結合中國當下的疫情看,還是很說明問題的。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在中共當局強制打疫苗且早已超過11億人接種的情況下,大陸近期仍然再次爆發了遍及十幾個省市的疫情,而且範圍還在繼續擴大,尤為重要的是確診者幾乎都是兩針疫苗的完全接種者,甚至此次疫情的重症率也遠高以往。更令民眾不解的是,當局防控做法不僅沒有絲毫改善,反而變本加厲,封城、封小區不說,有些地方,如北京人居然遇到了返京難的問題。

如此防控措施嚴重影響了人們的日常生活,抱怨聲不絕網絡,而一再爆發的疫情讓很多人逐漸清醒,開始質疑疫苗的有效性,開始意識到中共御用專家們大力推薦的疫苗以及被視為有效性高於國產的海外疫苗,根本無法防止中共病毒的傳染,也不能防止重症甚至死亡,因為打不打疫苗與隔離與否、封城與否、感染髮病傳播重症與否等都沒有必然聯繫,上述前兩則新聞就是佐證。

然而,中共卻置事實和網絡一再披露的疫苗傷害者的陳情不顧,也根本不進行調查研究,反而一方面將目光瞄準了3至11歲的幼兒,強制他們打疫苗;另一方面繼續推動第三針加強針的注射,中共御用專家張文宏、鍾南山也都出來站台呼籲民眾打第三針。

據11月3日官媒新華網的報導,中國各地已針對公安、消防、教育、醫療衛生、交通、物流等重點人群,在10月開啟了加強針的接種工作,如北京朝陽區連續3天加強針單日接種超10萬劑次。短短半個月,有多少人打了加強針?

無疑,按照中共當局這個推進速度,越來越多打過兩針的國人將不得不再打第三針,但從北京確診的這個案例看,打完第三針並不能保證不被感染,也不能保證不發病,而北大博士生猝死案例則讓人們意識到第三針也是不安全的,甚至可能引發血栓、心臟病等副作用,以及可能導致ADE現象。

ADE現象,即「抗體依賴性感染加劇效應」,簡單說,就是接種疫苗者,如果抗體無法對抗病毒,就成了病毒進入細胞的敲門磚,反而增強了病毒的毒性,提高致死率。早在7月底就打了第三針的以色列的確診、死亡人數上升,就很可能與此有關。

來自以色列官網的最新數據顯示,從今年7月30日以色列開始進行第三針的疫苗接種後,感染中共病毒確診或者注射後的死亡率急速大幅的上升;而從8月一週的確診數據來看,已接種而確診的人數幾乎是未接種而確診的人數的五倍。

9月3日,以色列每百萬人中平均每7天滾動的平均值就有1,143個感染病例,比美國同一天報告的比率(即每百萬人中有501人)高出一倍之多,其中很多是打過兩針乃至三針疫苗的。另據《耶路撒冷郵報》報導稱,自8月初以來,有將近20萬以色列人新冠檢測結果呈陽性,564人死亡。在該國400名病情嚴重的新冠患者中,有64%的人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

而疫苗的副作用也在越來越多的以色列人身上顯現,視頻《證詞項目》 (The Testimonies Project)披露了40個以色列人的經歷,他們在打完疫苗後分別出現心臟病(占病例的大部分)、疾病爆發、血栓、出血和流產、感染和炎症、皮膚和神經系統等問題。

此外,以色列衛生部於9月30日早8點在Facebook上發帖,收集有關輝瑞疫苗副作用的報告,幾天之後有多達25000個評論和報告張貼在該網站,大多是反映自己或親屬接種疫苗後的不良反應。在這些報告中,許多人出現了以前從未有過的醫療狀況,其中一些本來有基礎疾病的在疫苗接種後加重了。還有醫護人員透露,其他沒有基礎病的人在接種疫苗後也出現了相似症狀。

很多帖子隨後被以色列衛生部刪除,這引起了以色列人的不滿,近一個月以色列人上街抗議就是覺醒之後的行動。

以色列狂打疫苗的結果,世界很多國家都看在眼中,這也是新西蘭記者要求強制打疫苗的本國總理回答「為何在以色列疫苗不起作用」的原因。而從中共當下的所為看,北京正在蹈以色列的覆轍。當越來越多的人感染,甚至出現疫苗後遺症時,當越來越多的心梗、腦梗患者增多時,中共還能掩蓋多久真相?

作為中國人,為了自身安全,也必須質問北京當局:為何打了兩針疫苗依然不起作用?副作用究竟有哪些?為何沒有公開和評估?究竟有多少人死於疫苗?打第三針真的安全,不會導致ADE現象嗎?如果出現副作用,誰來負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