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打完第三针仍感染 北京正蹈以色列覆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几天看到这样几则新闻,一则是11月2日北京确诊的一家四口中的在花家地实验小学的女主人,业已在10月30日打完第三针,但还是感染。一则是一名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北大高材生猝然离世引发北美华人圈热议,其死亡疑似与其刚打完第三针疫苗有关。还有一则是新西兰力推疫苗的总理在面对记者质问“为何在以色列疫苗不起作用”时,总理拒绝回答,反而叫停了记者会。

上述新闻结合中国当下的疫情看,还是很说明问题的。根据大陆媒体报导,在中共当局强制打疫苗且早已超过11亿人接种的情况下,大陆近期仍然再次爆发了遍及十几个省市的疫情,而且范围还在继续扩大,尤为重要的是确诊者几乎都是两针疫苗的完全接种者,甚至此次疫情的重症率也远高以往。更令民众不解的是,当局防控做法不仅没有丝毫改善,反而变本加厉,封城、封小区不说,有些地方,如北京人居然遇到了返京难的问题。

如此防控措施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抱怨声不绝网络,而一再爆发的疫情让很多人逐渐清醒,开始质疑疫苗的有效性,开始意识到中共御用专家们大力推荐的疫苗以及被视为有效性高于国产的海外疫苗,根本无法防止中共病毒的传染,也不能防止重症甚至死亡,因为打不打疫苗与隔离与否、封城与否、感染发病传播重症与否等都没有必然联系,上述前两则新闻就是佐证。

然而,中共却置事实和网络一再披露的疫苗伤害者的陈情不顾,也根本不进行调查研究,反而一方面将目光瞄准了3至11岁的幼儿,强制他们打疫苗;另一方面继续推动第三针加强针的注射,中共御用专家张文宏、钟南山也都出来站台呼吁民众打第三针。

据11月3日官媒新华网的报导,中国各地已针对公安、消防、教育、医疗卫生、交通、物流等重点人群,在10月开启了加强针的接种工作,如北京朝阳区连续3天加强针单日接种超10万剂次。短短半个月,有多少人打了加强针?

无疑,按照中共当局这个推进速度,越来越多打过两针的国人将不得不再打第三针,但从北京确诊的这个案例看,打完第三针并不能保证不被感染,也不能保证不发病,而北大博士生猝死案例则让人们意识到第三针也是不安全的,甚至可能引发血栓、心脏病等副作用,以及可能导致ADE现象。

ADE现象,即“抗体依赖性感染加剧效应”,简单说,就是接种疫苗者,如果抗体无法对抗病毒,就成了病毒进入细胞的敲门砖,反而增强了病毒的毒性,提高致死率。早在7月底就打了第三针的以色列的确诊、死亡人数上升,就很可能与此有关。

来自以色列官网的最新数据显示,从今年7月30日以色列开始进行第三针的疫苗接种后,感染中共病毒确诊或者注射后的死亡率急速大幅的上升;而从8月一周的确诊数据来看,已接种而确诊的人数几乎是未接种而确诊的人数的五倍。

9月3日,以色列每百万人中平均每7天滚动的平均值就有1,143个感染病例,比美国同一天报告的比率(即每百万人中有501人)高出一倍之多,其中很多是打过两针乃至三针疫苗的。另据《耶路撒冷邮报》报导称,自8月初以来,有将近20万以色列人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564人死亡。在该国400名病情严重的新冠患者中,有64%的人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

而疫苗的副作用也在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身上显现,视频《证词项目》 (The Testimonies Project)披露了40个以色列人的经历,他们在打完疫苗后分别出现心脏病(占病例的大部分)、疾病爆发、血栓、出血和流产、感染和炎症、皮肤和神经系统等问题。

此外,以色列卫生部于9月30日早8点在Facebook上发帖,收集有关辉瑞疫苗副作用的报告,几天之后有多达25000个评论和报告张贴在该网站,大多是反映自己或亲属接种疫苗后的不良反应。在这些报告中,许多人出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医疗状况,其中一些本来有基础疾病的在疫苗接种后加重了。还有医护人员透露,其他没有基础病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也出现了相似症状。

很多帖子随后被以色列卫生部删除,这引起了以色列人的不满,近一个月以色列人上街抗议就是觉醒之后的行动。

以色列狂打疫苗的结果,世界很多国家都看在眼中,这也是新西兰记者要求强制打疫苗的本国总理回答“为何在以色列疫苗不起作用”的原因。而从中共当下的所为看,北京正在蹈以色列的覆辙。当越来越多的人感染,甚至出现疫苗后遗症时,当越来越多的心梗、脑梗患者增多时,中共还能掩盖多久真相?

作为中国人,为了自身安全,也必须质问北京当局:为何打了两针疫苗依然不起作用?副作用究竟有哪些?为何没有公开和评估?究竟有多少人死于疫苗?打第三针真的安全,不会导致ADE现象吗?如果出现副作用,谁来负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