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從歷史角度回顧COVID-19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中國武漢市首次出現COVID-19以來,疫情已經持續了兩年左右,時間足夠長,可以讓我們從歷史的最初記錄開始,更深入地探討此次大流行的教訓和影響。

雖然歷史學家們將在未來幾十年裡討論疫情的後果,但在此時,我們可以就疫情對中共和世界的廣泛影響得出五個結論。

中共隱瞞真相

首先,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越來越多的參與者被迫承認,一些今天已經透明的事實將被視為真相。中共隱瞞了COVID-19的起源和易傳播性,隱瞞消息,使得COVID-19得以傳播。

世界衛生組織(WHO)是這一騙局的同謀,給該組織帶來永久性的恥辱。中共謊報病毒起源,並在不同時間將病毒起源歸咎於美軍、意大利或其它國家。無數國家的政府和媒體也參與了這些宣傳。

此外,中共鎮壓了中國國內試圖說出真相的人。這些人仍未得到世界的適當關注,在某些情況下,未得到他們應得的榮譽,當然包括諾貝爾獎。

COVID-19告訴世界,中共奸詐狡猾,具有欺騙性,它所腐蝕的世界衛生組織也是如此。由於不可信賴,只要是中共執政,中國給世界的形象就會是一個騙子。

COVID-19對世界人口、經濟、政治的損害

第二,這次大流行展示了病毒作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強大作用,即使是無意的。病毒給世界人口、經濟和政治帶來了沉重打擊。

大流行造成數百萬人死亡和患病,擾亂了家庭和生計,產生了一系列次級效應,包括嚴重的孤獨感導致自殺率上升、吸毒,阻礙了年輕人接受教育、以及在養老院照顧親人。

疫情嚴重破壞全球經濟,動搖了全球化的基礎,證明了由於製造業集中在中國,經濟變得有多麼脆弱,尤其是藥品、原料、醫療設備和個人防護裝備(PPE)。

大流行的政治影響,包括削弱了川普(特朗普)總統連任的機會,並確保他對中共的強硬政策埋下的種子,未能在拜登政府開花結果。

也許最持久的影響是對民主國家的影響。疫情表明,當局將以犧牲個人權利為代價,利用公共衛生來加強政府的權力。

COVID-19擾亂全球供應鏈

第三,病毒引入了一個長久以來被認為已經解決的問題:將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想法。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顯然是愚蠢的。同時,製造業的重新平衡(避免只在中國生產,而在印度和其它國家生產,或在美國和西方國家生產)是否是永久性的,或者說,是否忘記了大流行的教訓,製造業在很大程度上回歸中國,這還有待觀察。

記憶是短暫的,而利潤的誘惑不可抗拒。因此,包括個人防護用品在內的製造業回歸中國,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也就不足為奇了。

此外,中共對全球的工業家和政治家們保持著巨大的影響力,這為製造業回歸中國鋪平道路。關鍵製造業回歸中國,在今天可能是不可想像的,但如果這種勢頭不保持住,未來將是如此。

學到的教訓很快被遺忘。

2021年8月4日,在武漢市的一個檢測機構,實驗室技術人員穿著個人防護設備,對待檢測的COVID-19病毒樣本進行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COVID-19:生物武器?

第四,該病毒的疑似來源(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引起了世人對解放軍(PLA)生物武器研究的關注。

由於軍民兩用的問題,解放軍的計劃總是隱藏在暗處,很容易隱藏。也就是說,為民用目的所做的工作,如對功能增益的研究,也可能具有軍事意義。撇開解放軍在其設施中的研究不談,中國民用研究實驗室的規模和能力表明,解放軍從民用研究中獲得了可觀的好處。

其它國家尚未理解,為什麼解放軍對生物武器有如此大的興趣。此外,他們仍然還未理解為什麼中共軍隊會尋求發展這些武器,以及會如何使用這些武器。

現在是世界向中共施壓的時候了,揭露其生物武器計劃的真相。歷史告訴我們,解放軍從 COVID-19疫情中吸取的教訓是,無論對世界人民造成多大的災難,生物武器都可以實現中共的目標。

下一次爆發

第五,鑒於COVID-19的巨大影響,世界有理由對下一次爆發感到擔憂。以下問題是最重要的。從現在起,中共的病毒威脅將攪亂世界的公共衛生、經濟、政治和貿易。

COVID-19爆發後,全世界可以想像,未來一種神祕的疾病──中共的COVID-X──將對全球衛生、市場、貿易、運輸和政治前景產生重大影響。沒人想再經歷一次。

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樣,COVID-19給世界各地幾代人帶來了痛苦的共同經歷。那場戰爭和COVID-19的遺產意味著,中共就像二戰前的希特勒一樣,擁有一個強大的工具來操縱並推進其目標──恐怖經歷的重演讓人害怕。

中共有一個機制,可以威脅或利用另一次疫情,迫使各國服從它的命令。未來大流行的威脅已經成為北京控制權力的動力。為了鞏固其合法性,中共將辯稱,它必須繼續掌權,因為只有它才能採取必要的嚴厲措施,遏制未來的COVID-X,從而拯救世界。但前提是中共選擇這麼做。由於只有中共能夠阻止或促進其在全球的病毒傳播,顯然,世界其它國家最好照中共說的做。因此,北京有了一個新手段,可以從其它國家和國際組織那裡得到它想要的東西。

現在可以了解COVID-19的歷史影響了。可悲的是,COVID-19悲劇的最後一幕還沒有上演,因為中共意識到它擁有一個多麼強大的武器:未來大流行的威脅,由此引起的全球恐懼,以及利用這種恐懼來幫助其掌控權力,同時使世界受制於其決定的能力。

作者簡介:

布拉德利‧A‧塞耶(Bradley A. Thayer)是「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的創始人之一,他與人合著《中國如何看待世界:漢族中心主義和國際政治中的權力平衡》(How China Sees the World: Han-Centrism and the Balance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一書。

原文:COVID-19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