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黨媒高調敲打江曾 六中全會不平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8日,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在北京召開。召開前的連續幾天,中共黨媒開足馬力為全會將重新確定習近平的歷史地位和連任造勢。外界注意到,全會召開當日,《人民日報》頭版除了造勢文章外,還在右下方兩篇相鄰的文章中,同時提及「丹書鐵券」、「鐵帽子王」之語。

題為《堅定不移正風肅紀反腐》的文章中稱,嚴肅查處一批高級幹部違紀違法案件,傳遞出強烈信號:黨內從來沒有「丹書鐵券」,誰也當不成「鐵帽子王」。另一篇題為《黨在革命性鍛造中更堅強》文章中亦稱:「任何人都不能心存僥倖,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

第二篇文章中引用的正是習近平於2015年2月2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原文,而官方首次提到「鐵帽子王」,是在同年1月《人民日報》發表的關於習近平在中紀委五中全會講話的評論文章中。因此,外界普遍推斷,中共黨內首提「鐵帽子王」的人應是習近平。

由於「丹書鐵券」即「免死金牌」是古代帝王頒授給功臣、重臣的一種憑證,「鐵帽子王」是清王朝時對世襲罔替的王爵的俗稱,且因他們擁有免死特權,因此彼時在反腐中與江派激烈對弈的習近平,拋出此語,明顯亦有所指,而中共黨內江澤民、曾慶紅被視為「鐵帽子王」最大可能的人選。

回顧當年發出此語之時,習近平已然通過一系列動作、舉措,在各個領域清剿江派,削弱其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方面的攪局影響,更多江派高官、中層官員,特別是與江家有密切關係的官員被查,江澤民本人更被大陸逾20萬法輪功學員實名舉報。而曾慶紅身邊也出現了「老部下、身邊人相繼出事」、「被中紀委約談」、被限制出境、被實名舉報、長時間「消失」、行為「異常」等前兆。

如果習當時順天意、民心,拿下江曾,局面將與當下截然不同。然而,為了保黨保權力,習最終在中共十九大選擇了與江派妥協,而妥協的結果是近五年來,雙方的博弈從未休止,而且愈加白熱化、公開化。隨著未遂刺殺習案件以及江派在政治、經濟、金融等要搞垮習的政變被習獲知,習才明白自己面臨著怎樣的困境。

習遂再次下重手。從去年到今年對江派盤踞的政法系的清剿,抓捕、查辦、判刑江派大馬仔孫力軍、傅政華等高官,打擊包括有江派背景的馬雲阿里巴巴、滴滴等民企,迫使曾慶紅侄女曾寶寶的公司陷入危機,整肅江派軍工、文藝等領域的大小馬仔……都在表明習非常清楚誰在給自己製造麻煩。

有意思的是,在習與江派妥協後一直不再出現的「鐵帽子王」的說法,今年又開始現身。9月18日,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的文章《不能做桃花源中人》中稱,查處的案例表明,沒有什麼「刑不上大夫」、「鐵帽子王」,也沒有什麼「退休即安全著陸」、「海外是避罪天堂」。

7月11號,新華社一篇捧習的文章中如此說道:「上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大老虎』,下到群眾身邊的『蠅貪鼠害』,誰也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誰也不是『鐵帽子王』。」

這無疑說明「鐵帽子王」還沒有落馬,還在給習不斷製造麻煩。如今在六中全會召開的頭一天,黨媒頭版罕見地再度提及「丹書鐵券」、「鐵帽子王」,而且是兩篇文章同時提及,這的的確確是前所未有。可以說,習近平高調敲打江曾,顯然是為了確保全會召開期間不出問題,而這折射的是他內心深深的擔憂。

讓習不能不警惕的是,全會前,海外有江派背景的多維網突然在「春秋筆」欄目下發文,借解讀1976年的針對「四人幫」的軍事政變而發出威脅;中國大陸發生了多次不明原因的爆炸;還有曾寶寶微博中的「看我亮招」、「逢山開路」、「敢打出活」之語和向員工發出《寶爺家書》中的「花樣年絕不躺平」,「花樣年是野草,寒冬過後,春風吹又生」,「事情來了,不逃避;遇到問題,去解決」等詞句,都似乎在說明江派並沒有臣服,也沒有承諾不折騰或攪局,而攪局會發生在六中全會上嗎?六中全會會出現波折嗎?

六中全會召開的這幾天是否會順利,我們只能靜觀。然而,無論習近平再怎麼警告,再怎麼防範,甚至即便六中全會江曾攪局沒有成功,習如願確立了自己的新地位,但只要不拿下興風作浪幕後的黑手江曾,高度集權的習,其所希冀的政治安全依舊永遠不會得到,習仍處於難以言說的危險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