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盲從的悲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是群居生活的,是互相影響的,也是容易從眾、跟風、隨大流的。其實,當人放棄了獨立的思考、判斷、選擇,不假思索地盲從於大多數,人云亦云、亦步亦趨時,輕則迷失自我、失去理性,重則害人害己、惡貫滿盈。

1944年,希特勒實施「狼人」計劃,並且訓練青少年成為間諜和破壞份子,讓他們攜帶砒霜和炸藥前往盟軍戰線的背後進行活動。1945年2月21日,弗蘭茨與赫伯特這兩個男孩,作為「狼人」被空投到艾弗爾山的敵軍後方。由於黨衛軍將這兩名男孩空投的地方距離目標太遠,結果沒等他們開展活動,就被美軍巡邏兵捕獲。經過審訊,美軍第九軍軍事法庭以間諜罪判處他們死刑,槍斃。他們的辯護律師,一位美國軍官,向法庭遞交了赦免申請書,說明他們只是未成年的孩子。幾個星期後,他們被告知,赦免申請遭到拒絕。在寫給父母的遺書中,弗蘭茨寫道:「我這樣做是深切地希望為我親愛的德意志祖國和我的人民服務。」其實,此時離第三帝國最終的覆滅只有34天,他們崇拜的希特勒早已自殺。1945年6月1日,在悽厲的槍聲中,他們默默地死去了,鮮血順著他們還未成年的軀體,慢慢地浸透了腳下這塊祖國的土地。弗蘭茨16歲,赫伯特17歲。據統計,在德國,1921年至1925年出生的人當中,三分之一還多的人慘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或者死在國內的戰場上。[1]

他們乳臭未乾、不經世事、簡單無知,他們被納粹的謊言蠱惑,他們盲從於納粹的指令,他們背叛了正義,欺騙了國家,出賣了自己,斷送了性命。

這樣荒誕、血腥、悲慘的事件,只是在上個世紀的德國才有嗎?不,只要有獨裁、暴政、謊言的地方,就會有欺騙洗腦,就有盲目跟從,就有迫害殺戮。

自從中共一九九九年非法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誹謗、詆毀佛法的宣傳,欺騙了所有的中國人,被中共灌輸洗腦的人,有的仇視佛法,有的仇恨修煉人,繼而積極參與迫害。據不完全統計,自迫害以來,通過民間途徑證實的已有幾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還有許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有的被送入瘋人院迫害致瘋、致殘,有的被活摘器官,也有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居無定所、流離失所。

長春學員劉成軍被非法判刑十九年,關押于吉林監獄,其間受盡各種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長春中日聯誼醫院含冤去世,死不瞑目。劉成軍遺體七竅流血,大腿處被割開流著血。二零一一年二月,佳木斯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執行強制嚴管和暴力轉化,在短短十五天內,秦月明等三人被迫害離世。放到冰櫃裡的秦月明滿身是傷、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異常,他的右側脖子後部呈大片紅腫。

這些人間悲劇,是江澤民發動的,江澤民是罪魁禍首,共產黨是禍根。但如果沒人跟從迫害政策,如果沒有人執行迫害命令,如果沒有人窮凶極惡、拳打腳踢,江澤民一個人豈能屠殺幾千條生命。是因為有人在見風使舵、在推波逐流、在落井下石,才有了迫害的持續和慘烈。而每一個參與的人都在助紂為虐,都難辭其咎,都罪責難逃。有的人說,共產黨給我飯吃,黨讓幹啥我幹啥;有的人說,大家都參與了,我也隨大流吧;有的人以為,這是我的工作,我必須按指令跟蹤、竊聽、抓捕;有的人覺得,有黨做靠山,我就可以有恃無恐、肆無忌憚、心狠手辣。

當這些人盲目跟從中共迫害的時候,就成為了中共打人的棍子,黨讓幹啥就幹啥,沒有是非對錯,沒有良心道義,只有趨炎附勢、聽信屈從、變本加厲,結果只能是迫害的升級,悲劇的蔓延。雖然現在中共還在執政,迫害依然持續,但是當正義的審判上演,那些參與迫害的,人人都必須面對控訴,也無法逃脫法網恢恢。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即使是16歲的弗蘭茨,17歲的赫伯特,即使是被洗腦欺騙的,即使是強迫強制的。只要違背了人性,出賣了良知,喪失了道義,企圖間諜,妄圖破壞,試圖陷害,即使沒有奏效,也是罪惡。因為我們是人,是有自己的頭腦的,是有理性、有智慧的、有能力的做出正確判斷與選擇的。

當我們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選擇就最為重要,選擇就決定未來——可以被欺騙,也可以選擇不上當;可以跟黨走,也可以擇善固執;可以同流合污,也可以潔身自好;可以落井下石,也可以雪中送碳。在這個撲朔迷離的塵世中,如果誰選擇盲從,誰就是心甘情願的失去自我,迷失方向,還可能誤入歧途,墜入地獄。

16歲的弗蘭茨、17歲的赫伯特,用他們荒誕的悲慘人生在告訴世界:被謊言洗腦是可怕的,盲目跟從是危險的,圖謀殺戮是罪惡的。盲目跟從造下的業果,是必須本人承擔的,是無人袒護的,是不能赦免的。

茫茫世界裡,芸芸眾生中,我們可以飄搖如浮萍,隨風蕩漾,也可以挺拔如松柏,傲然聳立。用自己的思維去思考,用自己的理性去判斷,用自己的智慧去選擇,才有生命之尊貴、人性之光輝、未來之美好。不盲目跟風,不隨意從眾,不泯滅良知,才能避免可悲、可惜、可憐的結局。

備註:
[1]趙剛:《元首的「憤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