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盲从的悲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人是群居生活的,是互相影响的,也是容易从众、跟风、随大流的。其实,当人放弃了独立的思考、判断、选择,不假思索地盲从于大多数,人云亦云、亦步亦趋时,轻则迷失自我、失去理性,重则害人害己、恶贯满盈。

1944年,希特勒实施“狼人”计划,并且训练青少年成为间谍和破坏份子,让他们携带砒霜和炸药前往盟军战线的背后进行活动。1945年2月21日,弗兰茨与赫伯特这两个男孩,作为“狼人”被空投到艾弗尔山的敌军后方。由于党卫军将这两名男孩空投的地方距离目标太远,结果没等他们开展活动,就被美军巡逻兵捕获。经过审讯,美军第九军军事法庭以间谍罪判处他们死刑,枪毙。他们的辩护律师,一位美国军官,向法庭递交了赦免申请书,说明他们只是未成年的孩子。几个星期后,他们被告知,赦免申请遭到拒绝。在写给父母的遗书中,弗兰茨写道:“我这样做是深切地希望为我亲爱的德意志祖国和我的人民服务。”其实,此时离第三帝国最终的覆灭只有34天,他们崇拜的希特勒早已自杀。1945年6月1日,在凄厉的枪声中,他们默默地死去了,鲜血顺着他们还未成年的躯体,慢慢地浸透了脚下这块祖国的土地。弗兰茨16岁,赫伯特17岁。据统计,在德国,1921年至1925年出生的人当中,三分之一还多的人惨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或者死在国内的战场上。[1]

他们乳臭未干、不经世事、简单无知,他们被纳粹的谎言蛊惑,他们盲从于纳粹的指令,他们背叛了正义,欺骗了国家,出卖了自己,断送了性命。

这样荒诞、血腥、悲惨的事件,只是在上个世纪的德国才有吗?不,只要有独裁、暴政、谎言的地方,就会有欺骗洗脑,就有盲目跟从,就有迫害杀戮。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诽谤、诋毁佛法的宣传,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被中共灌输洗脑的人,有的仇视佛法,有的仇恨修炼人,继而积极参与迫害。据不完全统计,自迫害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证实的已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有的被送入疯人院迫害致疯、致残,有的被活摘器官,也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居无定所、流离失所。

长春学员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关押于吉林监狱,其间受尽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长春中日联谊医院含冤去世,死不瞑目。刘成军遗体七窍流血,大腿处被割开流着血。二零一一年二月,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执行强制严管和暴力转化,在短短十五天内,秦月明等三人被迫害离世。放到冰柜里的秦月明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他的右侧脖子后部呈大片红肿。

这些人间悲剧,是江泽民发动的,江泽民是罪魁祸首,共产党是祸根。但如果没人跟从迫害政策,如果没有人执行迫害命令,如果没有人穷凶极恶、拳打脚踢,江泽民一个人岂能屠杀几千条生命。是因为有人在见风使舵、在推波逐流、在落井下石,才有了迫害的持续和惨烈。而每一个参与的人都在助纣为虐,都难辞其咎,都罪责难逃。有的人说,共产党给我饭吃,党让干啥我干啥;有的人说,大家都参与了,我也随大流吧;有的人以为,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按指令跟踪、窃听、抓捕;有的人觉得,有党做靠山,我就可以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心狠手辣。

当这些人盲目跟从中共迫害的时候,就成为了中共打人的棍子,党让干啥就干啥,没有是非对错,没有良心道义,只有趋炎附势、听信屈从、变本加厉,结果只能是迫害的升级,悲剧的蔓延。虽然现在中共还在执政,迫害依然持续,但是当正义的审判上演,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人都必须面对控诉,也无法逃脱法网恢恢。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即使是16岁的弗兰茨,17岁的赫伯特,即使是被洗脑欺骗的,即使是强迫强制的。只要违背了人性,出卖了良知,丧失了道义,企图间谍,妄图破坏,试图陷害,即使没有奏效,也是罪恶。因为我们是人,是有自己的头脑的,是有理性、有智慧的、有能力的做出正确判断与选择的。

当我们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选择就最为重要,选择就决定未来——可以被欺骗,也可以选择不上当;可以跟党走,也可以择善固执;可以同流合污,也可以洁身自好;可以落井下石,也可以雪中送碳。在这个扑朔迷离的尘世中,如果谁选择盲从,谁就是心甘情愿的失去自我,迷失方向,还可能误入歧途,坠入地狱。

16岁的弗兰茨、17岁的赫伯特,用他们荒诞的悲惨人生在告诉世界:被谎言洗脑是可怕的,盲目跟从是危险的,图谋杀戮是罪恶的。盲目跟从造下的业果,是必须本人承担的,是无人袒护的,是不能赦免的。

茫茫世界里,芸芸众生中,我们可以飘摇如浮萍,随风荡漾,也可以挺拔如松柏,傲然耸立。用自己的思维去思考,用自己的理性去判断,用自己的智慧去选择,才有生命之尊贵、人性之光辉、未来之美好。不盲目跟风,不随意从众,不泯灭良知,才能避免可悲、可惜、可怜的结局。

备注:
[1]赵刚:《元首的“愤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