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六中全會中央委員減少 藏何祕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開完,會議公報顯示,出席會議的中央委員197人、候補中央委員151人,是五年來中央成員出席最少的一次全會。中央委員會是中共頂層機構,就是所謂的黨中央,核心是習近平。這個黨中央成員的數字消長,藏著政權氣數的祕密。

中央成員參會人數越來越少不是好兆頭

2017年10月確定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有委員204人,還有172名候補委員。

我們先盤點下歷年出席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共六次全體會議的中央成員人數:

一中全會於2017年10月25日在北京舉行,出席的中央委員204人,候補中央委員172人。
二中全會於2018年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舉行,中央委員203人,候補中央委員172人。
三中全會於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舉行,中央委員202人,候補中央委員171人。
四中全會於2019年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舉行,中央委員202人,候補中央委員169人。

其間,十九屆四中全會遞補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馬正武、馬偉明為中央委員會委員。

五中全會於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舉行,中央委員198人,候補中央委員166人。
六中全會於2021年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舉行,中央委員197人、候補中央委員151人。

出席人數一年比一年少,對政權而言總不是好事。沒出席者可能非死即病,或者是落馬受查,也可能是因為當地有突發事故、疫情等種種原因,造成缺席。

儘管如此,實際「出事」的,相比十八屆中央,還是算少,共同保住了習中央的名聲。

先後「出事」的十九屆中央成員

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成員中,中央委員、應急管理部長王玉普,以及中央候補委員、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官慶,這兩例官方通報是病死,姑且可算是正常死亡,不影響大局。

還有兩人離奇死亡,一個是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他於2018年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官方迅速聲明其患有抑鬱症,但有消息指鄭曉松曾接受中紀委官員問話。另一個是在2019年四中全會期間傳出跳樓死亡的重慶前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他是中央候補委員。官方也稱任學鋒是「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但沒有正式發布訃告和堂堂正正地為死者舉行告別式。

中央委員、前中共證監會主席劉仕余,於2019年5月19日被通報因「主動投案」倒台,但他被從輕發落,只是在四中全會被降級和「留黨察看二年」,未被開除出中央。

2018年8月16日因毒疫苗案引咎辭職的中央委員、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畢井泉,已於去年底證實復出任中共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

還有一個今年落馬的中央委員、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這個案例後面再詳述。

變相特赦事關後台?

「出事」的十九屆中央委員劉士余和畢井泉,分屬不同派系,有些牽涉前朝高層大佬。由此或可以看出習近平內心盤算,內部放一條生路,形同變相特赦。

其中劉士余傳有兩大後台。據陸媒《中國經營報》2019年2月21日報導,劉士余曾是朱鎔基的舊部。1987年,劉士余進入上海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工作,同年,朱鎔基從中共經委副主任調到上海,出任上海市市長。1991年3月,朱鎔基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後,劉士余從上海回到北京,到中共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建設銀行工作。

此外,劉士余跟王岐山亦有交集。90年代中期,劉士余在中國建設銀行工作。當時王岐山擔任該行行長。

畢井泉則曾先後是王岐山和汪洋的大祕。他自2008年4月擔任國務院副祕書長,協助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的工作。2013年3月李克強就任總理後,畢井泉又協助副總理汪洋的工作。2015年4月24日,中共官方宣布,畢井泉辭去國務院副祕書長職務,出任中共國家食藥監管總局局長。

還有幾名被保下來的中央成員。比如去年初湖北當局對武漢大疫的隱瞞、失控,致疫情迅速擴散全世界。在與論壓力下,當時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率先被免職,湖北省長王曉東和武漢市長周先旺也成為眾矢之的。但時隔一年半,周先旺已轉任湖北省政協副主席,王曉東轉任全國政協副主任委員,蔣超良復出擔任全國人大副主任委員,馬國強復出任湖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這三人中,蔣超良和王曉東是中央委員,馬國強則是中央候補委員。

這幾人也都多在中共高層各有後台,比如蔣超良被認為是王岐山的人。他們復出,意味著在體制內一直到老,都享受中共特權。

習近平妥協防中央崩盤?

從畢井泉到湖北一眾官員的軟著陸,是中共背鍋文化決定的。主要是為黨分憂,背了黑鍋,在維穩專制政權方面,黨認為其是有功的,只是暫時讓他們「委屈一下」。

但同時,也可能也有習近平要保護中央成員防止這屆中央崩盤的考量。

剛過去的這次六中全會,從表面的公報看,透過第三份「歷史決議」,習近平的地位達到空前的高度。中共各派也似乎達到空前的「團結」,共同「維護」習核心成為「中共新時代第一代領導人」,而不再是「中共第五代領導人」。

中共的權鬥慘烈是眾所周知的,在習近平近年不斷反腐整肅威懾之下,一直仍然有不少雜音。比如官媒6月29日報導習近平2018年初的一段內部講話,習曾批評有人要求「今後要把重心放在發展黨內民主上」,認為這是「奇談怪論」,有人「別有用心」。

但為什麼這次六中全會就全部消聲,共同維護黨核心習近平獲得前所未有的黨內地位,公開超越江澤民、胡錦濤,變相超越鄧小平,甚至毛澤東。特別是江、胡被塞進鄧時代,代表這次中央全會達成了一次內部妥協,以便習換取歷史地位獲確認。

故此,不排除習核心為獲得黨內各派的維護,首先提前做出一種姿態,力求保護中央成員。相對於上一屆中央班子被習近平以反腐名義打得七零八落,被查的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高達43人,甚至拿下眾多副國級以上高官,十九屆中央待遇懸殊。前邊的幾個例子或可佐證。

唯一不受保護的異數擊破習殘夢

也有異數。我們看到,唯獨今年10月2日落馬的前中央「610」頭子和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習近平沒有放過。

10月1日公安部召開有關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案的會議時,曾點名提到傅政華,顯示孫和傅兩案或有關聯。而孫力軍被通報「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成夥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這可能是習近平不肯輕饒的特例,原因在於:政法系握有槍,號稱「刀把子」,關鍵時候失控的話,會對習近平進行反噬。早前更盛傳有地方公安高官對習圖謀不軌。故此習一定要直接拿下身為中央委員的危險因素傅政華。

儘管十九屆中央委員會中,目前只有傅政華一人是正式落馬且不太可能脫罪者,但已擊破習近平本來想力保中央名聲的虛假殘夢,以及難以掩蓋的政權危機事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