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學術間諜活動是另一場瘟疫

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們確實擔心中共間諜正在監視一些英國大學的在線研討會。

據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撰稿人馬克‧麥克勞克林(Mark McLaughlin)說,這些間諜正在監視講座和辯論。任何敢於討論「被審查的政治內容」的個人,都會發現自己是北京監視的目標。

麥克勞克林寫道,許多中國學生由於與疫情相關的旅行限制而無法前往英國,他們別無選擇,只能「使用阿里巴巴運營的虛擬私人網絡(VPN)」登錄講座。而阿里巴巴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

中共正在與美國進行新的冷戰,所以北京希望監控對話,尤其是高度敏感的地緣政治對話。隨著新疆發生種族滅絕運動,西藏公民受到恐嚇,人們討論中國時,不可能不涉及政治和人權的話題。

但這種討論,尤其是對中國公民而言,卻有巨大的代價。中國共產黨非常密切地監視著每一個公民,無論他們是在國內還是國外。令人擔憂的是,英國似乎特別容易受到中共的干涉。英國大學,包括劍橋大學,世界上最負盛名的教育機構之一,似乎特別脆弱。

英國《旁觀者》(The Spectator)雜誌的伊恩‧威廉姆斯(Ian Williams)最近警告,另一家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公司,華為公司(Huawei),對劍橋中國管理研究中心(the Cambridge Centre for Chinese Management,CCCM)施加了邪惡的影響。我們被告知,該中心四個主任中有三個「與這家電信巨頭有聯繫」,這意味著他們與中共有聯繫。

威廉姆斯指出,該中心的首席代表「是華為公司前副總裁,由中國政府支付報酬」。此外,該中心的一位榮譽研究員(honorary fellow)寫了一本書,稱讚「華為有能力將知識精英轉變為具有相同價值觀和決心的軍隊」。

如果我們僅僅稱「劍橋妥協了」,就太輕描淡寫了。

2020年1月28日,中國華為公司在倫敦的主要英國辦事處。(Daniel Leal-Olivas/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劍橋大學與清華大學簽署了一項2億英鎊(約合2.67億美元)的合資項目,與啟迪控股(TusPark)、或稱清華科技園,共同開發(英國劍橋啟迪)科技園。同樣,中共和清華有著密切的聯繫——當劍橋的管理人員同意這項協議時,他們實際上與中共簽署了一項協議。

該科技園,根據其網站,已經使劍橋「從一個擁有世界級大學的集鎮,變成世界領先的技術熱點之一。」占地152英畝的園區擁有一百三十多家不同的企業,包括「從劍橋大學分拆出來的跨國公司到,都在尋求從劍橋多元化人才庫中獲得最聰明的畢業生和企業家」。許多才華橫溢的人「正在研究潛在的改變生活的技術,從個性化醫療(註:也稱為精準醫療,是一種將人們分為不同群體的醫療模式)和無創癌症診斷到人工智能、物聯網、國防和連通技術等等。」

換句話說,他們正在研究為中共服務的重要技術。

當然,英國大學並不是唯一面臨風險的大學。在美國,對學術間諜活動的擔心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9月的第一週,斯坦福大學40個不同系的170多名教授簽署了一封致美國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的公開信。在這封廣泛流傳的信中,學者們要求加蘭終止司法部最初由前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提出的「中國倡議」。

該倡議於2018年啟動,其目標很簡單:打擊學術間諜活動、知識產權盜竊和其它與北京相關的嚴重威脅。儘管教授們的呼籲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畢竟,如果有人確實是無辜的,並發現自己被指控代表北京從事間諜活動,他們的職業生涯就實際上已經結束,即使他們的名譽最終被澄清),但「中國倡議」仍然是必要的。

根據《密碼簡報》(The Cipher Brief)報導,北京仍然依靠學者和研究人員充當間諜。說到間諜活動,大學被公平、包容和種族意識的想法所淹沒,所以很容易成為獵物。《密碼簡報》的作者警告說,中共仍然將「大學和高等院校確定為獲取敏感數據的脆弱入口」。

上述信中,教授們辯稱,「中國倡議嚴重背離了其宣稱的使命:它正在損害美國的研究和技術競爭力,並助長了偏見,進而引起人們對種族成見的擔憂」。他們對「仇外心理」的觀念如此關注,認為應該廢除「中國倡議」。他們建議,「用適當的對策來取代它,以避免這一倡議的缺陷。」

同樣,儘管教授們的擔憂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國倡議」不必被廢除。調查仍應進行,但要更加謹慎。中共支持的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仍在發生。這就是中共所做的:它撒謊和偷竊,不擇手段地去取得優勢。正如劍橋清楚地表明,如果你給北京一英寸,它就拿走一英里。

作者簡介:

約翰‧麥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The Other Epidemic: Chinese Spies and Academic Espionag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