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日:中國階級固化嚴重 寒門再難出貴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6日訊】《華爾街日報》11月14日發表專題報導稱,中共治下,中國的社會階層固化現象越來越嚴重,這導致社會低階層家庭的孩子依靠個人奮鬥而進入更高階層的可能性越來越低,貧窮家庭或農村家庭的孩子越來越難以取得成功。

這篇題為《中國階級固化超乎想像 寒門再難出貴子》的文章表示,新加坡國立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的學者研究發現,中國存在「日益嚴重的代際貧困陷阱」,與 1970 年代出生的孩子相比,1980 年代出生在中國社會底層家庭的孩子更不可能向上進入較高階層。

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也得出了與上述觀點類似的結論,他們還進一步指出,在中國,對於女性和貧困地區的民眾來說,這種難以向更高階層流動的現象更加突出。

文章指出,中國改革開放以後,隨著經濟的發展與成熟,更多更好的機會積累在富有和政治上有聯繫的精英人士的子女身上,社會不平等現象加劇。

學術研究和數據表明,在1978 年,中國收入最高的 10% 和收入最低的 50% 各占全國總收入的1/4左右;到 了2018年,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高收入前 10% 的人口占中國總收入的 40% 以上,而下半部分的民眾收入占全國總收入的比例還不到 15%;而根據瑞士信貸的數據,在2020年,中國最富有的1%的人擁有了全國約30%的財富,比2000年上升了10個百分點。

中國的貧富差距巨大還體現在下面這組數據的對比之中:總部位於上海的研究公司胡潤百富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在2020年創造了全球超過一半的新億萬富翁;然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20年5月28日在記者會上卻承認,中國有6億人(超過總人口的 40%),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只有人民幣1000元左右(約 140 美元)。

中國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抱怨向上流動受限。許多企業的普通員工抱怨,他們經常被要求每週工作六天,從上午 9 點一直工作到晚上 9 點,這種生活方式被稱為「996」,而依靠這種拚命的工作來「致富」的希望卻微乎其微,人們的不滿情緒正在擴大。

此外,長期飆升的房價和教育資源的巨大差距,也是引發社會不滿的兩個主要因素。

2017 年中國高考成績第一名的熊選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他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他的父母(都是外交官)的優越教養以及教育資源。「許多來自北京以外或農村地區的孩子永遠無法享受這些資源」,他說,「這意味著我在學習方面確實有很多捷徑。」當時這番表白在全國引起了轟動。

《華爾街日報》最後引用成都大學研究員羅女士的話總結說,現在的中國「寒門再難出貴子」。

(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