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第三份歷史決議亮相 曝中共十大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新華社11月16日,全文公布六中全會通過的第三份歷史決議,決議共36,000多字。新華網同時公布了一份6,600多字的關於《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的說明。

這4萬多字,除了一以貫之的中共文宣假大空騙特點以外,更是自曝了中共前所未有的內鬥危局與面臨的現實危機。

危機一:決議起草過程勾心鬥角

這6,600多字的「起草說明」中披露第三份歷史決議的起草從2021年3月開始,歷時8個月,習近平任起草組組長,王滬寧、趙樂際任副組長。但該說明中緊接著又提到,「黨和國家有關領導同志及有關中央部門和地方負責同志參加」,起草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領導下承擔文件起草工作」。

也就是說,決議起草,王滬寧是實際主筆人,並由政治局常委會領導,但常委中多人和習近平都不是一條心,面和心不和,王滬寧為三朝國師,實際就一個黨棍國妖,低級紅高級黑是免不了的。

「起草說明」還透露,「在決議稿起草過程中,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3次會議、中央政治局召開2次會議進行審議。」「各地區各部門各方面提出許多好的意見和建議。」「經反覆研究推敲,對決議稿作出547處修改。」顯然中間少不了勾心鬥角。

危機二:開篇有妥協,換得「習核心

決議3.6萬字,2.5萬字描述十八大以後的習近平新時代,0.9萬字著墨中共歷史的百年,可謂全身萎縮、腳趾肥腫的「新時代」。

全文「習近平」出現22次,「毛澤東」出現18次,「鄧小平」出現6次,「江澤民」「胡錦濤」各出現一次。「核心」一詞,僅有一次是與「毛澤東」相關聯,9次與「習近平」相關聯。

從著墨上看,「習核心」顯然絕對占位第三份決議,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個第三份歷史決議在黨內得到一致贊同與共識。

決議在開篇「序言」中即承認,中共前兩份歷史決議「對推進黨和人民事業發揮了重要引領作用,其基本論述和結論至今仍然適用。」

習近平自上台以來,崇毛貶鄧、左轉鎖國傾向日顯,且他在重大場合多次表述過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之說。鄧小平的第二份歷史決議實際是對前三十年的否定,鄧小平明確表示過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習近平在第三份決議中肯定了鄧《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實際上是對崇毛貶鄧的一種逆轉,估計並非出自本意,而是權宜妥協之計,意在謀求黨內大佬與派系承認其「核心」地位。

危機三:重置鄧時代對大躍進、文革定論

決議正文將毛時代的鎮反、三反、五反、朝鮮戰爭、公私合營等中共暴政都貼上了正面標籤。

但正文用了300多字,整整一段,來重述大躍進、人民公社、反右、文革等錯誤。這一短小段落的文字,執筆人卻將「黨」、「黨中央」、「毛澤東」三個概念嚴格區分開來。

決議寫到,「面對當時嚴峻複雜的外部環境,黨極為關注社會主義政權鞏固,為此進行了多方面努力。然而,毛澤東同志在關於社會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的理論和實踐上的錯誤發展得越來越嚴重,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毛澤東同志對當時我國階級形勢以及黨和國家政治狀況作出完全錯誤的估計,發動和領導了『文化大革命』」

上述文字有三個含義:毛澤東錯誤;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錯誤;黨正確。

決議還稱文革被林彪江青利用,而進行了「大量禍國殃民的罪惡活動,釀成十年內亂」,「 教訓極其慘痛」。

決議還肯定了十一屆三中全會的結束階級鬥爭為綱、開啟「改革開放」路線,否定文革、否定華國鋒的「兩個凡是」。決議全文「改革開放」一詞出現40次。

決議中的上述表述,顯然與最高當局近年的政策不同調。當局不久前通過強化中央集權掀起文革2.0風暴給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外界推測中國有可能全面開歷史倒車回到文革時代,改革已死,開放收繳。特別是中共在近年的中小學教材中對文革的定義發生了質的變化,不再提文革是「錯誤」,而是前進路上的「探索」。

如今,第三份歷史決議重置了鄧時代對文革的歷史定論,箇中意味不言而喻,說明內部對當局的文革2.0普遍反感。

危機四:維持六四結論,繼承中共負資產

中共在六中全會決議公報中,將六四血案不提名地歸在了江澤民名下,但在決議全文中,是另段成文,寫到,「由於國際上反共反社會主義的敵對勢力的支持和煽動,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導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我國發生嚴重政治風波。」並指出,「黨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幟鮮明反對動亂,捍衛了社會主義國家政權」。

八九六四顯然是鄧小平的政治負資產,江澤民也難逃其罪,習近平在他的歷史決議中站在中共的立場上肯定了鎮壓運動,基本就是繼承了這筆負資產。

危機五:周薄黨、郭伯雄等被寫入決議

決議於「反腐」一節裡,提及「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查處周永康、薄熙來、孫政才、令計劃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同時卻又遮遮掩掩地將周薄案描述為「黨聚焦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案件」。

決議於「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上」一節中,自曝了習近平在軍中的權力危機,「有一個時期,人民軍隊黨的領導弱化問題突出,如果不徹底解決,不僅影響戰鬥力,而且事關黨指揮槍這一重大政治原則。」

該段同時談到「堅決查處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輝、張陽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並徹底肅清其流毒影響,推動人民軍隊政治生態根本好轉。」

眾所周知,周永康、薄熙來、孫政才、郭伯雄、徐才厚等人都是江澤民的軍政兩界的鐵桿勢力,將爪牙以負面代表寫入百年歷史決議,而將後台老闆江澤民以黨的主要代表人留名,註定習近平政治生涯中江派仍會伺機興風作浪,日後兩派惡鬥難免。

危機六:自曝信仰危機與政權危機

決議在論述習近平新時代時,談到「黨的領導弱化、虛化、淡化、邊緣化問題」,「對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執行不力,有的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甚至口是心非、擅自行事」,什麼「兩面人」等,並用大段篇幅談到中共黨員的信仰危機、組織危機、紀律危機,所謂信仰精神上「缺鈣」「軟骨人」。

全文在多處暗示和影射了中共的政權危機,比如官員的腐敗、政商關係、拜金主義、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意識形態領域黨的領導弱化問題,導致「一些領導幹部政治立場模糊」。

決議還特別提出「網絡輿論亂象叢生」,「過不了互聯網這一關就過不了長期執政這一關」,突顯中共執政危機。

中共在這份決議中,仍舊將中共捆綁在國家政權上,坦言「進入新時代,我國面臨更為嚴峻的國家安全形勢,外部壓力前所未有,傳統安全威脅和非傳統安全威脅相互交織,『黑天鵝』、『灰犀牛』事件時有發生。」 並提出「國家安全是頭等大事」。

中共擁有百萬軍隊,維穩經費超過軍費,幾乎每個中國人人均「享有」一個監控器,全國處處再現「楓橋經驗」,「時與勢」全在中共,它仍舊不能擺脫恐懼感,說明這個政權虛弱到了什麼程度。

危機七:承認經濟窘境與體制桎梏

中共總是吹噓自己是世界經濟第二,GDP超過百萬億元,人均超過1萬美元。叫囂要趕超美國。中美貿易戰將其打回原形,2020年的一場疫情,疊加近年的房產危機、外資撤場、打壓私企和能源危機,經濟一路下行,改革紅利與人口紅利、外資紅利同時擠壓,讓中共經濟立馬貧血。

中共迫不得已,在第三份歷史決議中不得不承認,「經濟結構性體制性矛盾不斷積累,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十分突出。」「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面臨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 『三期疊加』的複雜局面,傳統發展模式難以為繼。」

11月16日,中共黨媒超乎尋常的熱炒拜習視頻會晤,大談特談「和平共處」「平等互利」「合作共贏」,反對「新冷戰」,妄圖重置基辛格時代的中美關係,單邊夢想回到美國綏靖中共的美好時光。可見,中共實在是缺錢缺的心裡惶惶然不可終日。

危機八:台灣問題表述,中共顯「精神分裂」

關於台灣問題,第三份歷史決議中,在兩個歷史階段都有提及,在鄧小平時代,決議中說,「黨把握解決台灣問題大局,確立『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基本方針」。

在習近平主政時,決議說,習近平提出新的總體戰略:

黨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出台一系列惠及廣大台胞的政策,加強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二〇一六年以來,台灣當局加緊進行「台獨」分裂活動,致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勢頭受到嚴重衝擊。我們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堅決反對「台獨」分裂行徑,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涉,牢牢把握兩岸關係主導權和主動權。祖國完全統一的時和勢始終在我們這一邊。

這段表述非常的「精神分裂」,「兩岸一家親」是直接打臉「留島不留人」,這矛和盾都是中共拋出來的。後面的文字似是欲假「台獨」之名而興師問罪。最後一句「祖國完全統一的時和勢始終在我們這一邊。」似乎中共像是精神病患者在囈語,真要是哪天打死人,也不犯罪。

危機九:粉飾香港問題、脫貧、疫災,戰狼外交免責

在這些議題上,中共的表述符合其邪惡與顛倒黑白的邏輯,一點也不意外。打壓香港變成為堅定落實「愛國者治港」。掩蓋疫情也成為大國戰役,脫貧更是一面政治旗幟。

決議在外交工作論述上,暴露了中共兩個祕密,一個是,在習近平時代,黨中央強調「必須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健全黨對外事工作領導體制機制,加強對外工作頂層設計」,這話等於是讓習近平將戰狼外交引發的國際衝突與負面影響的責任扛下來了。

第二個祕密是,決議寫到「穩定周邊戰略依託,打造周邊命運共同體」,言外之意,「人類命運共同體」由於世界形勢太動盪、逆全球化潮流太凶猛,先「存檔」,目前啟用「周邊命運共同體」。

周邊命運共同體是哪些呢,日本?韓國?印度?阿富汗?估計只能是阿富汗了。

危機十:漠視道德、宗教、人權議題

在洋洋灑灑的數萬字百年歷史總結的長文中,「道德」一詞僅被提及一次,而且還是在其批判貪官「經濟上貪婪、道德上墮落」的語境下。

關於「宗教」和「人權」話題,也只是重複著過往中共黨文化語境下定義的「宗教問題」和「生存權與發展權即是人權」的框架。

中共自1999年來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迫害,是本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在文中卻隻字不提。

長文中多次吹噓所謂中華民族的復興,卻漠視道德與宗教信仰議題,這是要將中華民族朝哪個方向復興?朝著中共的鬥爭哲學方向復興嗎?與天地人斗,齊其樂無窮嗎?

結語:滿紙荒唐言

縱觀這個所謂指導第二個百年戰略方向的雄文,全文搜索竟有249個「人民」,什麼人民民主、為人民服務、人民權益、造福人民、人民至上等等等等,不明真相者,生活在中共謊言中的人,讀起來真是心有戚戚然。

「以革命的名義殺人,以人民的名義搶劫,以改革的名義分贓。」這才是對中共百年真相的蓋棺定論。

「滿紙荒唐言,一把鱷魚淚。」這是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的真實寫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