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第三份历史决议亮相 曝中共十大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新华社11月16日,全文公布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决议共36,000多字。新华网同时公布了一份6,600多字的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

这4万多字,除了一以贯之的中共文宣假大空骗特点以外,更是自曝了中共前所未有的内斗危局与面临的现实危机。

危机一:决议起草过程勾心斗角

这6,600多字的“起草说明”中披露第三份历史决议的起草从2021年3月开始,历时8个月,习近平任起草组组长,王沪宁、赵乐际任副组长。但该说明中紧接着又提到,“党和国家有关领导同志及有关中央部门和地方负责同志参加”,起草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下承担文件起草工作”。

也就是说,决议起草,王沪宁是实际主笔人,并由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但常委中多人和习近平都不是一条心,面和心不和,王沪宁为三朝国师,实际就一个党棍国妖,低级红高级黑是免不了的。

“起草说明”还透露,“在决议稿起草过程中,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3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召开2次会议进行审议。”“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提出许多好的意见和建议。”“经反复研究推敲,对决议稿作出547处修改。”显然中间少不了勾心斗角。

危机二:开篇有妥协,换得“习核心

决议3.6万字,2.5万字描述十八大以后的习近平新时代,0.9万字着墨中共历史的百年,可谓全身萎缩、脚趾肥肿的“新时代”。

全文“习近平”出现22次,“毛泽东”出现18次,“邓小平”出现6次,“江泽民”“胡锦涛”各出现一次。“核心”一词,仅有一次是与“毛泽东”相关联,9次与“习近平”相关联。

从着墨上看,“习核心”显然绝对占位第三份决议,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第三份历史决议在党内得到一致赞同与共识。

决议在开篇“序言”中即承认,中共前两份历史决议“对推进党和人民事业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其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

习近平自上台以来,崇毛贬邓、左转锁国倾向日显,且他在重大场合多次表述过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之说。邓小平的第二份历史决议实际是对前三十年的否定,邓小平明确表示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习近平在第三份决议中肯定了邓《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际上是对崇毛贬邓的一种逆转,估计并非出自本意,而是权宜妥协之计,意在谋求党内大佬与派系承认其“核心”地位。

危机三:重置邓时代对大跃进、文革定论

决议正文将毛时代的镇反、三反、五反、朝鲜战争、公私合营等中共暴政都贴上了正面标签。

但正文用了300多字,整整一段,来重述大跃进、人民公社、反右、文革等错误。这一短小段落的文字,执笔人却将“党”、“党中央”、“毛泽东”三个概念严格区分开来。

决议写到,“面对当时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党极为关注社会主义政权巩固,为此进行了多方面努力。然而,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毛泽东同志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作出完全错误的估计,发动和领导了‘文化大革命’”

上述文字有三个含义:毛泽东错误;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错误;党正确。

决议还称文革被林彪江青利用,而进行了“大量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酿成十年内乱”,“ 教训极其惨痛”。

决议还肯定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结束阶级斗争为纲、开启“改革开放”路线,否定文革、否定华国锋的“两个凡是”。决议全文“改革开放”一词出现40次。

决议中的上述表述,显然与最高当局近年的政策不同调。当局不久前通过强化中央集权掀起文革2.0风暴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外界推测中国有可能全面开历史倒车回到文革时代,改革已死,开放收缴。特别是中共在近年的中小学教材中对文革的定义发生了质的变化,不再提文革是“错误”,而是前进路上的“探索”。

如今,第三份历史决议重置了邓时代对文革的历史定论,个中意味不言而喻,说明内部对当局的文革2.0普遍反感。

危机四:维持六四结论,继承中共负资产

中共在六中全会决议公报中,将六四血案不提名地归在了江泽民名下,但在决议全文中,是另段成文,写到,“由于国际上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的支持和煽动,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导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我国发生严重政治风波。”并指出,“党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反对动乱,捍卫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

八九六四显然是邓小平的政治负资产,江泽民也难逃其罪,习近平在他的历史决议中站在中共的立场上肯定了镇压运动,基本就是继承了这笔负资产。

危机五:周薄党、郭伯雄等被写入决议

决议于“反腐”一节里,提及“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查处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同时却又遮遮掩掩地将周薄案描述为“党聚焦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

决议于“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上”一节中,自曝了习近平在军中的权力危机,“有一个时期,人民军队党的领导弱化问题突出,如果不彻底解决,不仅影响战斗力,而且事关党指挥枪这一重大政治原则。”

该段同时谈到“坚决查处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并彻底肃清其流毒影响,推动人民军队政治生态根本好转。”

众所周知,周永康、薄熙来、孙政才、郭伯雄、徐才厚等人都是江泽民的军政两界的铁杆势力,将爪牙以负面代表写入百年历史决议,而将后台老板江泽民以党的主要代表人留名,注定习近平政治生涯中江派仍会伺机兴风作浪,日后两派恶斗难免。

危机六:自曝信仰危机与政权危机

决议在论述习近平新时代时,谈到“党的领导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问题”,“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执行不力,有的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甚至口是心非、擅自行事”,什么“两面人”等,并用大段篇幅谈到中共党员的信仰危机、组织危机、纪律危机,所谓信仰精神上“缺钙”“软骨人”。

全文在多处暗示和影射了中共的政权危机,比如官员的腐败、政商关系、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意识形态领域党的领导弱化问题,导致“一些领导干部政治立场模糊”。

决议还特别提出“网络舆论乱象丛生”,“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突显中共执政危机。

中共在这份决议中,仍旧将中共捆绑在国家政权上,坦言“进入新时代,我国面临更为严峻的国家安全形势,外部压力前所未有,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黑天鹅’、‘灰犀牛’事件时有发生。” 并提出“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

中共拥有百万军队,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几乎每个中国人人均“享有”一个监控器,全国处处再现“枫桥经验”,“时与势”全在中共,它仍旧不能摆脱恐惧感,说明这个政权虚弱到了什么程度。

危机七:承认经济窘境与体制桎梏

中共总是吹嘘自己是世界经济第二,GDP超过百万亿元,人均超过1万美元。叫嚣要赶超美国。中美贸易战将其打回原形,2020年的一场疫情,叠加近年的房产危机、外资撤场、打压私企和能源危机,经济一路下行,改革红利与人口红利、外资红利同时挤压,让中共经济立马贫血。

中共迫不得已,在第三份历史决议中不得不承认,“经济结构性体制性矛盾不断积累,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十分突出。”“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面临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 ‘三期叠加’的复杂局面,传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11月16日,中共党媒超乎寻常的热炒拜习视频会晤,大谈特谈“和平共处”“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反对“新冷战”,妄图重置基辛格时代的中美关系,单边梦想回到美国绥靖中共的美好时光。可见,中共实在是缺钱缺的心里惶惶然不可终日。

危机八:台湾问题表述,中共显“精神分裂”

关于台湾问题,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在两个历史阶段都有提及,在邓小平时代,决议中说,“党把握解决台湾问题大局,确立‘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本方针”。

在习近平主政时,决议说,习近平提出新的总体战略:

党秉持“两岸一家亲”理念,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出台一系列惠及广大台胞的政策,加强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二〇一六年以来,台湾当局加紧进行“台独”分裂活动,致使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势头受到严重冲击。我们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坚决反对“台独”分裂行径,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牢牢把握两岸关系主导权和主动权。祖国完全统一的时和势始终在我们这一边。

这段表述非常的“精神分裂”,“两岸一家亲”是直接打脸“留岛不留人”,这矛和盾都是中共抛出来的。后面的文字似是欲假“台独”之名而兴师问罪。最后一句“祖国完全统一的时和势始终在我们这一边。”似乎中共像是精神病患者在呓语,真要是哪天打死人,也不犯罪。

危机九:粉饰香港问题、脱贫、疫灾,战狼外交免责

在这些议题上,中共的表述符合其邪恶与颠倒黑白的逻辑,一点也不意外。打压香港变成为坚定落实“爱国者治港”。掩盖疫情也成为大国战役,脱贫更是一面政治旗帜。

决议在外交工作论述上,暴露了中共两个秘密,一个是,在习近平时代,党中央强调“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健全党对外事工作领导体制机制,加强对外工作顶层设计”,这话等于是让习近平将战狼外交引发的国际冲突与负面影响的责任扛下来了。

第二个秘密是,决议写到“稳定周边战略依托,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言外之意,“人类命运共同体”由于世界形势太动荡、逆全球化潮流太凶猛,先“存档”,目前启用“周边命运共同体”。

周边命运共同体是哪些呢,日本?韩国?印度?阿富汗?估计只能是阿富汗了。

危机十:漠视道德、宗教、人权议题

在洋洋洒洒的数万字百年历史总结的长文中,“道德”一词仅被提及一次,而且还是在其批判贪官“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的语境下。

关于“宗教”和“人权”话题,也只是重复着过往中共党文化语境下定义的“宗教问题”和“生存权与发展权即是人权”的框架。

中共自1999年来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迫害,是本世界最大的人权灾难,在文中却只字不提。

长文中多次吹嘘所谓中华民族的复兴,却漠视道德与宗教信仰议题,这是要将中华民族朝哪个方向复兴?朝着中共的斗争哲学方向复兴吗?与天地人斗,齐其乐无穷吗?

结语:满纸荒唐言

纵观这个所谓指导第二个百年战略方向的雄文,全文搜索竟有249个“人民”,什么人民民主、为人民服务、人民权益、造福人民、人民至上等等等等,不明真相者,生活在中共谎言中的人,读起来真是心有戚戚然。

“以革命的名义杀人,以人民的名义抢劫,以改革的名义分赃。”这才是对中共百年真相的盖棺定论。

“满纸荒唐言,一把鳄鱼泪。”这是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真实写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